谢绝了一圈好意的王灿其实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拓跋风要召见自己,不过他总不能不去啊。

    所以只能揣着满心思的不解走进拓跋风的书房。

    拓跋风的书房自然不是纯粹的那种书房,除了摆放的书籍之外,更多的是兵器,各种各样的兵器,这让房间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书房,反倒像是一个兵器库。

    “怎么,看我这书房如何?”

    当王灿到了这里的时候,拓跋风早就在这里等候,他的手上拿着一本兵书,略带笑意的看着王灿。

    “侯爷的书房自然是极好的。”

    王灿赶紧面色一正,回应道:“侯爷功力卓绝,这书房不但有文房四宝,还有刀叉将剑,一看就是文武双修,齐头并进的天才。”

    “哈哈!”

    听到王灿不见掩饰的拍马屁,拓跋风哈哈一笑,旋即放下了手上的兵书,笑着说道:“你这人,还真是有意思,这么点东西也能被你说出个花来,我倒是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多谢侯爷抬爱。”王灿在心中抹了抹汗渍,其实面对新的大老板的时候他还是很紧张的。

    好在拓跋风表现的并不是攻击性十足,这才让王灿逐渐心安。

    “来,我这里有皇宫里送来的好茶,你倒是尝尝。”拓跋风手上微微一动,一壶清茶便浮现在手边的杯中,清冽无比,上面还有三两片茶叶不断的飘零。

    而这茶透着的香气更是不凡,嗅一嗅都感觉身上的元力在躁动,在联想到这是皇宫里出来的东西,那基本上就可以确定是灵茶了。

    灵酒、灵茶这些东西王灿也曾经尝过,不过那些档次根本和眼前的没法比,甚至可以说,这才是真正的灵茶,以前的只不过是加了点元气的茶水。

    茶水清冽,入口甘爽,顺着喉咙下肚,唇齿留香。

    而拓跋风就是这么笑吟吟的看着王灿,让王灿不明所以,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他只感觉自己腹中疼痛难忍,还有一种钻心的痛楚,五脏六腑都仿佛在燃烧一样,豆大的汗珠就这么突兀的出现,顺着王灿的脸颊慢慢留下来。

    整个过程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王灿就在拓跋风的身边一言不语,硬忍着这种疼痛,任凭浑身上下的汗水沾湿衣服。

    “好。”一个时辰之后,拓跋风哈哈一笑,看着王灿说道:“不愧是三山州的天才,这般疼痛都能忍受。”

    拓跋风的眼中都是欣赏:“怎么,你就没有怀疑我是给你下毒?”

    “回禀侯爷,王灿虽然不才,但也知道侯爷是做大事的人,所以心胸自然宽广,下毒这种事情,侯爷肯定是不屑做的,而且,就算王灿有什么得罪侯爷的地方,以侯爷的身份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处死我,没必要做这些下作的手段。”

    王灿脸上光明磊落,可是心里面早就骂开了,什么二笔,傻叉之类的层出不穷,刚才那股疼痛可不是假的,要不是他紧咬着下唇,估计真的得在这书房之类满室打滚。

    不过这样下来,好处也是有的,至少王灿知道那灵茶绝对对自己有非凡的助力。

    果然,拓跋风笑着解释道:“好,你能这样想,我很开心,也不枉我将珍藏的火灵茶取出来给你淬体锻骨。”

    顿了顿,拓跋风继续道:“我知道你修炼的是大日神宗当年传下的《少阳功》,这门功法在凡人阶段却是是顶级的筑基功法,就算是我圣朝之内也很难找到什么相媲美的功法。”

    “不过......”拓跋风话锋一转,顿时让王灿的心思提起来了,认真的侧着耳朵倾听。

    “不过你可知道但凡是我圣朝的权贵和高层宗门却没有一个修炼这功法的?”

    “愿听侯爷解答。”王灿心头一凸,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拓跋风说道:“这《少阳功》威力不俗,可惜转修别的功法太难,普通的纯阳功法运转的元力只要一进体内,就会被它吞噬,而别的强大的功法......呵呵,大日神宗可是整个世界最顶级的宗门,纯阳一脉好像还真没有。”

    听到这里的时候,王灿的心中已经是哇凉一片,那岂不是说他今后只能止步化灵一重?

    似乎是察觉了王灿的心思,拓跋风眼角带着一丝隐晦的笑意,旋即说道:“不过你不必担心,那些宗门宗子、宗女和满圣朝的权贵都是奔着天人去的,他们都想成成为天人高手,自然不会学这种断头功。

    不过你既然学了,我自然不会放任不管,毕竟你是我侯府的亲信,也是我拓跋风的兄弟,这《少阳功》的化灵功法在我圣朝还有存有几本的,等你突破化灵之后,我便为你求取,有这功法,足以让你成就天人之姿。”

    说完,拓跋风笑吟吟的看着王灿。

    后者顿时眼眶“通红”,内心“激动”、久久“不能自已”,就差痛哭流涕的说道:“多谢侯爷厚爱。”

    那模样真是一副士为知己者死的模样,逼真无比,简直连表演系的天才都不能媲美。

    就连拓跋风本人都被骗了过去。

    当然王灿的内心只是呵呵二字。

    打一个棒子给一个甜枣嘛,他王灿在三山州又不是没玩过,这种先恐吓,再给王灿希望和那种是一样一样的。

    拓跋风的意思无非是让王灿收敛小心思,一心一意的跟着他走,才能得到《少阳功》的后续功法,免遭断路之苦。

    虽然内心很不爽,可是王灿还是很感谢拓跋风透露出来的这些信息,也很感谢拓跋风的抬手之举。

    毕竟整个圣都,还真的除了拓跋风之外,没人会关心王灿的后续功法问题。

    因为那后续功法再怎么说也是一门直至天人一重的功法,也是很珍贵的,求取也需要耗费不少人情。

    那些家大业大的主子可不会为了一个小仆人浪费人情,也只有拓跋风这种才创业的可能来个千金买马骨。

    “好了,你明白就好,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在我侯府好好做事,我拓跋风是不会亏待你的,你赶紧回去吧,这火灵茶对纯阳元力有奇效,说不准今天你便可以突破天元境中期。”

    拓跋风哈哈一笑,随意的挥一挥手,那已经在赶人了。

    不过他眼里的狐疑可没有完全褪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