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妙竹此刻闻言,神色复杂的看着王灿,她自诩经历丰富,技艺纯熟,可是没想到却完全敌不过王灿,甚至一度丧失理智,被这人趁机掏出家底。

    不过她也不后悔,要知道她的功法可是很挑食的,对纯阳功法特别敏感,而且偏向于双修流派,不过除了最开始的那一阶段,她是和人家互惠互利之外,其他阶段,她可都是占据主动权,将功法炼成采补的。

    却没想到昨夜经过了那么一次阵仗之后,她又重温了一下当年的感觉,虽然没有一瞬间脑残的石乐志一样的对王灿矢志不渝,但是却喜欢上了王灿年轻力壮的身体。

    她捋了捋头上湿漉漉的秀发,娇羞道:“真是的,你也不关心奴家,奴家现在又累又渴又饿,好像吃点什么东西。”

    一边说着,一边妩媚的眨了眨眼睛,**的看着王灿。

    “再给你一次机会,将东西的位置说出来,否则别怪我翻脸不留情!”王灿脸上一片寒霜。

    将一切欲望发泄了之后,他可是很理智的,此刻,他清楚的知道什么对他才是最重要的。

    修为,只有修为才是最重要的。

    拓跋风现在刚刚起步,身边的高手很少,就算是阿大也不过是化灵八重而已,所以他必须尽快的提升修为,越高越好,这样他身为拓跋风自己培养起来的亲信,地位自然更加的高。

    尤其是现在,拓跋风得到天人造花果的消息传遍九州,地位和身份猛涨,将来投靠的人一定是数不胜数,就连四王八公都可能派人投资。

    到时候高手如云,如果王灿还是化灵一重,那么他就算是临候府亲信,估计在很长一段时间,也就是做一些杂活的事情,一些重要的职责他根本没资格触碰!

    所以必须趁着现在的真空期,将修为猛的提高一大截。

    也因此,和眼前一个区区女人相比,王灿自然能分得清孰轻孰重。

    方妙竹似乎也没想到王灿居然那么绝情,一点百日恩都不念故,眼中的怨恨一闪而逝,旋即变成了一抹娇笑:

    “这个东西我们四人却是得到了,不过我们当中没人修炼这功法,所以价值很低,就被我们随便安置在一处地点,就在漠北那里,有一个小家族是我们的附庸,负责看管这批财货。”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抿了抿嘴唇,然后才道:“现在我们四人的消息估计已经快传到漠北了,那个小家族原本就是碍于我们的实力才忠心耿耿的,现在得到消息之后,我怕他们心生二心,会吞没了这批财务,到时候......”

    “到时候那灵阳功估计也就成了别人的东西是吧!”王灿面色微沉。

    漠北距离这里可是远的很,在九州之外的一个荒芜的地方,从这里赶到那里,最起码需要三天,这还是化灵九重全力出手的情况下。

    “大人,我们的飞舟还在外面,还能用的。”方妙竹提醒道。

    这才让王灿微微松口气,如果有着飞舟,那么一日的时间就能到达漠北,那东西自然不可能被人贪墨了。

    想到这里,连带着心情都好了不少,王灿摸了摸方妙竹还带着湿气的头发,轻笑道:“别装可怜了,赶紧用元力将头发蒸干,我带着你二人去那小家族拿东西。没问题吧!?”

    “那自然是没问题。”方妙竹跪着身躯向着王灿靠近一些,谄媚的带着娇笑的将已经蒸干的头发贴着王灿粗糙的手,一脸享受的模样:“那小家族不过是两个天元境而已,以大人您的实力,自然是万无一失。”

    “我倒是不会在乎那家族的实力,只要你不骗我,那一切都好说。”王灿淡淡的看了一眼方妙竹道。

    “嗯....奴家可是大人的人了,哪里还会欺骗大人呢!”方妙竹一副淑女模样,完全让人想象不到当初老娘,老娘称呼自己时候的放肆。

    “别装淑女了,这样还是很累的。”王灿的手指插入方妙竹的头发,感受这这份头发的柔和和细碎,冷笑道:“我又不是瞎子,你当初是什么人,我一清二楚。”

    顿了顿又继续道:“不过我倒是很喜欢这种女人,也别有一番滋味,另外,你放心,你的功法却是对我有点裨益。”

    “大人你好变.态哦!”方妙竹很嫌弃的站起来整理衣服。

    而另一边,王灿淡漠的笑容真的逐渐变.态!

    ......

    从乾州道漠北这样的事情,王灿自然不可能私自前去,更何况这还牵扯到一件宝贝飞舟,所以王灿是将事情的缘由转达了拓跋风。

    而拓跋风现在一心扑在天人造花果上面,和应对那些前来拉关系的其他势力上面,根本没心思理会王灿,所以挥一挥手表示同意。

    不过阿大却是很上心的让一位化灵六重的军中校尉陪同王灿一起。

    有飞舟相助,自然畅通无阻,更何况还有一位禁军当中的校尉,那更是没人会阻拦。

    从乾州出发,到漠北只花费了区区大半天的时间。

    刚到的时候,这个小家族正在喜气洋洋的庆祝压在头顶的风尘四侠死的死,抓的抓,然后准备搬出东西庆祝一下。

    其中恰好有一个同样修炼少阳功的小伙子一脸兴奋的抱着灵阳功的原本乐哈哈。

    这一幕落在王灿的眼中自然不能忍,这本功法可是被他盯着很久了,也是一个小杂毛能够觊觎的?更何况这个少年身上居然还有一县气运的支撑,也是一条小蛟龙,所以为了斩草除根,王灿果断的出手,将这人斩杀,然后又杀了几个人,震慑了一下这个小家族,才开始搬迁财务。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克扣。

    除了灵阳功的原本是王灿需要的,其他的东西愣生生的被王灿贪墨一半,然后和那位军中校尉两人二一添作五。

    一时间,顿时让这个校尉兄弟来,兄弟去的叫着,关系好的不得了。

    想想也是,这可是四个横行漠北的化灵九重强盗留下的财务,能少的了?

    平白得到这些东西的那位校尉自然高兴的很,甚至隐晦的透漏投靠临候的心思,这一点,是意外之喜,可是王灿也不会说,毕竟招人这方面自然是侯府的人事部老大,阿大说的算。

    从漠北返回,王灿便拿着灵阳功的原本开始闭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