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远处的血煞看着倒下的几具尸体和手上一层流光溢彩的果皮,整个人的脸都因为愤怒而变形!

    “该死的,居然是假的!”

    这上面只有一丁点的天人造化果的果皮,上面的造化之力都是假的,都是拓跋风用蕴含造化之力的宝物强行制造出来的。

    “头领!?”

    其他的人也都有些憋屈,费劲心机得到的东西居然只是一个废物,关键是废物也就罢了,顶多也只是郁闷而已,可是这大皇子的人死在这里,他们可不知道这东西的真假,只会认为这东西被血煞他们拿走了。

    换而言之,他们是帮这拓跋风背了这个黑锅。

    轰隆隆~

    两道天雷滚滚,而远处,一道不加掩饰的气息横行而过。

    “我们走!”血煞阴冷的面容微微扭曲,旋即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拓跋风的方向。

    “可是......”

    “没有可是,圣都的四大指挥使都来了一个,难道你还想去送死不成!”

    碎了两三口,打扫完战场,这里恢复沉寂。

    ......

    而在拓跋风的营房,阿大也松了一口气,脸上重新换上了笑容:

    “侯爷,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还有人在附近?”

    “不错!”拓跋风点点头,道:“那种血腥味我隔着很远的距离都能闻的一清二楚,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位的人,可只要他们不是一路,那么有的是办法让他们自相残杀。”

    重新将手上略微损伤的天人造花果放进储物戒指,然后交给阿大:“这个东西就放在你这里,等返回圣都,便请皇宫中的那位出手,炼制天人造化丹,等到丹成的时候,你也拿一枚。”

    “啊!”阿大脸上微微错愕,旋即便是感激,天人啊!这一枚丹药可是能够造就一位天人的奇物啊,就这么给他一个年老体衰,没什么前途的老人?

    “不但是你,就连阿二也有一枚,他这些年隐姓埋名也是辛苦。”拓跋风眼神幽幽,仿佛想到了什么,旋即道:“我拓跋风虽然不是一个大方的人,可是对真心跟着我的人却从来不会吝啬,你是,阿二也是。”

    “下仆无以为报,唯有一身残躯可供驱使!”阿大没有多说,双目微微颤动湿润,低下头颅,右手放在胸前,用力的发誓!

    轰隆隆~

    乌云退散,彩霞初现,几道人影划破还湿润着的空气,浑然不在意下方的泥泞,直直的看着拓跋风的营地。

    两人对视一眼,旋即拓跋风轻轻道:

    “阿大,起来吧,我那位皇叔来了,我们也该出去迎接。”

    没人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有一位天人的超凡强者护持在拓跋风的左右,一路护送拓跋风返回圣都。

    而接下来的这一段路程,自然不会再有任何魑魅魍魉敢跳出来,一路上纵然有不长眼的山匪也不过是送菜的而已。

    ......

    返回圣都的拓跋风倒是一时之间忙碌了起来,各种应酬和酒席接连不断,还有招揽来的下属的安置,以及各方面的资源调度都开始让整个侯府化作一个机器,飞快的转动起来。

    而那些原本和王灿同一批次进入侯府的护卫也接二连三的突破化灵开始散到侯府四周,成为拓跋风的亲信耳目。

    若是以往拓跋风几乎是除了修炼便是处理侯府大大小小的事情,完全不会平白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可是今天却破天荒的出现在王灿的房间之内。

    “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想到现在终于要醒来了!”拓跋风看着躺在床上的王灿,眼神当中带着丝丝疑惑和喜悦。

    疑惑自然是当初王灿爆发时候的状态,那种一步一血莲的诡异,就算是以他现在的实力都不敢硬撑,可是这种实力却诡异的出现在一个化灵五重的武者身上,这其中的秘密没有人不会疑惑!

    而喜悦自然是因为王灿即将醒来,这一切的谜团都会被解开,当然,王灿当初的表现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可对他临候的忠心是毫无疑问的,能有这样一个下属,拓跋风自然心情大好。

    “不错,侯爷,据我的观察,王灿的身体已经逐渐恢复,灵台也没有丝毫问题,之所以一直沉睡道现在应该是在消化体内的那股力量,而现在那股力量逐渐融入他的血液当中,所以,没有那力量的因素,他应该会很快醒来。”此刻阿大的脸上也带着丝丝善意的微笑,而他身上的气息也越发的深厚,显然因为临候府这段时间的财大气粗,各种资源供应不断,他已经成功的迈入化灵九重巅峰,只差一枚天人造化丹便可以窥一窥天人境界。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王灿的手指微不可查的抽动了一下,而眼帘也逐渐睁开,说实话,王灿第一眼看见光明的时候差一点哭了,天知道他这段时间有多可怜。

    身体是陷入沉睡的,可是他的意识却在一个月之前就恢复清醒,这种植物人的生活简直让他发疯了!

    好在,今天,那种日子总算结束了!

    “你醒了!”拓跋风看着王灿,眼中带着微微的欣慰。

    “侯爷!”王灿自然是知道拓跋风和阿大在身边的,这时候挣扎着想起来,可是却被对方拦住了。

    “你现在重伤初愈,就不必行礼。”拓跋风淡淡道。

    “多谢侯爷厚爱,王灿感激不尽!”

    此刻,拓跋风将一只手搭在王灿的身体上,略微沉吟片刻便道:“很奇怪,那几滴诡异的血珠已经完全融入你的身体,将你的元力和身体都完全提高到了化灵五重的层次,甚至身体方面还更高,不过灵台依旧有点微弱。”

    不等王灿回答,拓跋风便自顾自到:“元力和身体可以依靠外物,唯有灵台中坐镇着根本,不可轻动,这样倒也是正常。”

    拓跋风说出口,王灿便可是在心中暗骂,什么鬼不动灵台,在他昏迷的时候不知道,可是他清醒的时候可是看的一清二楚,那两滴血珠中剩下的一滴可是可劲的想往他的灵台里的灵光里面融合,可是因为他脑海中有那未知的金色帛书的缘故,才没能让这血珠得逞,否则,他王灿早就是正儿八经的化灵六重了。

    可是王灿可没有丝毫惋惜,反而是庆幸。

    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那种看着“自己”大杀四方的邪异感,天知道他有多恐慌。

    “侯爷......其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