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了这灵果,突破了天人界限,拓跋风便能横扫圣都所有的对手,一举登顶天离圣朝。

    此刻,不但是拓跋风激动,阿大也很激动。

    不过理智尚存,拓跋风稍微激荡片刻便沉稳下来,连带着看王灿的眼神都柔和很多,心中对王灿的怀疑也打消大半。

    自然的,对于王灿自己那点小心思,他也就不理会了,反正捉拿到这风尘四侠,得到的完整原本灵阳功给了王灿也无所谓。

    “侯爷,这风尘四侠肯定就在乾州境内,我们完全可以将他们抓来,逼问出秘密,然后细细处置!”阿大第一个开口。

    拓跋风也点点头:“不错,这么重要的消息一定不能透漏出去,而且他们漠北的身份一定会被别人盯上,我们不动手,其他人也会动手,所以,必须趁早。”

    略微沉吟片刻,拓跋风道:“阿大,你立刻去通知姜文彦,监察乾州秘境方圆一百里的范围,但凡发现这四人的踪迹,立刻前来通知我。”

    这些话听的王灿一愣一愣的,他想了想,这事情有点不对劲啊!

    这拓跋风抓这几人干嘛?

    难不成他要亲自前去秘境?

    那么他要去了,必然就缺一个纯阳功法的人,而这里,除了他王灿还有更合适的嘛?

    猛的打了一个哆嗦,这乾州秘境可不是好地方,没实力开始不要轻易下副本,免得骨头都不剩下。

    心中暗骂这拓跋风脑子有问题,自己犯二也不要带着他一起死啊!

    王灿的脑海急转,赶紧上前一步道:“侯爷,我认为完全没必要现在抓住这四人,而且不但不能抓,还要保护这几个人,让他们平安的进入乾州秘境!”

    “嗯!?”

    王灿的话让他们一愣,不明白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王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若是不抓住这几人,逼问出秘密,本候怎么拿到那天人造化果。”拓跋风面色不善的看着王灿。

    后者赶紧道:“侯爷,您现在是九州巡察使,身份尊崇,先不说这乾州秘境危险重重,就是您的身份也允许您亲自下场,因为,您一进去,必然被多方势力针对,就算侯爷可以支撑一时,但是那么多的化灵九重,恐怕也会有意外发生。”

    “这倒也是。”拓跋风的神色好看不少,他想了想王灿说的,还真有可能,作为九州巡察使,他若是进入乾州秘境,少不得被多方针对,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得到天人造化果,他也不可能平安带出来。

    而天人造化果是不能在乾州秘境服用,否则一旦突破天人,那么在乾州秘境当中几乎是必死无疑的,无数的阵法发动,杀机四伏,就算是天人当中的顶级强者也扛不住多久,何况是一个刚刚突破的天人。

    “你继续说。”拓跋风道,同时看着王灿的眼神当中满是赞许,明显好感度提升不少。

    “侯爷,其实我们完全没必要提前到乾州秘境那边,侯爷您代表圣朝,这天下广大,全都是圣朝的土地,乾州是,这乾州秘境自然也是。侯爷您掌握大义,完全可以制定一整套的规则,比如......”

    王灿嘿嘿一笑。

    “比如乾州秘境当中的收获必须展示出来,然后缴纳税收。”

    “这个恐怕不妥吧!”拓跋风有些踟蹰,向那些刀口舔血的武者收税,尤其是这种秘境探险,不现实啊!

    “侯爷,我们不是白收税的,我们也是做出事情的,我们完全可以制定一整套的规则,保证这些缴纳税收的武者的安全。”王灿神色微动,乾州秘境的每一次开启,都有不少胆子比较小的人不会去里面闯荡,反而在外面专门猎杀那些从里面活着出来的人。

    所以,如果王灿他们能保证这些交了税的武者的安全的话,那么无疑有不少人愿意付出这点代价,让自己的小命有保证。

    想到这里,拓跋风也激动不已,这样一来,他完全可以说是空手套白狼啊,他只是出一道命令,做事的人是乾州的知州,和乾州统帅姜文彦,可拿好处的却是他。

    要知道,这可是天离圣朝最大的秘境,乾州秘境啊,里面的收获有多少,没人知道,可是仅仅是刮一层油水,也足以让拓跋风吃饱,瞬间底蕴大增,成为不弱于大皇子和三皇子的第三势力。

    “可是,这样一来的话,若是那些人得到了天人造化果,他们会拿出来嘛?”阿大又问了一下。

    “侯爷,这简单,无论是谁拿到了天人造花果,那必然是不会公开的,我们就找这些人下手,有罪证的咱们现场抓人,没罪证的咱们安排人立刻下手。”王灿一脸自然的说道:“反正那些人没交税,被人击杀了也是活该,咱们的人可不会管他们!”

    “不错不错,这样还正好震慑一下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拓跋风轻轻的拍手,赞叹道,这个计划可以说是完美至极。

    他只需要付出一点轻微的代价,便可以得到数不尽的好处,而且,天人造化果若是出现,必然是在知晓秘密的风尘四侠手中,这几人可是手上沾满了人命,随便找点罪证,便能拿下,然后他们手中的东西,还不是他拓跋风的了吗?

    无本的买卖啊!

    拓跋风第一次感觉掌握大义和权柄的威力居然是这么大,心中激荡万分,对那张位子也越发的渴望起来。

    不过他很好的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灿道:“没看出来,你这人心中倒是也有不少鬼主意啊!”

    “不敢不敢,王灿对侯爷绝对是忠心耿耿的!”王灿赶紧低下头,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

    不过拓跋风也就是随意一说,他自信自己能够掌控王灿,所以可不会在乎王灿的这点小心思。

    随口道:“这点我自然知道,若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对你委以重任。”

    几个人又补充了一下详细的规则,并且拓跋风也发动自己在圣都的关系,又从圣都的禁军当中调集了整整三万的禁军来到乾州,同时还有四位皇宫当中的天人供奉压阵,用这种豪华阵容,确保这一次万无一失。

    “好了,过几天,便可以将这命令传达下去了,嘿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