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是天人的手段,却诡异的出现在一个化灵四重的武者身上,这种诡异不但是让对手惊呆了,就算是自己人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双腿离开这种状态的王灿。

    “不对,这是障眼法,你怎么可能有这种手段?绝对不可能!”这种击碎常识的状况顿时让心性如铁一般坚韧的死士都感觉到惶恐。

    “去死!”一道爆发着化灵六重武者全身气血和元力的一剑,带着剑芒和剑气,斩向王灿。

    噗!

    王灿单手抬起,一只长棍横在身前,任凭着这一招狂风暴雨一样砸在身前,可是却丝毫不能寸进,仿佛这拼死的一招却是小孩提剑一般毫无压力。

    “结束了,该我了!”沙哑的声音缓缓的吐出六个字,虽然很轻微,可是却宛如直透灵魂。

    右手微微探出,一棍,就只有一棍,这一棍在别人眼中宛如小孩过家家一样,简简单单的伸出,没人认为这一招可能有威力,可是就在他们不解的眼神当中,在最后一刻,血色绽放,整个棍子仿佛化生了杀戮的机器,一道道充满鲜血的莲花在这人的身上一点一点的点爆。

    仿佛最邪恶的寄生一样,随着第一朵妖冶的血莲花出现,旋即,仿佛是得到了某种信号,一朵接着一朵的诡异的从这人的身体当中钻出来,而这位化灵六重的武者却连话的说不出来,因为他的口中已经吐出了一朵更大的血莲花。

    “额.....呃......杀了......杀了我!”

    被这种痛苦的折磨没人能够忍受,就算是以死士的心态都无法承受,一点一点在这种变态的折磨当中死去,还不如求一个痛快。

    别人不知道,可是作为亲历者,他可是能够清楚的感觉自己周身的元气全都化成了这窜到体内的“种子”的养分,每一朵血莲花的诞生都代表着他五脏六腑和一道道筋脉的萎靡,那种抽丝剥茧的痛苦能活生生的将一个不惧生死的疯子折磨成一个傻子。

    不远处的风尘四侠的两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自己的脖子,口腔当中忍不住吞下了几口吐沫。

    就算是以他们横行漠北时候的残忍也没见过这样的杀戮招式啊,这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天离圣朝的手段,反而像是邪道的手段,不,应该说是那些邪道的武者都没有这么变态,这种血中种莲花的手段,那种透着妖异血茫的美感,真是让人惊恐万分。

    “幸好当初我们没有抓住他!”一边的方妙竹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朱修勇,他们虽然是化灵九重,可是若真的和现在状态的王灿对拼,他们四个人恐怕也会死的不能再死。

    “没错,咱们命真好!”朱修勇也庆幸万分,如果当初他们抓住了王灿,现在很可能他们就如同这化灵六重的武者一样,成为了血莲花的养分。

    短短的一分钟,对于这些人来说仿佛过去了一个季度,他们看着那多妖冶的血莲花从这武者的身体当中钻出,散发着骇人的血气和诱人心脾的香气,又看着它在失去养分之后,缓缓的凋零,仿佛看着了一位红衣的美人在寂寥中哀怨的螟蛉。

    甚至有一些心智不坚定的武者包括灵台坐镇灵光的化灵武者都想舍弃一切冲上去和这位“美人”痴缠,贡献出自己的一切,身躯、元力、灵魂化作这一朵花的养分,只为了那片刻之间绽放的美感。

    咕嘟!

    等到这朵血莲花化作了一团虚无的元气被王灿重新吸摄道身躯之内,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让他们庆幸不已。

    而“王灿”本人却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看上了下一个对手,在他的周身,血色的如同原本的血莲花一样血色萦绕着他的周身,每前进一步,都有一种莲花相伴的圣洁感。

    可是偏偏这种圣洁却出现在一个不断散发着血气和杀戮的人身上,怪异无比。

    “轮到你了!”

    “王灿”就这么直直的走到另一个武者的面前,长棍缓缓的蠕动,直直的探向这人,任凭着这人怎么挣扎,可是长棍却仿佛盯住了目标一样,牢牢的锁住这个对手,而且以一种很缓慢的姿态不断的靠近这个对手。

    这种在外人看起来可以随便挡住,可是却在目标的眼中无法挣脱的招式简直让人疯狂。

    片刻之后,又是一滴血珠飞入“王灿”的身躯,随着这滴血珠的融入,王灿身上的气息陡然增加,就在这两招之中,他身上的气息已经变成了化灵五重,而且这气息还在增长。

    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

    如果说单纯的杀戮只是让人惊骇的话,那么这种以人“炼制”血珠的手段则是让人恐惧,没有人希望自己是下一个。

    这种奇异道极点的方式顿时让那些和拓跋风缠斗在一起的武者都感觉到了恐慌。

    “这到底是什么手段?为什么会这么诡异?”其中一个化灵九重的武者忍不住心中的惊骇。

    “不是天人,但是却能凭空再生。”

    “还不止,这种手段就算是那些人也绝对没有,仿佛不是武者的手段,更像是妖魔,没错,就是妖魔,也只有那些人才能做到这般邪恶!”

    “临候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连妖魔都能招致麾下,你完了!”

    这几人的话在拓跋风听来仿佛一个笑话一样,他轻轻的看了一眼这几人,旋即便是冷笑。

    虽然他同样疑惑,可是他不会将自己的好奇心放在心在,毕竟,只要王灿还在他的侯府,那么他迟早能知道这事情的缘由,何必急在这一时。

    “去两个人,杀了这个诡异的家伙,我还真就不相信这人能够媲美天人!”领头的沙哑声音目光扫视两个人,旋即冷冷的吩咐道,他们的目标是拓跋风,这个突然出现的意外明显让他们措手不及,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干净解决这人。

    “有两位化灵九重的武者出手,这一次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到了化灵九重,已经开始接触到天人的手段,自然不是其他等级能媲美的,如果这都不能杀了王灿,那么他就真的没话说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