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自然知道怎么做,他做的确实也很好。

    从乾州秘境的中层开启之后,那些自持有两三分武力的化灵武者根本不理会那些上去收税的官员,当然了,王灿也不会很low的强制收税,毕竟圣朝的官员也是要脸面的,打打杀杀多丢份啊,对吧!

    所以就没人去理会这些人,只是没用多久,这些刺头武者就会三三两两的从乾州的大街消失,又会在某一个时刻只剩下一个尸体被人发现。

    ......

    “大人,这已经是第四十七个了。”一边微胖的刽子手满脸横肉,正谄媚的看着王灿,别看他已经是化灵六重,而王灿只是化灵一重,可是这段时间,他就知道,像他这样的,已经挂掉几十个,所以可不敢怠慢王灿。

    “不错,这应该是最后一个,明天就是乾州秘境最核心的地方开启,那些观望的化灵八九重的顶级高手应该会全部入内,你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将这些人的资料全部搜集起来,仔细的筛分这些人背后的势力。”

    乾州秘境当中目前最值得觊觎的自然是天人造化果,圣都当中的那些个皇子可是眼馋的很,不过现在这里被拓跋风经营成他的大本营,其他人也不会傻不拉几的过来找难受,可是放弃是不可能的,所以自然只能手下人动手。

    而王灿就是仔细分析这些人的情报,一个个筛选出来,送给拓跋风,毕竟这一次,可是侦测对手实力的大好机会,谁放弃谁有病。

    突然,王灿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道:“那四个人的情况怎么样了?”

    “那四人很识趣,似乎知道有人在找他们,一直躲藏的很深,不过我们已经掌握了他们的位置,目前正在监视。”

    这个人很老实的回道。

    “嗯,这就好,这几个人可是侯爷重点关照的,一定要保证他们平安进入乾州秘境。”

    王灿嘴角上翘,眼神当中泛着一丝冷光。

    风尘四侠,呵呵,马上就要让你们被风吹成四个白痴!

    一想到当初那几个人对他的侮辱,王灿就感觉一股火在心中淤积。

    而就在王灿思索怎么整这几个人的时候,另一边,一直躲藏在乾州秘境附近的风尘四侠正在享受悠闲的午餐。

    “骚.婆娘,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下面又流.水了,我看你刚才连着抖了好几下啊!哈哈。”

    对面的男人淫.笑的看着几人当中唯一的女人,用手做了一个虚摸的动作,顿时惹得对面一阵娇颤。

    “混蛋,刚才老娘哪知道怎么回事,就感觉心肝儿扑通扑通的跳,那么一哆嗦而已,你这老淫棍,就剩下满脑子污秽。我呸!”女人吐了一口吐沫,旋即看着几人的头。

    “头,明天乾州秘境的核心就开启了,咱们什么都准备好,就等着进去拿东西了,您还有什么要叮嘱的不!?”

    “老三,不必着急,那东西我知道,你们都想独吞,可是现实嘛?”头,也就是风尘四侠当中的智囊,鹰眼一脸阴狠的看着说话的这人,狠厉道:“我现在只想说一句,那秘藏是我们兄妹四人一起发现的,自然也是所有人一起享用,谁要是生了不该有的心思,就别怪我不客气!”

    最后的语气当中已经带上了杀意,能成为风尘四侠的头,并且在漠北厮混那么多年还平安无事的人,能是简单的货色?他自然知道自己这几个兄弟的心思,也知道与不少人尝试着拉拢这些人,试图获取秘密。

    不过他也相信,只要这几个人不纯蠢货,就绝对不会透露,毕竟所谓的荣华富贵,等他们晋升了天人,难道还能少了?

    看到几个人唯唯诺诺的模样,鹰眼的语气也柔和不少,不过他目光当中还带着一丝狐疑:“纯阳功法的小子我们已经找到,可是我担心的就是上一个,那小子居然能让乾国公府的人出手,肯定有什么背景,说不准就有人猜到了一些什么。”

    “头,这点不用担心,那人就算是有些背景,也不过是一丁点而已,否则咱们几个兄弟还能在这里待下去?”一开始说话的那老三轻笑一声,不屑道:“一个区区化灵一重的武者,不值一提。”

    “没错,头,咱们还是讨论一下从乾州秘境出来之后怎么说。”

    “不错,那拓跋风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定下这么一个规矩,要是咱们兄弟大大方方的将天人造花果掏出来,估计不用片刻,就只剩下尸体了。”

    “这是自然。”鹰眼点点头,“到时候那拓跋风定然是和我们一起进去的,我们只要抢在拓跋风之前出来就行,出来之后,立刻向着咱们在漠北方向的老巢跑去,到了那里,咱们将东西分一分,以后风尘四侠都是天人强者,就算是那些顶级宗门的人估计也不敢得罪咱们。”

    说道这这里,几个人都是带着一丝笑意,虽然化灵九重不错,可是他们也会过的提心吊胆的,就怕有哪个中二的大宗门的少年弟子,想拿他们的人头“证道”天人,那就mmp了。

    而这个担心只要等他们晋级天人,那么就好说了,天人强者,在天离圣朝,那是绝对的高层,就算是圣朝也要安抚的存在,哪里还会有不长眼的人去找他们麻烦。

    等到时候,他们完全可以抛弃漠北,找一个宗门成为挂靠,然后看着那些“名门正宗”的英气女弟子在他们的手下婉转低.吟。

    啧啧,那滋味,只是想想都让人战栗啊!

    甚至到了最后,经营一下势力,说不准,他们还能鸠占鹊巢,洗白身份,成为一方威名赫赫的宗门老祖。

    “好,既然规矩和方案已经定下,那么咱们就按照这个来。”鹰眼眼中带着笑意,一丝精光一闪而逝,旋即说道:“蛇女,你去看着那个人,他可是咱们找到的最合适的纯阳功法的人,千万不能出了意外。”

    “咯咯咯,知道了头,你的意思我还不明白么,我回去在给他点甜头,保证他乖乖的,咯咯咯~”

    一声声娇笑,然后只留下一个妖冶的水蛇腰和两声咽口水的声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