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离圣朝,天人是高端武力,属于不可轻动的那种,就算是押注各位皇子的天人强者,也不过是摇旗呐喊,壮壮声势罢了,当然也有脑残自认为实力强大,想扶持一个傀儡,不过这些人早就被圣朝的人拍死了,现在已经基本没有。

    “这些事情你自己了解便可以,别到处乱说,否则侯府闹出了什么动荡,你可担不起!”阿大虽然是笑着的,可是也隐晦的敲打了一番。

    说完,不等王灿回答,便反身处理一应事宜。

    ......

    拓跋风在乾州别院这里逗留的时间不会很长,只有短短的三天,这期间除了接纳一些圣朝的官员,便是尝试拉拢乾国公。

    可从拓跋风的表情来看,这一点似乎毫无进展,三天后,拓跋风便带着一应随从开始慢慢向着圣州方向前进。

    哗啦哗啦~

    营地外面,黑压压的乌云盖在天空之上,淅淅沥沥的雨滴不断的滴落,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响声。

    “该死的,这天气真是糟糕,整整两天都是这雨天!”营地外面,两位侯府的护卫抬头看了看这天,狠狠的碎了一口,随即便是几声嘶嘶的倒吸声。

    他们的身上全都是伤痕,虽然以天元境来说,这点伤势很短的时间便能痊愈,可是这也需要时间,而现在,他们缺少的就是休息的时间。

    “算上今天这一波,大概是第四波了,他们还真是悍不畏死,明知道不可能,还偏偏往上面冲!”其中一个眼神中带着一点暴躁,显然,这种潮湿的环境,加上血腥味的刺激,让他的内心很难平静。

    “消停一下吧,从这里到圣都还有三天的路程,熬一熬总能过去的。”另一位倒是看得很开。

    随着雨声继续,他们便不在说话,继续冷冷的巡视着四周。

    从王灿等人离开乾州,一路上基本都是杀过来的,其中化灵九重的高手出现过七个,化灵八重和七重也有十几个,至于其他化灵强者出现了数百人。

    好在拓跋风经过乾州秘境也招揽了一批化灵高手,这才勉强支撑柱局势,可是这些人当初不过是因为拓跋风的利益和权势诱惑,才临时归附拓跋风,现在看到局势不对,已经逃走了好些个。

    算算还能战斗的,大概还有四位化灵九重和七位化灵八重,其他的一些低档次的化灵倒是比较多,不过他们的心性难测,拓跋风也根本不信任这些人。

    “侯爷,已经处理了第三个了!”王灿抹了抹长棍上的血渍,脸上带着嗜血后的狠厉。

    “哼,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难不成还真以为我的那些好兄弟给他们许诺的会兑现不成?”拓跋风看都没看这人头一眼,直接变一掌将它化成粉末。

    “侯爷,这也在所难免,毕竟他们都是没什么身份背景的武者,顶了天的就是小家族出生而已,他们见识不多,被一些表面上的好处迷了眼睛也是普通。”

    拓跋风听了只是点点头,毕竟他自己也知道,这些招揽来的不过是想借着他的权势搏一搏富贵的乌合之众,平安无事倒还好,一遇到这种以命相搏的时候,便没了胆子,就想着逃窜或者卖主求荣。

    阿大则是一直沉默,良久之后才道:“侯爷,现在的情况已经很危急了,我们要不要离开人群,单独前往圣都......”

    “不!!!!”阿大还没说完,便被拓跋风很果断的拒绝,他面色深沉,:“这是我那位父亲对我的考验,我绝对不能离开,否则,就算是返回圣都,就算是晋级天人,恐怕在我那父亲的眼中,我也就是一个没有胆量的小人,一个连面对危险的勇气都没有的人,又如何能撑得起整个圣朝?”

    拓跋风双目放着外面眼眸中闪过一道厉芒:

    “况且,我们也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危险。”

    拓跋风一边说着,一边扬起手中的密信,缓缓道:“圣州的四大禁军指挥使之一已经在赶来迎接本候的路上,最多一天的时间,便能到这里,等到那时候,一切便已经成了定数。”

    轰!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直接便让昏暗的天地如同白昼。

    与此同时,圣州和乾州的密林之中,数十个身穿黑衣,面色阴冷的武者整齐肃穆的行走在悬崖边缘,周身一点气息不漏,却偏偏和四周的环境形成一体,怪异无比。

    “等一下。”一个沙哑的声音传出,顿时这些人整齐划一的停下脚步,宛如木偶一般。

    “这里距离目标点还有一百公里,主上有令,今天夜里之前必须到达,否则我们一个都不用回去。”

    “所有人准备,不用隐藏信息,全力赶路。”

    噗嗤~噗嗤~

    当气息散露,瞬间四处的野兽被吓的惊慌失措,等到下一秒的时候,这些地方却变成空荡荡的一片。

    圣都,三皇子的别院传来一阵笑声:

    “哈哈,没想到我这大哥还真是大手笔,连自己的死士也开始动用了,看来是对我那位野种弟弟势在必得啊!”

    “殿下,大皇子的目标恐怕不是那拓跋风,更可能的还是那枚天人造化果。”另一边的一个人影小声的提醒道。

    “不错,我那位大哥一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这一次一口气出动了几十位死士,绝对不可能只是打击那野种的气焰,更大的可能还是为了那天人造化果,虽然那果子的作用对我等来说已经不大,可是我那大哥可是卡在天人三重十几年,这一次恐怕是想借着这天人造化果一举突破四重。”

    三皇子面色微微凝重,三重和四重是一个门槛,迈过去,便等于踏入另一个境界,不但是实力增加,更是代表着声势的增加。

    毕竟现在的局势是他和大皇子同为天人三重,并驾齐驱,若是大皇子突破天人四重,那便是一骑绝尘,将他们这些当弟弟的狠狠的甩在身后。

    这种情况是他不能忍受的,所以他宁愿拓跋风拿了这东西,也好过大皇子得到。

    转脸道:“通知血煞,带着他的人开始行动。”

    “那目标呢?”

    “最好的自然带着天人造化果回来见我,最差的自然是这果子被毁了,或者吃了,总之绝对不能落入我那大哥的手中。”

    噗嗤!

    一声闷响。

    外面的闪电连片,印着三皇子阴沉如水的面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