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三侠从拓跋风带着两位天人出手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妙,他们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拓跋风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天人造化果。

    而现在,这天人造化果就在他们的身上,所以无论怎么说,他们三人都是跑不掉的。

    不过胡寒的怒吼倒是让他们燃起了一丝希望,准备趁着这个机会,一鼓作气,飞出去,然后砰砰运气,随缘逃窜。

    可是现在,一尊天人就微笑的看着他们,动也不动,就这么看着他们随便浪。

    直到三人即将出去的时候,这位天人强者才挥一挥手,将破损的阵法重新修复,然后一脸微笑的继续看着风尘三侠。

    另一边,风尘三侠则是一脸苦笑的看着自己刚刚洞穿的阵法又逐渐加固,笑容逐渐凝固。

    “......”

    “既然你们不动手了,也闹够了,那么就该老夫我动手了。”这位天人强者向前一步,脚下的元力汇聚成云彩,飘飘忽忽的就向着三人飘去。

    “前辈别动手,我等愿意遵照临候飞规矩办事。”这个时候,作为头的鹰眼顿时大叫一声,赶紧掏出天人造化果道:

    “我等只有这一枚天人造花果,我愿意按照临候的规矩,给圣朝交税。”

    看着一时之间愣住的一张张脸,其实风尘三侠都羞愧的低下头,想他们这些逍遥四方的武者,什么时候在乎过圣朝的规矩,他们信奉的可都是谁的拳头大谁就牛的道理。

    可是现在,小命被别人捏着,只能丢下颜面,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有用。其实鹰眼还是颇为自得的,这个时候他想到这种方式,无疑是封住了拓跋风的动作,毕竟规矩是拓跋风定下的,如果他自己坏了规矩,那么无疑会对他的威望和名声造成很大的打击。

    严重一点甚至会影响到他将来继承皇位。

    “大胆狂徒,我等是圣朝命官,奉命前来缉拿在漠北肆意妄为的风尘四侠,可不是为了什么天人造化果。”

    自然不用拓跋风说话,只是一个颜色,王灿便走上前面,看着四人,尤其是看着其中那个女人的时候,更是带上了一丝兴奋的潮红。

    “你们这几个人,在漠北坐下的滔天祸事,圣朝早就记录在案,此次侯爷奉命巡查九州,你们这些暴徒还敢出现,那就是找死,来人,统统拿下,所有的家产全部充公!”

    王灿一脸正义凛然,旋即四周的那些人也是愣了一刻,才意识到该动手了。

    而这个时候,风尘四侠剩下的三人也是认出了王灿,可是不认出还好,认出了之后,便是一脸惊恐。

    尤其是那女人,一想到自己是怎么玩弄王灿的时候,就感觉浑身战栗,再联想到王灿逃窜时候的眼神,她觉得自己要是落在这些人的手上可能要被玩坏吧!

    心中顿时惶恐不已,就准备自爆元力,可是又狠不下心,而这个时候鹰眼则是恨恨的咬牙,他知道自己三人是逃不出去了,顿时脸上带着绝望的癫狂:

    “哈哈,想不到我等三人逍遥百年,横行漠北无人敢欺,却在今日栽在了两个小毛孩的手上,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

    拓跋风微微皱眉,顿时意识到不好。

    果然,那鹰眼恶狠狠的看着四周,道:

    “你们不是很想要这个嘛?哈哈哈,那今天我就告诉你们,我得不到,你们也别想得到!”

    顿时手中的元力涌动,就准备捏碎这颗天人造花果,不过在准备捏碎的时候,他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不吞了它?为什么要捏碎?他是不是傻?

    不过他的人生感悟还没来得及思考完毕,就感觉身边一阵刺痛,整个人已经失去了生机,在看看身边两个人惊恐的模样,和眼前那位天人仍旧淡然的模样,就知道自己最后一点手段都没用了。

    “我恨啊!”

    微不可查的话音落下,顿时这位横行漠北的化灵九重的枭雄就这么惨死在乾州秘境。

    “你们二人呢?”此刻天人造化果已经被拓跋风拿到,他心情很好的看着剩下的两人,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

    “你二人虽然作恶多年,可是念你修行不易,如果你们愿意痛改前非,在圣朝的监狱中忏悔几年,我未尝不能留你们一条生路。”

    拓跋风都这样说话了,其他两人还能有什么别的心思,自然是立刻磕头求饶。

    “临候,我等知错了,我们二人愿意痛改前非,愿意接受圣朝教化。”

    看着不住磕头的两人,拓跋风也很高兴,这两人在怎么说也是化灵九重的存在,实力也是很可观的,稍微调教一二,便是两个很好的打手。

    当然了,为了顾及王灿的心思,他微微一笑道:“既然这样,我会让人封禁你二人的灵台,让你二人跟随王灿左右做个护卫,什么时候你们真正从善了,便可以解开灵台的封印。”

    封印了灵台就等于将他们化灵九重的修为变成了一个强大一点的天元境,这本就让两人痛不欲生,而现在又要归属于那个一直面带笑意,其实不知道再想什么阴损主意的王灿身边,顿时两人的身体不住的抖动,一丝丝汗水止不住的下流。

    可是在性命和尊严面前,两人妥协了。

    处理完这里,拓跋风看着被拿下的胡寒,面色阴冷了很多,如果说风尘四侠这种野修武者还能招揽,那么胡寒这种宗门的宗子就是绝对不可能的,不但有身后的宗门牵扯,还有圣都中的利益纠葛,这些就决定了胡寒绝对不可能能投靠他。

    而对于这种人......拓跋风可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眼中寒芒一闪,顿时让对面的胡寒暗叫不好:

    “临候,我是天极宗的宗子,你不能杀我!”

    看着胡寒慌乱的脸,拓跋风仿佛一点都不在意,直接道:“动手吧,这人污蔑圣朝,扰乱乾州安危,更是众目睽睽之下威胁九州巡察使,数罪并罚,死路一条。”

    “如您所愿,临候!”两位天人供奉可不管什么天极宗宗子什么的,反正出了事有圣朝扛着。

    微微一抬手,这位化灵九重的宗子便成了一条死狗。

    看到这一幕的其他人,瞬间感觉心凉了半截,短暂的时间之后,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开始将身上的东西掏出来交税,唯恐拓跋风找个什么由头将他们ko了!

    而拿到东西的拓跋风也没什么心思和这些人打转,自然挥挥手,放过这些小角色,当然,前提是这些人乖乖的按照他的规矩来!

    等到拓跋风离开,王灿也微笑的上前,看着自己崭新的手下,笑呵呵道:“两位,咱们走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