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们都猜错了,“王灿”并没有晋级,反而气息萎靡了不少,不过与之相反的就是血肉铸成的身躯陡然强壮了不少,甚至有人单单是从这身躯散发的气势来看,都能媲美化灵五重的武者。

    这些化灵武者对于不了解的事情完全不吝啬以最大的利益去猜测,更何况从这种明显的状况便能看出来,这绝对是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而在不远处的某个山坡后面,一袭深红色衣袍的中年则是面色激动,他是从头看到尾的,他看到了血莲花朵朵绽放的场景,也看到了一滴滴血珠凝聚化作资粮的邪异画面。

    可是这些正是他追求的,因为别人不知道,可是他知道这功法的来历。

    不,应该说这不是普通的功法,而是真法!

    世间武道,无论是凡人,化灵,还是天人,不过是武道的起始,他们能够修炼的功法也只配成为功法,是凡物,是俗物!

    而超脱了天人,便是修炼的真法,天地真法,每一种真法当中都蕴藏这奇妙甚至诡异的规则,它们才是直通天地奥妙的神功。

    这点别人不知道,可是血煞知道的一清二楚。

    因为他修炼的功法就是一个真法的残篇,只是残缺太多,连真法的名字都不配拥有。

    可是这并不妨碍血煞他清楚的知道这上面的划分,而现在,他清楚的看见一片完整的真法在自己的眼前展露,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边是得到它!

    这不但是他本身的渴望,也是他全身上下每一个元力和细胞所散发出来的贪婪催动的欲望。

    “那本残篇没错的,没错的,上面记载的景象和这是一模一样的,只有《血莲真法》大成才能达到的威力!也只有真法这种存在才能让一个化灵五重的废物御使天人的手段!”

    血煞的心中,一点一点的贪婪在逐渐的疯涨!得到这功法已经成了唯一的念头,这个时候,什么三皇子,什么天人造化果,什么大局为重全都是假的,只有这真法才是真的!

    “只要得到这《血莲真法》我便能超越天人,成为这时间独一无二的强者,掌控这无穷的权势。”

    一道冷风吹过,瞬间让血煞从自己的幻想当中醒来,可是醒来之后的他却变成了后怕。

    仅仅是远远的看着,闻一下那种异香都能让他心浮气躁,将原本的沉着冷静全部抛却,就能想象到这真法的恐怖,尤其是对他这种同源的功法来说,更是致命。

    “头领,我们现在怎么做,是帮助大皇子的人,还是帮助拓跋风的人。”

    下方,隶属于三皇子的人也微微躁动,因为下方的战斗已经很明显,只要那诡异的人再继续杀戮下去,那么很快的,大皇子一方的死士就会全部化作血珠,成为那人的资粮。

    这样一来,他们这一次的任务基本上是失败了。

    血煞也很为难,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做,他们这一边一共九个化灵九重的武者,算上他这个半只脚踏入天人的人,想要拿下下面那么多人很困难,可是帮助一边打另一边却是很容易。

    可是打架容易,选边难!

    “静观其变!”

    就在血煞这一句话出口,下方的情形也瞬息万变,原本还在大杀四方的,邪异鬼魅的王灿已经倒在地上,浑身的肌肉都开始萎靡。好在阿大解决了自己的对手,这才赶来看护一二。

    而拓跋风这个时候也气喘吁吁,同时面对那么多的化灵九重,饶是他天资横溢,又有一位天人牺牲自己化作他的潜力也不能弥补人数上的巨大差距!

    “拓跋风,交出天人造化果,否则你们全都得死!”眼前的死士头领看到下方的变数消失,面色陡然轻松不少,而同时拓跋风气喘吁吁的模样也让他心中振奋,顿时便在手上有加重了几分力气,想要迫使拓跋风交出天人造花果!

    原本这只是随便一说,可谁曾想拓跋风从手中一翻,一道灵光向着远处抛过去。

    “给你的,这便是你想要的!”

    微微一愣,旋即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拓跋风,这可能是假的,可是上面那满是白色的生机和造化之力却绝对不是假的!

    “真的!?”

    “就这么容易的拿到手?”

    来不及多想,现在只要拿到东西验证便可以,到时候自然知道真伪。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血光飘忽,直直的冲向被拓跋风抛出去的灵光!

    “该死,混账,这东西不是你能拿的,快放开!”

    死士统领原本还犹豫要不要去,可是这个时候,哪里还有时间给他思索,突然出现的第三方势力顿时让局势瞬息万变。

    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那东西拿到手,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念想。

    可是,饶是以他化灵九重巅峰的实力也没能超越那血光,不过好在他手中有一件奇物可以阻挠一下对方,这才堪堪抢到这果子。

    可这种时候,哪里有时间给他验证,对手的攻击根本就没有丝毫犹豫的扑在他的身上。

    “走!”

    死士统领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这浓郁的造化之力容不得作假,所以有八成的可能是真的。

    而东西既然拿到手,那么继续和拓跋风耗下去甚至和这未知的对手耗下去那么便毫无意义。

    “想走?”血煞的面色阴冷,转头微微不舍的看了一眼王灿的方向,旋即冷冷道:“追,无论如何,不能让那东西落到大皇子的手上!”

    “否则......那惩罚你们是知道的!”

    阴冷的气息让他的下属身躯止不住的颤抖,显然是想到了自己被惩罚的后果,顿时气息微微一凝,迅速的扑上去。

    “侯爷......这......”阿大此刻面色难看,他不解的看着拓跋风,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将来之不易的天人造花果交出去,难道他不明白,这才是他增加修为的最好手段?

    ‘莫非是看上了王灿那小子的诡异功法,所以才这样大大方方的将天人造化果交出去?’

    阿大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同时看了一眼已经陷入昏迷的王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