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开了!乾州秘境开启了!”

    轰,一声声巨响,云雾飘飘无比,肉眼可见的能看见无数的奇花异草的虚影不停的摇曳。

    “紫兰花,枉死草,彼岸花,血魔珠......”

    但凡是凝聚出来的虚影,就代表着这一次乾州秘境必然会出现这些东西,那些苦苦等候的人双目放光,这其中可是有不少是八九品的顶级灵药,甚至还有超越九品的灵药。

    这只是看一看,就让人眼红无比,恨不得冲上去,将这虚影都吞了。

    不过他们知道,这还没有到最后一刻,最后一刻出现的才是最珍贵的,比如上一次的异果,便是天人造化果。

    所以这一次,很大一波的化灵九重的武者都是为了这枚天人造化果,这也因此让这一次的乾州秘境较之以往宏大很多。

    “来了!没错,果然还是它!”

    一声放肆的大笑,旋即一袭黑衣的武者瞬间冲入其中。

    “邢老二,是他。”

    几声错愕,顿时有人按捺不住,随着这位冲了进去,很快的,这位邢老二的资料便被纰漏出来。

    化灵九重巅峰,行事肆意妄为,曾经在圣朝整整屠戮了一个县城,血流成河,从此被订上通缉令,还被一位天人强者追杀,却没想到被他逃了出来,还混到了这里。

    几声吸气声,顿时他们就不在关注这位,而人群当中,一个隐秘的角落,四个人交换了一眼眼神。

    “头,差不多了,乾州秘境已经全部开启,那邢老二吸引了一大群注意,我们这个时候走进去,肯定不会有人发现的。”

    “不急,再等等,等那些大势力的人全部进去,我们再去,反正方法和路线我们都知道,这东西迟早是我们的。”

    说完,这里便恢复平静,而前面,乾州秘境的入口,则是倒吸声此起彼伏。

    “不但是乾州的化灵九重武者来了一大半,就是其他八州的武者都来了不少,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上千的化灵八九重武者啊,乖乖,这黑压压的一大片,估摸着能单挑皇宫禁军了吧!”

    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鱼贯而入的武者,心中吃惊,原本他们还以为自己化灵的武者算是不错,可是现在,看来,在这里,连一个虾米都算不上。

    咚咚~

    一声璀璨至极的耀光。

    “哈哈,乾州秘境开启,这么大的盛事怎么能少的了我胡寒。”

    一个俊秀的青年,脚踩着祥云,直入乾州秘境的入口,和他相碰的人无一不是被他弹开。

    “这人是谁,怎么这么嚣张?”有人诧异。

    “天极宗的宗子,被称为最有可能成为天极宗宗主的胡寒,据说他刚入化灵九重,便能和天人硬钢,一身实力,就算是圣都当中的皇子都不一定能够相比。”

    天极宗坐镇九州之外,可是威名却响的很,原因就是天极宗有一位天人七重的老祖,声威赫赫,就连四王八公都不敢得罪,除此之外,还有十几位天人强者,这样的宗门的未来宗主,想想都觉得可怕。

    一路上,其他的武者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任凭着这位胡寒嚣张。

    而胡寒的下场仿佛是掀开了一层遮羞布,那些原本自持身份高贵的人全都开始慌了,一个个开始急不可耐的下场。

    什么伯,什么候的,全都开始入场,到了最后,就连四王八公的人也都开始进入其中,而到了这个时候,那些有名有姓的大宗门和各大权贵几乎都已经入内。

    “该我们了吧,头!”

    “不急,圣都的那些个皇子还没来,咱们急什么。”鹰眼老神自在的看着远处,他可不相信那些在圣都的皇子会放任这拓跋风一家独大,所以肯定会有人来恶心这位临候的。

    果然,不多时,一大队的人从天空荡过,冷冷的看了一眼拓跋风,做了一个口型。虽然话没说出来,但是在场的人还能分不出一个明显至极的口型?

    ‘拓跋风,我们在里面等着你!’

    随着一声放肆的笑声,旋即,这一队人消失在乾州秘境的入口。

    跟随在后面的还有几个势力的人,每一个都是挑衅着拓跋风,但是拓跋风巍然不动,就这么端坐在那里。

    “走,看来临候是准备压轴了。”鹰眼看着被一群人簇拥在中央的拓跋风,冷笑两声,旋即衣袍一震,四个人带着一个小白脸一般的白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去。

    看到这四道流光,拓跋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等了这么久,终于看见大鱼进网了。

    随着四个光点消失在入口的阵法,拓跋风冷冷的看了一眼四周不敢有什么动作的人物。

    “乾州秘境的人已经太多了,如果继续进人,恐怕会让乾州秘境不堪重负,所以,本候从现在宣布,乾州秘境的核心只许出,不许进!”

    “姜文彦,封锁四周!”

    “阿大,带人清场。”

    ......

    一道道命令发出,顿时就让四周的人七荤八素,不明白这位临候是发了什么疯,自己不进去,为什么还要拦着别人进去。

    知道他们看到四周云集的圣朝官面上的人,心中顿时一惊,在联想到这位临候脸上的神秘笑意,一丝丝凉意从心底升起。

    到这个时候,这些外面的人恐怕已经知道了拓跋风的意思。

    这位临候是准备将乾州秘境的核心包圆啊!

    有这样的阵势,估摸着里面出来一个就要被抓住一个,直到老老实实的“交税”估摸着才能被放过吧。

    这个时候,王灿上前道:“侯爷,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就等着有人出来了。”

    “嗯,既然这样,咱们也走吧,去乾国公府好好享受一下,那里的美味可不是我们一个小小侯府能够媲美的。”

    轻笑两声,智珠在握的拓跋风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和另一群人恐慌的眼神当中悠闲的离开这里。

    ......

    而拓跋风这举动,顿时传遍了整个九州,尤其是圣都当中,更是掀起了一层层的暗波。

    毕竟,他们原本所想的可是拓跋风本人入场,四周的手段是为了以防万一,可谁曾想,拓跋风居然不和他们一起玩秘境潜规则(谁拿到,谁保住,谁拥有。),专心的玩起了大义,顺着规则,堂堂正正的碾压所有进入秘境的人。

    这样一来,那个带出天人造花果的人还能跑的掉?肯定要被交税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