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子要被扔出来了,嘻嘻!”

    娇媚的女声才刚刚落下话音,却陡然惊呼起来,瞬间一个起身,闪开了突如其来的攻击,一脸惊讶的看着出来的人,羞怒道:

    “你们乾国公府就是这么欺负人的!?”

    不过还没说完,顿时被自己的同伙拉住,惊怒道:“那小子有身份,快走!”

    如果这个时候他们还不明白王灿不仅有背影,还有背景的话,那么他们风尘四侠也不可能在漠北浪那么多年了。

    “走!快走!”

    四个化灵九重的武者四散而逃,乾国公府的护卫武者也开始行动:

    “上,这几个歹人胆大包天,居然公然袭击圣朝使者,给我追。”轻喝一声,但是领头的化灵九重的武者自己本人却并没有动作,任由下面几个小头头上。

    “大人,这......”

    “不必操心,那人是临候的人,这一次来我们乾州目的就是为了乾州秘境,算起来大家也是对手,何必为了那小子那么卖力,随便做做样子,让圣朝和临候的面子上过得去也就行了,毕竟那些歹人可是漠北的风尘四侠!”

    轻笑一声,旋即拍了拍身边的人,转身返回国公府,准备回报。

    ......

    “哈哈,王灿兄弟,鄙人是乾国公府的管事,这一次二少爷吩咐我,让我好好款待您。”跟在王灿身边的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中间人,微胖的脸颊配上一双精明的眼神,真的很难让人相信这人是武者,反倒像是一个标准的商人。

    “这边请。”这人伸手指了一个方向,恭敬的看着王灿,虽然他的修为比王灿高,可是王灿现在代表的是临候,这身份......自然不是他一个乾国公府的奴仆能比的。

    所以这人也很放的下身份,对王灿这个不如自己的武者也能低声下气,倒也算是一个人物,难怪能在偌大的乾国公府混出一个体面的身份。

    “王灿兄弟,我的名字叫钱五,你叫我老五就行。”钱五很客气的看着王灿,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和王灿说笑:“王灿兄弟,一开始的事情莫怪,那些人也是为了府中的安危。”

    “这是自然!”王灿也不敢托大,笑着回应,同时看着这奢华的国公府,心中暗暗羡慕,这里面的一应装饰全都是大师的手笔,所有的材料放在外面足够让人打破脑袋。

    可是在这国公府却只是不起眼的一角。

    “说起来也是佩服,王灿兄弟,你可是这近百年来,唯一一个敢这样进咱们国公府的。啧啧!”钱五揶揄的看了一眼王灿。

    王灿闯进来的时候,自然没人知道他的身份,那可是惊天动地,不但连化灵九重的供奉都惊动,就连一直闭关的天人强者都莫名其妙的出来一个,还以为自己国公府被人挑了呢!

    “咳咳,这个不提,这个不提。”

    “哈哈。”钱五也就是揶揄一下,他也看出王灿不太愿意提这件事,所以到:“王灿兄弟,你放心,那几人的身份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就是漠北那种小地方的人物,虽然有化灵九重的实力,可在外面国公府面前,不过是跳梁小丑。”

    “那便多谢老五你了!”王灿根本不信这人说的话,只要不是傻子,乾国公府才不会为了一个没什么分量的王灿和四个化灵九重的高手死磕,尤其是现在,几乎整个圣朝有名有姓的化灵高手全都云集乾州的情况下,乾国公府为了保持对这些人的威慑,更不会轻易出手。

    一路上,这钱五又打听了一下王灿来乾州的目的,不过王灿随便打个哈哈,便推脱过去,说起来,他其实根本不了解什么,毕竟化灵一重,在现在的乾州,实在是没什么牌面,想要知道消息,除了py交易,恐怕还真没别的来路。

    况且,临候叫王灿来的目的,也就是踩踩点,知晓一下乾州现在的大概而已。

    看到王灿不想说,钱五自己也不会找不痛快,所以带着王灿往前走,拐来一个弯,便到了一处比较幽静的院子。

    “王灿兄弟,这里就是您今晚住的地方,老爷吩咐了,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说完,又暧昧的笑了笑:“这院子的丫鬟都这么长时间没管教,都野惯了,王灿兄弟,你看那个不服教育的,就亲自出手提咱们管教一下,嘿嘿!”

    那眼角的暧昧,十足的一个老妈妈的模样。

    对于这点,王灿自然是笑纳了,反正人家送上门的丫头,不吃白不吃,而且就算他不吃,迟早也要便宜了别人,与其被一个不懂风情的男人弄上床,还不如和他王灿谈情说爱。

    微微拱手,王灿也回应了一个‘我懂的’眼神。

    不过当他回头看着这处院子的时候,却发现这院子十分不一般,与他一路上走来的院子相比,这里虽然不起眼,但是在建筑的用料上全都是上等,就算是拓跋风的住处,顶多也就是这个档次。

    玉石城墙,白壁作砖!

    “老五,这里......有点出格了吧!”

    王灿悄声道。

    “嘿嘿,还是兄弟识货,这里是曾经大少爷住的地方,不过大少爷老早以前就不见了,听说是出了什么意外。从那以后,这院子也就空了下来,这不正好,府中最近来的客人有点多,便将兄弟你安排在这里。”

    钱五还是笑眯眯的脸,毫不在意的将国公府的消息说出去。

    不过王灿就奇怪了,四王八公在天离圣朝可谓是一手遮天,尤其是乾国公,就算是另外几位王爷都不愿意得罪,这府中的大少爷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失踪,难道不查嘛?

    似乎是看到了王灿的眼神,于是钱五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无非是当年大少爷不满国公爷安排的婚事,所以就偷偷跑了,一直也没回来过,不过以大少爷当年化灵七重的实力,也不会出太大问题,这不,现在咱们国公爷还在和大少爷怄气,自然不会有人去找大少爷。”

    两人又聊了几句之后,王灿便拿了一个借口,去自己的院子休息,他今天被人那么欺负,心中自然不爽,所以需要时间开始谋划复仇,另一面他也需要将拓跋风吩咐的最重要的事情做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