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将和拓跋风说过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因为有过经验,所以说的很顺。

    片刻之后,房间内的霓裳陷入了沉思当中,而信儿则是很紧张的看着霓裳,至于王灿倒是不怎么紧张,反正无论怎么说,在圣朝,这丫头已经成了他的亲人,这一点不会因为她的出生而改变。

    良久,霓裳终于开口了。

    “我玄心宗确实是以女子为主的宗门,所以在容貌这方面也确实有点独特的手段,而像是信儿的情况,我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曾经在宗门的时候,我听说过有一位普通的女弟子倒是很擅长这方面,我也曾经听说过,所以她的手段在某种程度是最接近这种情况的。”

    “那姐姐,你还能找到那位阿姨嘛!?”信儿微微红着眼,急促的问道。

    而霓裳则是摇摇头,说道:“那人的修为不过是人元境,在宗门并不起眼,而且她已经失踪十几年了。”

    “啊!?”

    看到唯一的线索就这么断掉,信儿还是很难过的,抿了抿嘴,最后转身看了一眼王灿,勉强道:

    “既然这样,那就谢谢姐姐了,我现在有哥哥陪着,也是有家人的人了,所以找不找得到也不打紧的,嘻嘻。”

    虽然是笑着的,可是那笑容却很勉强,甚至可以说是挤出来的。

    “霓裳,若是有可能,还是帮一下这丫头,算起来,她也是认我当这个哥哥的,所以我总要为她做些事情。”拓跋风微微一笑,上前一步,伸出手想要摸一摸信儿柔顺的头发,可是被后者轻轻的侧一下,巧妙的避开了,所以也只能尴尬的收回来摸摸鼻子。

    而另一边的霓裳看到这一幕则是莞尔一笑,对于拓跋风的要求她一向不会拒绝,况且,信儿的身份肯定是不简单的,毕竟能让他们玄心宗的弟子拼着宗门不顾也要帮忙的人,怎么说也是圣朝的权贵一层。

    再者,这种封印可不单单是一个人元境能够完成了,必然有着化灵高手的元力支撑,两者相加,便能承托出信儿的身份更加不凡。

    而能够找到她的家人,若是能相认,那么就等于拓跋风的临候府平白多了一个助力。

    这样一来,登上圣皇的机会也能多一分。

    “既然你都开口了,那么我还能说什么?”霓裳无奈的白了一个眼神,旋即轻轻的点头道:“虽然那人已经离开了宗门,可也不是突然消失的,而是在离开之后,和宗门失去了联系,这期间可是留下很多线索的,只不过当时我们玄心宗也有一些事情,所以懒得去调查,不过现在我想翻看这些资料还是很简单的。”

    霓裳说的不错,一位人元境的女弟子玄心宗是不可能在乎的,可是现在她这位宗女想要调查这件事情,那还不是易如反掌,只要将那些成年的旧案一点一点的翻出来,然后顺着线索查下去,即便没能彻底的调查清楚,也能查出一个大概。

    而有了大概,那便够了,圣朝之内,能够追溯血脉源头的秘术多得是,只要挨个的试一试那便可以了。

    “既然这样,王灿,你便帮着霓裳调查一下。”

    “呃......嗯!嗯!”王灿被拓跋风这么一叫,还没反应过来,顿时一愣,旋即赶紧点头答应。

    他倒是无所谓,和霓裳这种仿佛从古画中走出来的女人在一起,他可是求之不得,不过反观另一边的霓裳倒是微微蹙眉,眼神当中带着一丝无奈,她想的可是和拓跋风一起,而不是他下面的一个仆人。

    不过现在拓跋风开口了,以霓裳对拓跋风的感情,自然不会驳斥了拓跋风的面子,所以心中纵然不愿意,还是笑吟吟的看着王灿,便道:“那么以后,便承蒙你照顾了!”

    “应该的,应该的,霓裳小姐,这件事情是关于信儿的,应该是我麻烦您才对。”王灿被她这么一笑,便有点心神恍惚,赶紧道。

    几人又聊了一会之后,便各自离开,毕竟拓跋风还是很忙的,没有时间无限制的待在王灿这里,而拓跋风离开,霓裳自然不可能还停留在这里,所以随便寻了一个理由,便离开。

    几日之后,圣朝的大街之上,一男一女走在街头,虽然是并排而走,可是很多人都能看出来,这男的长的那么丑(普通),肯定是被包养的嘎嘎嘎!

    看着周围嫉妒的眼神,王灿倒是不在意,这么几天下来,他已经习惯很多,只当这些人嫉妒他。

    而霓裳自然更不会在意,她本来就是圣都的名人,这一次稍微改换了一下容貌,可是那种长期生活在聚焦下的心态可不会改变,所以对这点注视,完全就是毛毛雨。

    “王灿,没想到你这人有时候倒也很有趣。”霓裳一边走着,一边和王灿聊天,两人也算是熟悉了,毕竟在一起几天的时间,加上王灿刻意讨好,各种笑话和趣事不断,倒也让霓裳这个从小就接触风流公子亦或是拓跋风这种心思深沉却温文尔雅的“君子”的女人感觉到了另一番趣味。

    当然,那种公主被乞丐花言巧语一番就喜欢上的桥段是不可能出现的,霓裳虽然是玄心宗的宗女,身份尊贵,可也没少出没风尘,而且这些底层的生活她也曾经尝试了不少,所以王灿的花言巧语也就是拉近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从陌生人变成熟悉一点的熟人。

    “霓裳小姐,你倒是说笑了,我哪里算是风趣,不过是小时候苦惯了,所以不得不嘴甜一下罢了!”王灿有点自嘲。

    论起来,他在前世就是靠嘴吃饭,穿越到了这里,没有什么天命加身,更是只能靠着讨好别人过日子,所以没有一张巧嘴怎么能行?

    所以讨好女人这一点,只是基本操作。

    “唔......”霓裳轻轻的伸了一个懒腰,让身体划过一层优雅的弧线,轻微的颤动更是带着小心翼翼的娇俏,这种突然来电的感觉顿时让王灿心中微微躁动。

    等到他回过神来,才发现霓裳眼中的笑意,旋即清脆的声音响起:“怎么样,是不是很诱惑,只不过这些对我而言,也只是常态,你只知道活在底层有多么清苦,可是却不知道,我这样的身份难道又是怎样逍遥?还不是要卖弄着一些身体的优势去换取那一丁点的资源,去拼搏那一份微妙的希望。”

    话音落下,便是一阵沉默。

    良久,王灿才道:“已经到了乱鼓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