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皇陛下,临候此举简直有失我圣朝风范。”圣都皇宫的大殿之中,已经乱成一锅粥。

    他们这些权贵,那一个不是手下掌握着各种各样的势力,其中便有不少是依托秘境之类的东西生存下来的。

    如果被临候做成了今日乾州秘境的事情,必然会让这位声望大增,在圣朝普通武者心中的地位远超其他皇子。

    这倒也就罢了。

    可是他们担心的是这位临候上台之后,在这上面尝到了甜头,开始在整个圣朝的范围内推广,那可就糟了,这样下去,长此以往,他们这些权贵还拿什么去养私兵,还拿什么去青楼喝酒,还拿什么去养一大堆丫鬟和候补老婆?

    这就是在挖他们的命根子啊!

    这自然不能忍。

    突如其来的默契,让这些把持了大半个圣朝的权贵开始联合起来打压临候,再不济也要搅黄了乾州秘境的事情。

    总之,就是不能让临候做成现在的事情。

    “不错,我圣朝坐拥四海,享有无数年富庶,什么时候出现过这种事情,就算是太祖圣皇在位的时候也是不存在这样事情的,他一个临候凭什么敢坏了祖制!?”

    说话的人一脸正气的看着稳居上座的姜天离,也就是当代圣皇,天离圣朝的规矩,任何人登上圣皇,就必然继承圣皇的名字。

    “陛下,这是与民争利,与民争利,长此以往,国家是富了,可是却让那些作为圣朝根基的平凡武者失去了活路,这样下去,指不定那一年,我们圣朝就要被取缔啊!”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一哭二闹,就差上吊了。

    随着他的动作,顿时,整个大殿当中仿佛得到了某种讯号,纷纷开始“威逼”这位“仁慈”的圣皇

    甚至某些人已经开始拿这位久久不退位开始说话,言语之间,少不得某某皇子秉性纯良,修为卓绝,一定能带领圣朝更上一层楼之类的。

    而高坐上方的姜天离则是一脸微笑,淡然的脸上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可是他的内心却是欣慰,似乎是在缅怀什么,良久,他开口道:

    “临候是九州巡察使,此时恰逢乾州秘境开启,自然有权便宜行事,好了,退下吧!”

    姜天离挥一挥衣袖,顿时所有的人毫无察觉的便被移出大殿,在回头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大殿的门口。

    “嘶嘶嘶,这等手段,恐怕已经快了吧!”

    几个人开始沉默,他们当中不乏有天人高手,可是却被姜天离神不知鬼不觉的移出大殿,顿时心中便有了分寸,他们知道,这位当代圣皇可能距离下一个层次也不远了,至少也是半只脚迈过去。

    联想到今天的表现,顿时不少人准备从这一场皇位当中抽身,当然也有更多的人开始赌博。

    ‘只要这位不亲自下场,那么临候绝无可能。’

    ......

    大殿当中的事情飞快的传遍圣都大大小小的皇子府中。

    此刻,一座恢弘的庄园当中,一位面容沉稳,带着威严的中年人一脸冷厉的看着皇宫的方向。嘴角微微上翘,最后化作一声叹息。

    “我的好父亲,没想到你居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不过也好......”

    “不错,大皇子,圣皇陛下即将踏出最后一步,那么现在必然不可能再占据圣皇的位子,否则那些俗世恐怕都能让这位心性崩坏。”一位手摇着羽扇,另一只手掐着胡须的阴冷男子一脸得意。

    “虽然那个女人很成功,可是和个人的性命修为相比,我觉得咱们这位圣皇陛下必然会选择后者。”

    一副羽扇纶巾,智珠在握的鬼先生很自信的说道:

    “所以,我推断,这位圣皇现在正在压制自己的修为,同时也在消耗自己的耐心和对临候的愧疚,这个过程大概还需要一两年,可是这一两年又能如何?”

    “不错。”大皇子姜离也是一脸轻松,区区一两年的布局,也想和他这个布局了近百年,将触手伸便整个圣都的大皇子相比?

    所以,姜离相信,即便是拓跋风再得姜天离的信任和重用,也只不过是这位圣皇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给这位私生子攒下一点家底而已。

    不足为虑,真正让他重视的还是那几个和他同一个档次的对手,比如三皇子和鬼鬼祟祟的二皇子。

    “不过,鬼先生,我倒是觉得这拓跋风的手段不错,以后咱们倒也可以在整个圣朝推广一下。”以姜离的智慧,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拓跋风这个手段的妙处,自然不会放弃。

    “可以,可是殿下,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阻止临候得到那天人造花果,否则,对方突破天人,那对我们的威胁可就大了。”鬼先生拱手道,同时面色微微阴冷:“据我的判断,这一次拓跋风之所以不亲自前往前周一秘境,必然是知道了什么人可能得到这天人造化果,在守株待兔。”

    “而我细细盘查了一下,这一次能够有机会的只有那么几人,漠北的风尘四侠,天极宗的胡寒,还有四王八公这几家,剩下的便是圣都的几位皇子有可能。”

    姜离也点点头,他们都是知道百年前那个带着天人造花果晋升天人的人留下的信息的,只是不能确定真伪。

    可若是有人取得了,那么还是几位皇子的可能性更大。毕竟他们的需求最迫切,自然投入的力量也是最大。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浮现了一丝阴霾:

    “我那几个弟弟就那么点家底,是绝对不可能逃过在拓跋风在乾州布下的天罗地网。”

    “那倒是无所谓,他们不行,可是我们可以啊!”鬼先生微微一笑,手中的杯子被这么往地上一摔!

    “既然我们得不到,那么不如大家都得不到喽!”

    “哈哈哈!”

    顿时几声笑声从这处别院传出去。

    而忌惮拓跋风的人自然不是一个人,不但是大皇子,圣都当中有名有姓的势力几乎都开始敌视拓跋风。

    给拓跋风一个教训,坏了拓跋风的好事几乎已经成了共识。

    就在今夜,圣都当中原本隐藏在暗处的化灵高手消失了不少,可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乾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