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拓跋风撑腰,王灿的做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只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整个乾州都传遍了这个消息,这也让乾州瞬间暗潮涌动。

    此刻,但凡是有点消息来路的正常人都在看着其他人的表现。

    砰!

    酒馆之中,某个醉汉猛的将酒壶摔在地上,一脸酒气,舌头打着节,结结巴巴的说:“照我说,那什么临候纯粹就是吃饱了撑的,一个小小的私生子,居然也敢得罪咱们那么多人。

    我呸!

    这乾州秘境几千上万年的历史,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敢对咱们收税,咱们是谁?咱们可都是刀口上讨生活的人,就老.子这点带血的钱,那狗娘养的都要盘剥一层?

    做梦!”

    “不错,咱们都是武者,虽说这天下是圣朝的,可这东西可是咱们拼命拿出来的,凭什么他们动动嘴,就能从我们怀里逃掏出去。”瞬间,就有不少人附和,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抵触的,至少很多实力低微的人就很喜欢这个政策。

    毕竟现在乾州秘境的外层已经开启,不少化灵一二重的武者也从里面掏出了一点家底出来。

    化灵一二重虽然在其他地方不错,可是在乾州这里,可没什么身份,所以面对拓跋风的命令,他们就是第一批被薅羊毛的。

    一开始他们还怨恨,可是随着那些“逃税”、“漏税”的人不断的消失在乾州的大街小巷,他们这些被拓跋风保护的人就尝到甜头了。

    至少他们不作死的在乾州招摇过市,就绝对不会有人去拓跋风为他们准备的保护区闹事。

    所以现在他们听到有人说拓跋风的坏话,自然心中不忿。

    “我倒是觉得临候的做法不错,至少咱们交了东西,就被圣朝的人保护,不会被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给弄个无故消失。”

    “正是,前两天,我的一个朋友辛辛苦苦的逃税,成功的时候可是好一阵的和我炫耀,可是现在呢?现在人也不知道在哪了?我估摸着他坟头草大概也三尺高了。

    再看看我,就付出了那么一丁点的代价,我没事还能去青楼酒坊和你们吹吹牛!”

    一位化灵三重的武者对着这个醉汉就一阵喷,当然,他也不敢说的太过,毕竟这个醉汉虽然看起来是醉着的,可是那化灵六重的实力摆在那里,没人会认为他会蠢到说胡话,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位是来带节奏,抹黑拓跋风的。

    毕竟乾州境内,靠着乾州秘境发财的可不止那些出生入死的武者,更多还是他们这些贪婪却胆小的掠食者。

    仗着自己的修为比较高,就在外围堵着那些出来的散修武者,将他们卖命赚来的资源搜刮到自己的腰包。

    可是除了临候这档子事情,几万的圣朝军队往那里一摆,还有几百位的化灵高手坐镇,谁有胆子敢动那些合法的武者?

    酒馆当中顿时炙热起来,有人带节奏抹黑,有人泼清水洗白,反正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时之间,整个乾州的风向飘忽不定,谁也不知道谁是对的。

    可无疑的,那些在上层操纵这些舆论的人正在密切观察着整个乾州的动向。

    “侯爷,您看,整个乾州一片混乱,那些抹黑的人估计自己都手忙脚乱。”王灿笑呵呵的看着酒馆外面的热闹场景,对着一边微笑的抿着酒水的拓跋风道。

    他在干这些事情之前,自然知道会有人不甘心,其中最大的一波除了拓跋风的敌对势力,那就是乾州本土的黑恶势力武者,他们靠着打劫为生,现在突然没了生计,自己又不会下副本.....哦秘境,没办法,只能抹黑喽,搅黄最好,搅不黄就饿着。

    反正是不会自己下秘境的。

    对于这些人,王灿花费了不少代价,从底层开始,不断的洗白,用水军和对方对喷,尤其是那些受到拓跋风这个规则好处的人,更是开始在惶恐当中自发的维护。

    毕竟,他们不是那些化灵境中的顶层高手,不惧四周恶意的眼神,此刻有拓跋风这个规则,他们获得的好处可是比以往都要多的多,甚至恨不得整个圣朝都推广这套规则。

    “不错,现在整个乾州的水很深,所有人都被牵扯进来,那些想将矛头指到我头上的人恐怕要失望了。”拓跋风饶有兴致的看着下面口水四散的场景,道:“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除了暴力,还有很多方式能够杀人!”

    说完,看着王灿笑道:“看来你在三山州的时候,内务长老也不是白干的嘛!”

    王灿正在喝酒,骤然听闻,只感觉嗓子一干,然后就是被呛着了,连忙咳嗽几声,一脸潮红,尴尬的笑了笑:

    “侯爷,这......这......都是讨生活。”

    “我自然知道。”拓跋风的眼神看着外面:“所有人都是这样,努力的向上爬,然后获得更多的好处和利益,而如果没了利益,或者所有的位置利益都是均等的,那么向上爬还有什么意义。”

    一边说着,一边拍着王灿的肩膀道:“所以我从来不会对有野心的防备,我只会对那些有野心,可是偏偏没能力却歪心思多的人下手。”

    王灿不说话了,他知道这个时候还是别打搅这位临候的人生感悟的好,果然,顿了一会,这位间歇性的踌躇便停止了,他看着下面的人道:

    “现在,第一阶段已经基本完成,那些底层的武者都差不多认同了我们的规则,并且在按照我们的规则办事,那么下一步,就是等着乾州秘境更深层次的开启,将这套规则加到那些高层的武者身上。”

    说道这里,拓跋风的眼中狠色一闪而逝,他可不是老好人,想要让人信服除了甜枣,可还少不了杀鸡儆猴。

    那些能够混到化灵六七重的武者,身上的人命可不少,只要敢违背他定下的规矩,那么拓跋风会立刻动手,按照圣朝的律法抓人。

    这套手段虽然谁都知道,可是谁都没办法,毕竟这就是按照规则来的。

    “不过明天乾州秘境的中层开启,直接按照现在的计划进行就可以,这些手段给谁留的,我相信你是知道的。”

    拓跋风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旋即消失在酒楼的包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