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俏生生的身影站在拓跋风的一边,侧目看着身边英俊的少年,双目中微微带着丝丝喜悦和淡淡的矜持。

    如果说什么叫做爱,那么这种眼神一定是其中之一。

    王灿几乎第一时间发现这带着知性和微微贵气的女人和拓跋风之间的联系,不过贸然盯着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还是一位贵气的女人看是一种失态,所以王灿很快转移了自己的眼神,感激的看着拓跋风:

    “多谢侯爷赠丹,王灿才能突破化灵六重!”

    “不必多礼,这都是你拿命拼来的,而你为我做事,我自然不会吝啬。”拓跋风抬手微微虚扶一下,在元力的承托之下,王灿缓缓的起身:“你能突破到化灵六重也是你自己的机缘,这点和我无关。”

    说完,一边笑着一边介绍道:“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侯府的贵客,玄心素女宗的霓裳,也是圣都当中无数人的梦中神女。”

    “噗嗤!”一声轻笑,黛眉微微弯曲,眼角的喜悦几乎是溢出来的,显然,这位霓裳对拓跋风这一句随意的夸奖都很雀跃。

    “嗯,霓裳,这一位便是在圣州之外,力挽狂澜的王灿,他可是靠着化灵五重的实力,力敌两位化灵九重,愣生生的让几十位死士落荒而逃啊!”

    霓裳闻言,这才将视线从拓跋风的侧颜移开,好奇的打量着王灿,旋即才略微感激道:“看你的模样倒也不是外面传闻的那么凶神恶煞,反倒是很老实,不过无论如何,这一次倒是多谢你帮了疯子。”

    疯子自然是霓裳和拓跋风之间的私人称呼,这点从拓跋风别过去的脑袋就能看出来,可很显然,拓跋风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号。

    不过这些就不是王灿能够揣测的了,他此刻还是光明正大的打量眼前这位玄心素女宗的宗女,圣都当中闻名遐迩的贵女。

    乌黑的头发随意的散落在身后,眉角的一点清秀却夹杂着丝丝身份不凡的尊贵,细碎的娥眉弯弯,配上笑吟吟的唇角,全都是一种邻家姐姐的风情,可是在仔细看去,双目当中泛着点点晶莹,却又有着一种淡淡的冷漠。

    显然,这位不是她表现出来的那么亲近王灿,准确的说,甚至是完全不将王灿放在眼里的。

    不过想想也对,如果没有拓跋风的介绍,以这位的身份,他王灿在这位贵女的眼中,又算的上什么?

    一丝丝自嘲在心底升起,不过王灿很好的压抑住,没有表现出来。

    “怎么,看呆了,我就知道霓裳的美貌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拓跋风在一边看着王灿一时惊呆的模样,微微笑着道,一副预料之中的模样。

    “要你多嘴!”转眼看着拓跋风的霓裳眼角顿时换了一副姿态,一如王灿最开始看见的一样,拓跋风的一举一动仿佛是光影的艺术一般倒映在霓裳的眼中,那一丝丝晶亮,将这一切完整的映在脑海当中。

    而随着的,便是脸庞微微凹进去的酒窝几乎就没有消失过。

    “好了,不闹了,霓裳你现在也突破了化灵七重,正好我有好事要告诉你!”拓跋风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拿出一本册子道:“你这些年为了我也付出了很多,而现在我就要踏上那至高的位子,这一点算是我对你的回报,不算多,可以不算少,是圣都当中的五处酒楼,和几间杂货铺,有这点资产也能让你在玄心宗过的好一点。”

    霓裳虽然是玄心宗的宗女,是下一任宗主的继承人,可是她只是其中之一,所以虽然得到的资源很多,可是花销也很大,也因此,她经常出入圣都当中的酒肆演出,算作赚取资源。

    这一点并不是羞耻的事情,很多宗门都是这样的传统,到也没人瞧不起,可是现在拓跋风有权有势,自然不可能再让霓裳出去抛头露面。

    不过面对拓跋风的好意,霓裳的眉毛第一次不再是弯的,而是紧蹙起来的:“疯子,我和你说过很多次,我帮你不是为了这些,若是我接受了你的这些东西,那么我和那些投机的人有什么区别!”

    “好好,这倒是我的不是!”拓跋风显示歉意的笑了笑,旋即继续道:“不过您当初为我做的一切我总是要回报的,这只是第一步,等到你突破化灵九重,我会为你留下一枚天人造化丹的。”

    “这还差不多。”霓裳脸上的愠怒瞬间化作柔顺的喜色。

    看着这一对在自己面前秀恩爱撒狗娘的青梅竹马正当时,王灿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一种冲动,就是想上去给他们一人一巴掌,然后拆散了这两人。

    不过好在王灿自制力还不错,愣生生的压制住了。

    倒是一边的阿大老脸红晕,微微咳嗽一声,让两人注意一下这四周还有外人在呢!别过火!

    而这个时候,房间里面一只睡眼朦胧的身影一脸焦躁的跑出来,旋即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角的雾水,丝毫不顾及四周异样的眼神,一下子带着哭腔扑倒王灿的怀中。

    “哥.....哥哥......信儿......信儿还以为你再也醒不来呢!”信儿一边在王灿身上擦着眼角的泪珠,滚烫滚烫的,让人心疼。

    “信儿不担心,我这不是醒来了嘛!”王灿略微尴尬的安慰着怀中的萌物。

    “嗯,就算哥哥不醒来也没关系,信儿都做好准备,随时可以殉情的。”抬起头的信儿晶莹的眼眸一脸认真的看着王灿,让人丝毫不怀疑这个丫头说话的真实性。

    “噗嗤,倒是有意思的小丫头。”一边的霓裳也微微欣喜的打量眼前突然出现的小丫头,此刻的信儿因为营养充足,已经逐渐发育起来,再也不是原来花骨朵的模样,单薄的身姿有一番弱柳扶风的娇柔,半泣半笑的脸颊上带着的柔弱有一种闯入内心深处的心疼。

    “如果我没猜错,她修炼的功法应该是我玄心素女宗的功法吧!疯子!”霓裳微微一笑之后,便转过脸,略微质询的看着拓跋风。

    “霓裳小姐,其实是这样的。”不等拓跋风回答,王灿赶紧抢先说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