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风可以不懂,但是王灿不能不懂啊!

    虽然有点乱,但是稍微捋一捋,假设没有王灿出现在那天的临候府外,那么无疑的,按照拓跋风的假设,定然是他救下了信儿,依着他今天在信儿面前把持不住的表现,那么还真可能将信儿宠上天。

    那么接下来按着信儿的性子......emmmm以生相许。

    王灿觉得脑子有点懵懵的,他这是在不经意之间破坏了男主和女主的第一次见面了吧,并且还顺手撕裂了两人之间的姻缘。

    心中数万只神兽奔腾而过。

    王灿刻意弯下腰,侧过头,看了一眼信儿,后者也是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么一个丑丫头为什么会在眼前的临候心中那么重要。

    此刻她一幅微微张着嘴唇,睁大眼睛的模样,可爱无比。

    不过此刻王灿只感觉心乱如麻,再在心中细细的捋一捋剧本。

    信儿是丑小鸭变天鹅,加上身世不凡,父母双亡,生活凄惨,妥妥的天地钟爱的女主模板啊!

    而拓跋风则是霸道总裁风范,父母虽然不是双亡,可也差不多,而且心思百转,城府极深,可是却对信儿毫无抵抗之力,这不就是又是一副言情偶像剧的场景嘛!

    按照接下来的套路,大概还会有女二号出场吧,这个角色应该是阴险恶毒亦或是身世不凡刁蛮任性,反正就是拓跋风应该被安排的官配,然后估摸着还会有默默喜欢拓跋风,情愫暗生的女三号。

    轰轰轰!

    顿时王灿的脑海天雷滚滚,赶紧不想了,免得脑子被二流言情剧占满。

    而此刻拓跋风也微微感慨了一下之后,便看着王灿说道:“也多亏了你,若不是你照顾,这丫头恐怕就要流落街头了。”

    “这是应该的,况且信儿我也很喜欢。”王灿额首,微微表示道。

    “嗯!”后者点点头,不过却有了兴致,就笑着说道:“我没想到自己居然好一个陌生的丫头这么有缘,这样吧,以后信儿便是我妹妹了。”

    说完拓跋风看着信儿笑着说道:“信儿,以后你就是这侯府的主人,谁若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来帮你打他。”

    信儿一直懵懵懂懂,可是王灿却听的真切,于是拉了拉信儿的衣袖,后者才反应过来,呆呆的回了一声:“哦!”

    这反应让拓跋风莞尔一笑,于是笑着看着王灿,道:“今后的训练你也不必去了,就陪着这丫头吧。”

    这话顿时让信儿喜笑颜看,一只手拉着王灿,将小脑袋靠在王灿的胳膊上蹭了蹭,眯着月牙眼,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这还没完,拓跋风又对身边的阿大说道:“阿大,你将昨天张翰那里的储物戒指给王灿,里面的十枚元晶足够他晋级化灵,加上其他一些资源,也能对信儿有些作用。”

    仿佛散财童子一般,拓跋风将该给的给一给,然后人就离开了,浑然忘记了今天明明是来考察王灿。

    不过此刻不知道托了信儿的福的避过一劫的王灿还在贪婪的看着拓跋风的背影,可惜着今天的好感度居然没增加,依旧还是两点。

    不过随即王灿自己就知道,自己抢了人家命中注定的女人,对方不将王灿活刮了就不错了,还对他有好感?

    做梦吧!

    呸!

    ......

    不提这边惋惜不已的王灿,另一边离开的拓跋风也恢复的精明,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王灿那里就控制不住自己,他一脸狐疑,总感觉自己碰到了克星一般。

    不过拓跋风很快就没有时间纠结这个问题,因为阿大已经处理完毕,将所有查到的的资料都搜集起来,呈送到了拓跋风的书房前。

    “侯爷,这些都是这一次查出来的问题,除了那两个细作,其他和他们接触过的人全都详细的查了一遍,其中有四个人暗中和其他神秘人接触过,有十几个间接或直接的将侯府的信息透露过,还有几人借着侯府的便利,为自己谋利益。”

    阿大说完,自己都有点生气,临候府的人不多,拓跋风对下面人也大气一点,可谁能想到,往日不查也就算了,可是这只是微微调查,却发现了这么多的问题,他心寒啊!

    “侯爷,可要将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全都......”阿大的双目当中闪烁着寒光,他的意思不言而喻。

    “不必了。”不过拓跋风只是微微一笑,然后问道:“对了,除了侯府的老人,那些新人有没有什么问题。”

    “这倒没有。”阿大回道。

    拓跋风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只是细细的看着呈递上来的这些资料,他看到很详尽,足足用了三个时辰,而阿大没有得到吩咐,便一直站在拓跋风的身边,等候着拓跋风的吩咐。

    良久,等拓跋风看完了之后,才突然对阿大吩咐了一声,让阿大将所有侯府的人全都召集到校场。

    此刻已经是下午,侯府的校场足足数百人站在其中,不过多数人都是带着不安。

    “侯爷今天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召集咱们大家伙过来?”有人问道。

    “还能如何,还不是昨天晚上揪出了两个细作,那两人我也认识不少年了,平时忠厚老实,谁能想到他们居然是安插进来的。唉!”

    “阿大管家昨晚可是狠狠的查了一下,据说有不少人的资料都被呈递上去,我估摸着侯爷虽然是好人,可好人也会发脾气,今天这里,咱们估计又要少上很多人啊!”

    一声声幸灾乐祸顿时让心怀鬼胎的人心猛的一沉,踹踹不安的看着逐渐走上校场最高处的拓跋发。

    拓跋风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拿着身边的一本册子说道:“我这里全都是阿大递过来的东西,里面可是详细的很,我完全没想到我的侯府里面,居然有这么多的人怀揣着各种各样的心思。”

    拓跋风的声音很淡,可是却清晰无比的传入所有人的耳中,顿时让那些有着别样心思的人感到了惶恐,只感觉下一秒可能就有身首异处。

    咕嘟~咕嘟~

    极其安静的环境下,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何况是这些人的咽口水声音。

    拓跋风看着下面精彩各异的表现,微微一笑,便要开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