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不追究!”

    拓跋风的话极淡,可是却如同一道惊雷劈在这些人的心中,原本所有人都认为这将是一场暴风雨,少不得有人身首异处,可是现在看拓跋风的话,好像不对劲啊!

    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震惊,就看见拓跋风右手一样,一簇火苗瞬间将他手中的名册和身边的一摞罪证全部烧毁。

    下面不少人看着这妖冶的带着淡蓝色的火光,神色复杂,内心更复杂。

    当然,更多的还是庆幸和感动。

    这还没完,只听拓跋风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们会问我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会放过那些吃里扒外的蛀虫?”

    看到下面不少人点头,拓跋风面带笑意,俊秀的脸上带着令人信服的坚定:“那是因为我知道他们并不是故意的。”

    清亮的声音在校场响起,顿时传遍所有人的耳畔。

    “我知道,在我侯府的每一个人都不是一个人,他们的身后也有着一家老小,他们也在等着钱粮下锅,而再深处,他们的孩子也要修炼,而修炼,修的是资源,这一切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为了钱财。

    而这些......是我曾经无法给他们的,要愧疚也应该是我愧疚,我愧对所有在最艰苦的时候跟随我的人!”

    拓跋风深深的向着下方鞠了一躬。

    只是很简单的邀买人心的手段,但是却很有效,至少王灿放眼望去,全都是脑残一样的留着泪水的人群,一个个心潮澎湃,恨不得为拓跋风献出身体和生命。

    “从前的事情便就此过去,以后谁也不能再提,否则我定然不会客气。”甜枣和感动给完,自然是大棒和威胁,拓跋风扫视四周:“从今往后,侯府中人的一应供给在原来基础上增加三倍,另外,凡是为侯府做出贡献的,每一笔都会有额外的赏赐,若是为侯府战死,那么其家人有侯府赡养,一直到其后代能独掌一片。”

    赏罚分明,这是拓跋风想借着这次机会达到的目的,因为他自己也明白,临候府曾经在圣都是一个小透明,而除了圣朝每年的正常俸禄,那基本是没什么额外收入的,和圣都那几个家大业大的皇子根本无法相比。

    可现在,拓跋风化灵九重,成为皇位的准继承人之一,来自上层的资源大量倾斜,还有着各种各样的人来送礼,整个侯府的财富在瞬间膨胀起来,人员也逐渐臃肿。

    这个时候,有这样的机会,拓跋风自然想为将来的侯府立下一个准则,便于掌控。

    现在看来他是成功的。

    ‘侯爷不愧是夫人的儿子,真是好手段!’阿大看着台上意气风发的拓跋风,心中暗暗赞道。

    喧嚣之后,便是沉寂,在其他人还沉浸在遇到明主,准备大显才华,然后成为从龙之臣的时候,王灿已经悄然返回自己的房间开始修炼。

    对于拓跋风这种套路,王灿熟悉,那个谁谁谁,说啥啥就到的那人就玩过这样的套路,王灿看的都腻歪了。

    不过套路老套归老套,但也要看什么人用,用在什么人的身上。

    一来用的人是拓跋风,别人不知道,但是王灿知道,拓跋风身为这圣都的主角之一,有气运加成,能够在某种程度拥有强大的感染力,和降智能力,而另一方则是一群奴仆和底层的军士,这些人最容易被感染。

    这一来一往,便成就了现在拓跋风巨大的成功。

    就连王灿,要不是勉力支撑,都会感动的流泪(滑稽)。

    ......

    返回自己住处的王灿看了一眼正在鼓着腮帮子卖力的转换功法的信儿,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做好饭,吃完后跑到练功房修炼。

    这一次拓跋风这个散财童子给的好处简直是足足的,不但有各种珍贵的资源和丹药,还有十枚无比珍贵的元晶,这些足以支撑到王灿成就化灵。

    ‘我身上还有一枚三品的紫果,用它可以炼制冲元丹,足够我成为天元境后期,不过用到三品灵药已经有点超出我的掌控,若是勉强,很可能浪费了这紫果。’

    王灿脸上有了难看,因为他一切的炼丹术主要来源就是那便宜师父,可是那便宜师父本身不过四品炼丹师,而气运更是一般,现在对王灿的作用已经很小了,除非王灿刻意狠下心来,将大半年的气运勾连全部浪费在这上面,估摸着还有可能晋级三品炼丹师。

    不过王灿怎么可能这么蠢,有这时间,用元晶堆都能堆到后期。

    所以略微一思索,王灿便决定将这丹方交给阿大,让这位出手,请一位三品炼丹师来炼制这丹药。

    这种丹药相信很多炼丹师都会乐意效劳的,毕竟这丹药可是在圣都很有市场的,想想那么多的元力境武者,啧啧,估计不少人会花钱为自己节约一大堆的晋级时间。

    既然有了决断,王灿自然不会拖延,在第二天就将自己私藏的这些丹方交给了阿大,后者虽然见多识广,圣都也不乏有同类型的丹药,可都是掌握在各大势力的手中,所以对这种丹方也是颇为重视。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王灿才知道这位阿大不但是一个化灵境高段的武者,还是一位六品炼丹师,而且除此之外,他还是侯府当中兼职培养炼丹师。

    所以顺理成章的,王灿跟着阿大开始学习炼丹。

    一位六品炼丹师自然不是古语这位四品炼丹师可以媲美的,各种炼丹手法在阿大的手上如同光影一样交错,编制成一道道神秘的手法。

    就这样,王灿作为一个新人,在侯府当中逐渐安顿下来,一边修炼,一边跟着学习炼丹。

    当然,临候府和拓跋风在经过最初的高调阶段,也转入了一种闷头发展的趋势,得益于拓跋风的手段,整整半年时间,临候府便成了整个圣都不可轻视的大势力,就算是排位前几的皇子也不得不重视。

    同时重视也意味着麻烦,现在临候府在九州的产业都在不同程度的遭到各种各样的打击。

    不过这些该头疼的是拓跋风和阿大这些人,王灿自己则是一心的开始最后的冲刺阶段。

    他已经在天元境巅峰足足两个月,并且全身的精气神臻至圆满,只差一步,便可踏入化灵,迈入更高一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