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圣旨顿时让临候府一阵鸡飞狗跳,这是除了当初临候晋升化灵九重的时候第一次接到来自宫中的旨意。

    不过好在阿大见多识广,稍微筹备一下,便将这礼仪准备完毕,才没有显得怠慢。

    “圣皇旨意,九州动荡,令临候巡视九州,以安民心!”

    “拓跋风遵旨!”

    ......

    圣皇的旨意很简单,就是让临候拓跋风代天牧狩,巡视九州,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毕竟这半年,拓跋风在圣都做的不错,可影响也仅限于圣州,是时候去其他地方拓展一下影响。

    这一点拓跋风一清二楚,此刻他把玩着手上金丝制作的圣旨,上面镶嵌着数颗珍贵的宝石,显得华贵无比。

    “巡视九州,在这个时候?”拓跋风皱眉,转身问身边的阿大:“阿大,你来说说,我这便宜父亲是什么意思?”

    阿大闻言,只是略微沉吟片刻,便道:“侯爷,圣皇的应该有自己的考量,对侯爷不利应该是不会的......”阿大也微微有点看不懂,巡视九州这个职责可是很大的,一般而言都是天人强者,亦或是那几位突破天人的皇子才有这个能耐。

    可是拓跋风......有点嫩了啊!

    将拓跋风放在这样的高位真的好嘛?

    阿大百思不得其解,虽然拓跋风需要刷声望,可是骤然放到代天牧狩,巡视九州这个位置,可能就是捧杀了,毕竟九州的另外八州,每一家国公府都不简单,根本不是现在的拓跋风能够“巡视”的。

    那圣皇的意思到底是什么?阿大皱着眉头,陡然间,一道精芒从他的眼底浮现,他顿时上前两步激动道:

    “侯爷,这是好事,这是好事啊!”

    拓跋风有点诧异的看着陡然间激动不已的阿大,微微有点吃惊,不明白往日镇定的阿大现在怎么突然失去了理智和风度。

    “怎么说?”

    阿大压抑这内心的激动,降低声音对拓跋风说道:“侯爷,乾州秘境,乾州秘境开了。”

    “乾州秘境?”拓跋风轻咦。

    “不错,乾州秘境没一百年开启一次,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是今年,而且就在两个月后左右的时间。”阿大脸色微微颤抖,上一次乾州秘境开启,他还是个孩子,可也听说过当时的盛况。

    九州之内,九州之外,但凡是化灵六重以上的年轻俊杰都向赶鸭子一样向里面涌,死了不知道多少人,可是活下来的每一个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甚至阿大还听说曾经有一位化灵六重的天才,从乾州秘境杀出来,以不可思议的姿态,在短短半年冲入天人,掀起了轩然大波。

    后来才知道,原来乾州秘境里面居然还有一枚奇果,叫做造化果,天人造化果!

    听名字便知道啊,这果实的功效,而且后来证实它更是天人造化丹的主材,这可是九品灵丹,珍贵无比。

    拓跋风不是蠢货,他经过阿大这么一说,顿时明白自己这位父亲的心意,让他巡视九州,不是真的让他巡视九州,而是借着这个机会坐镇乾州,以大义的名分压制乾国公,然后接掌乾州的管辖,筹谋这天人造化果。

    想到这里,拓跋风心中激荡,他虽然是化灵九重,不过除掉身份,算不得圣都真正的高层,可若是入了天人,那么他便可以大言不惭的说一声,“圣都风云我做主”了。

    要知道,现在威势无双的大皇子也不过天人三重,紧随其后的三皇子更是前两年才堪堪进入天人三重。

    若是他一步踏天,便成了第四位天人级别的皇子。

    哦,第三位是二皇子,这位脑残的发起过叛乱,现在基本没机会了。

    换而言之,他拓跋风若是成就天人,那么他就是这次争夺皇位的前三甲!声势和威风绝对不是现在能比的。

    而且更关键的还是年龄,他才三十五,过来今年也不过三十六,而他的两位哥哥都是一百岁左右,甚至更老。

    这就是他的优势!

    “好,阿大,这次若是能得到这天人造化果,我便有九成的把握继承圣皇的位子。”拓跋风压抑这心中的激荡,看着同样激动不已的阿大,说道:“不过我们当务之急还是得到这天人造化果。”

    “不错,侯爷,我们绝对不能在这上面大意,虽然侯爷您是职责在身,掌握大义,可以调用军队弹压,可是那几位皇子的势力也是非同小可,甚至有人有天人效力,我们不可大意,必须用尽一切手段,保证将这枚天人造化果捏在手中。”

    阿大眼神泛着精光:“侯爷,有了这枚天人造化果,我便可以请皇宫的那位出手炼丹,效果更佳!”

    “好!”拓跋风点点头:“这一次,我要压上我所有的一切,亲自前往这乾州秘境走一遭,赌这一枚果实,阿大,你去集合侯府的护卫,让他们随时待命,乾州秘境即将开启,我也要随时动身,开始布局!”

    “尊令!”

    “对了,那个王灿今日突破化灵,便让他先去乾州打前站!”

    ......

    此时还在吃吃喝喝的王灿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拓跋风委以重任,成为......“斥候”,他此刻正享受着身为化灵强者的特权,和信儿坐在这酒楼的二楼,俯瞰着下方大厅当中的天元境武者。

    在圣都,没有化灵的修为,都不好意思提包间。

    “信儿,你看着圣都的夜景好看不?”

    “嗯!好看。”信儿歪着头,脸上带着盈盈笑意,亲昵道:“和哥哥在一起,什么都好看!”

    王灿:“......”

    “我有妻子了。”王灿解释道,试图打消信儿以身相许这个梗。

    “啊!哥哥这么优秀,我就知道哥哥果然有妻子了!”信儿抬起头,一脸骄傲的模样,“姐姐肯定很优秀,我也要变得和姐姐一样!”

    额......

    王灿觉得自己彻底get不到这个小丫头的思维,自己说有妻子是打消她做他女人的念头,不是说出来炫耀的啊!

    而且关键是,你这幅骄傲的模样是什么鬼?

    似乎察觉了王灿的异样,信儿小心翼翼的看着王灿,怯怯道:“哥哥,信儿是不是说错话了。”

    这句话让王灿老怀大慰,顿时想表扬一下信儿,可是下一句就让王灿当机了:

    “哥哥放心,信儿以后会注意的,绝对不会在姐姐面前暴露的,信儿偷偷的,嘻嘻......”

    ......

    王灿觉得自己没必要纠正了,他自己都快被带歪了,就在他准备借酒消愁的时候,手边,通讯灵玉微微作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