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风将这两人交给他,看似是为了让王灿爽一下,可是事实上呢?

    别人不清楚,他自己还能没点数嘛?

    无非就是关于出现在漠北的那本《灵阳功》的事情,拓跋风将这两人交给他,意思就是让他自己掏出东西,掏出来最好,掏不出来,那就是他自己倒霉。

    想到这里,王灿也微微激动,按照拓跋风所说的,如果真的有《灵阳功》完整的蕴含武道真意的原本,那么在几天之内,踏入化灵三重不是梦,就算是四重也有希望拼一拼。

    而此刻,看着王灿脸上时不时的笑容,两个主动投诚的倒霉蛋一脸惶恐,他们现在可不是威武霸气的化灵九重高段位选手,而是被封印了灵台,只剩下天元境修为的菜鸡。

    如果王灿要报复他们的话,他们肯定是要倒霉的,死应该不可能,但是有些东西却比死更可怕。

    两人面面相觑,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苦涩,想他们风尘三侠笑傲漠北,无人可敌,可是现在不但挂掉了两个,就连剩下的两个也成了别人掌中的玩物,随时可以捏死。

    “说吧,你们两位的名字是什么,我可不想以后什么蛇女、蝎子的叫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侯府养动物的呢!”王灿转过身,笑呵呵的看着两人。

    只是这笑容却让两人浑身战栗,赶紧道:

    “回禀大人,小的真名叫朱修勇,祖上就是漠北的一个小家族,后来家里生了一点变故,这才外出闯荡。”风尘四侠的老三朱修勇赶紧道。

    能屈能伸一向是他活下去的原因,所以此刻,也是最快的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将姿态放的很低,一脸谄媚的看着王灿,完全没有一开始化灵九重时候的倨傲。

    看着哈巴狗一样的朱修勇,王灿脸上是不屑可是心中却是暗暗警惕,这种一点面子都不要的人才是真正的可怕,不得不防。

    转头看着另一边的女人,这个时候,王灿可就不一样的,他一看到这个女人就想到自己被她玩弄时候的屈辱,当时他差一点就要失去主动权,现在.....哼哼!

    另一边的女人被王灿这个眼神看着惊恐不已,喉咙不住的蠕动,只感觉一种危机在降临。这一瞬间也顾不得什么矜持,赶紧强撑着媚笑道:“这位大人,奴家真名叫方妙竹,您称呼奴家妙竹就可以,奴家之所以沦落到现在这样,其实也是被逼的。”

    一边嘤嘤嘤的哭着,一边拿着手帕擦拭着眼角晶莹的泪珠,婉转道:

    “其实奴家本来也是一良家,可恨的是那些麻匪,将奴家的一家老小全都给杀了一干二净,只有奴家的侥幸脱身,后来也是机缘巧合,才在给家中老小送葬的时候,从坟堆里刨出了一本功法,这才走上的这条路......”

    期期艾艾的模样,如果不是见过这女人的豪放和浪荡姿态,说不准还真以为这是名门淑女呢!

    “说人话!”王灿冷哼一声。

    “奴家是被逼的,还望大人怜惜。”方妙竹身躯一颤,旋即可怜巴巴的看着王灿。

    这幅模样顿时看的王灿邪火陡升,他来到圣都之后,除了在军营的时候偶尔打打野味,在临候府可都是憋着的。

    尤其是在晋升化灵之后,一身精力旺盛无比,那些乾国公府的小丫头根本就不行,所以只能说吃个零嘴,这正餐还真是没吃过什么。

    而现在看到没方妙竹这无处不在的勾引和**,王灿就生气了。

    难不成你以为我是真的好欺负不成?还是认为自己吃定我了!

    想到这里,王灿一脸阴沉。

    “我修炼的是大日神宗当初传下来的《灵阳功》是纯阳功法......”

    说道这里,王灿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方妙竹和朱修勇两人,却没有看到丝毫的变化,顿时心中狐疑,而另一边的方妙竹好像想起了什么,张了张嘴,准备开口。

    这顿时让王灿一喜。

    “大人,奴家知道《灵阳功》是纯阳功法,也知道大人你可是年轻力壮呢!恰好奴家的功法偏阴柔,若是大人您不介意,奴家可以帮您泄泄火。”

    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轻盈却丰满的身躯不断的靠近王灿。

    马丹!

    这个时候,如果还有理智的话,那么他一定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王灿口中喘着粗气,双目已经被撩拨的通红,恶狠狠的盯着一边的朱修勇,让后者好一顿迷糊,不明白明明他屁话没说,为什么要这样盯着他。

    愣了一下之后,看了看方妙竹眼中的窃喜和王灿双目当中的赤红,他就知道,原来当灯泡是一种罪啊!

    所以扫了扫尾巴,麻溜的滚出去了。

    看到朱修勇这个碍事的人已经离开房间,王灿转头看着方妙竹,恶狠狠的道:“女人,你还记得我当初说过的话嘛。”

    “嗯?”方妙竹一愣。

    “你不记得没关系,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当时我就说过,我一定要让你**我时候说的话变成真的,我要让你后悔当初为什么说出口!”

    王灿的牙口可是很好的,这女人虽然现在是天元境,可是身体可是化灵九重的元力滋润过的,好的很,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的了的,况且,这种等级的身体都带着自动清洁的功能,所以除了心理膈应之外,其他的可都是干净的很,完全不必那些雏.子差。

    至于什么灵阳功的完整原本,王灿暂时也不想了,反正这两人就在他的操纵之中,如果有那么他一定能shui服!!!

    王灿还就不信了,这女人的嘴巴能那么紧,到死也不透露。

    ......

    房内暖湿生香,房外的朱修勇只感觉身心都很冷,仿佛经历了寒冬腊月一样,聆听着房间内的靡靡之音和各种不堪入耳的声音,除了心中下流,下流的暗骂,却只能伸着舌头,哈着气。

    “你看这人,好像一条狗啊!”

    “没错,还是看门狗!”两个路过的人指指点点。

    “滚,看什么看,没见过......emmm。”朱修勇恶狠狠的盯着两人。

    而此刻,一夜飘忽而过,王灿倒是很享受,辛苦了一夜,总算是让这女人开口了。

    “说吧,东西被你们放在哪里了?还是就带在身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