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也对,以拓跋风的身份,怎么可能这么快的信任一个人,尤其是这人还是来自自己的对手推荐的。

    不过也因为阿大的话,拓跋风也对王灿有几分好感,加上从三山州那边传来的资料显示这位并不是什么三皇子的嫡系,他和刘道远的关系也纯属巧合,拓跋风这才放心的将王灿招揽进来。

    所以也有了今天这一番考验,无疑,要是王灿心怀鬼胎,恐怕在第一波喝茶的时候就暴露了,也就不会再有接下里的事情发生。

    可通过归通过,放心是不可能的。

    旋即拓跋风招来一个人细细的吩咐一番,旋即眼中微微轻松,争夺龙位,那可是一点疏忽都没有。

    而离开的王灿此刻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别大老板列入重点观察对象,他正一脸急促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赶去。

    这当然不是因为急着修炼什么的,而是下面快憋不住了。

    那火灵茶,淬体锻骨,自然也需要排泄的啊,在拓跋风侯书房的时候王灿就快憋不住了,此刻到了外面,更是三步并做一步,蹭蹭的就往回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新来的护卫是因为被拓跋风召见,得意的跳了起来呢!

    据不完全统计,就因为王灿今天的走姿,他在侯府之内凭空多了十几个敌人。

    当然,此刻在房间的张翰也从风言风语中得到了这个信息,可以说他是所有人当中心中最憋屈的一个。

    明明出生不凡,天赋不凡,又是圣都的子民,圣朝的嫡系,他搞不明白为什么拓跋风宁愿要一个乡下来的小子,也不愿意给他一次机会。

    此刻他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一个掌印印出,一缕缕黑气顺着脸颊之间向上攀,直到最后连眼中都是黑气。

    “该死的王灿。”

    “该死的王灿!”

    ......

    一声声低沉的吼声从张翰的口中吐出,良久,他的双目凝重:“这人不除,我就不能安生。”

    他和王灿之间已经走到了这种地步,两人拼的就是谁先得势,谁若是现在这侯府得势,那么无疑的,就能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死。

    而现在,很明显是王灿得势了,被拓跋风亲自召见,就算是什么都没说,可是这份态度就能让不少人重视。

    见多了尔虞我诈,落井下石,张翰相信绝对有不少人在等着看自己的笑话,顺便在自己落难的时候踩自己两脚。

    “可是该怎么除掉他?”另一个难题出现在张翰的脑海,现在王灿深居侯府,一般情况也不会外出,他根本没机会除掉王灿。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想办法将他骗出侯府。”张翰在房间之内来回躁动,只要王灿离开了侯府,那么他作为圣都的人有的是办法让王灿消失。

    当然了,这样也是有风险,一个处理不好,暴露了他的身份,他肯定也会栽在这件事情里面。

    可张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现在再不动作,可能就要被王灿搞死,相比这个,他更愿意亲手一搏。

    “王灿这人,心慈手软,在禁军营地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可以利用这一点。”张翰眼前一亮,陡然响起了王灿的一个“弱点”,心慈手软(呵呵),他喃喃自语道:“只要我明天低声下气的去像他求饶,尤其是当中众人的面,豁出面皮求饶,以王灿的性子断然不会拒绝,况且,他即使心中有着不甘心,可面对葵葵重目,他也不会拒绝,否则他这种小人心性肯定会被其他人鄙视的。”

    张翰越想越开心。

    “没错,就是这样,等到那王灿同意,我再顺势邀请他外出赴宴,当然去的时候不可能动手,要充分麻痹他的警惕性,等到回来的时候,买通几个天元境的高手袭击他,顺便连我也一起。

    而且做戏做全套,我少喝点酒,以我天元境中期的修为,到时候跑的快一点,那就断然不会有问题。”

    最后张翰狠狠的拍了一下手,心中顿时大定,而有了这么一个完备的方案,张翰也能安心的入睡。

    而在张翰入睡的时候,王灿也在信儿很奇怪的眼神当中一脸正色的一瘸一拐的走进房间当中的一个静室,吩咐了一下小丫头不要随便打搅他之后,便开始突破天元境中期。

    当然,自然用的是吴桐的气运,否则王灿的资质,还真不一定能成功。

    ......

    次日一早,所有都早早的到了校场,等候拓跋风的出现,而当王灿出现的那一刻,顿时成为了众人的中心,所有人都是羡慕带着讨好的看着王灿,其中几个眼尖的更是嫉妒无比。

    “王灿兄弟,没想到短短一天就晋级天元境中期,侯爷对你还真是看重啊!”

    “嘶嘶,果然,王灿兄弟不愧是侯爷看重的人,天资果然不凡,我记得前几日还是天元境初期,刚刚稳固的境界,现在已然是中期。”

    “照这样下去,有侯爷相助,恐怕用不了半年,便能化灵成功,成为这圣都当中的小高手,到时候王灿兄弟可不要忘了咱们这些一起训练的兄弟啊!”

    嫉妒的人不少,羡慕的人更多,瞧瞧王灿这样资质的人都能在拓跋风的帮助下一天突破一个小段位,那么他们呢?

    他们可有不少都是天元境巅峰的人啊!

    要是侯爷一看重,随便赐下一点什么,那岂不是就立刻化灵,成为人上人了?

    一群人心中火热,顿时精气神都拔高不少,干劲十足,纷纷想拿出自己最精彩的一面,吸引拓跋风的关注。

    而姗姗来迟的张翰也刚刚得到王灿突破的这个小心,心中更是如同亿万只虫咬的一样难受,他完全没想到今天这一切都是源于他自私造成的,只认为是王灿得志便猖狂。

    心中怨恨无比,可是想到昨天晚上计算好的事情,便咬咬牙,在一众人看好戏的眼神当中,摆出一副讨好的模样,缓步的走上前,不顾周围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冷眼冷意。

    张翰走到王灿的面前,舔着脸刚准备开口,还没来及说话,便只听到一声冷哼。

    “不约,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