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前辈,还请先听刘某一言。”刘展飞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便高呼一声“前辈”准备开口,对于这种称呼,他毫无压力,毕竟武道之上,修为称尊,年龄什么的都是虚的。

    而现在,他只不过是刚刚迈入四重,而人家两位却是六重和七重,这巨大的差距,叫一声前辈足以。

    此刻的刘展飞听到王灿和霓裳并没有不耐烦,反而是静静的看着他,顿时知道自己赌对了。

    “两位前辈,这四位是东莱伯府上的恶徒,此番派遣他们过来,就是为了我等手上的一颗灵果,原本倒是好言想买,我等也是愿意的,可是无奈,这东莱伯出的价格实在是太低,根本就是强抢。”

    说到这里,刘展飞义愤填膺,然后还偷偷的看了一眼王灿和霓裳,却发现二人悠闲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同仇敌忾的想法,心中微微皱眉。

    而另一边东莱伯派出来的打手可要比刘展飞他们懂的太多了,王灿和霓裳两人的衣着和风度就绝对是大势力的人,尤其是在圣都这种地方,权贵满街走,指不定就碰到什么背景强大的关系户。

    所以他们可不敢平白招惹两人,而是解释道:“两位贵人,这人满口胡言,不过是他们看中东莱伯对这灵果急需,所以狮子大开口罢了。”

    两方都很默契,没有说出灵果具体的名字,只是模糊的带过,毕竟在乱鼓巷这种地方,还是时常发生一些黑吃黑的事情的。

    “胡说,我们只是要了十枚元晶,和一万枚元石,这价格哪里高了?明明就是东莱伯自己贪婪!”身后的小团队当中,一个年轻一点的,稍微有点沉不住气了,赤红着双目愤怒的看着说话的四人。

    顿时,双方各执一词,纷纷开启指责模式,一方说另一方贪婪无度,另一方又说这一方卑鄙无耻,搞得王灿和霓裳是来主持公道似的。

    真滑稽!

    这是王灿和霓裳两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当中看出来的。

    王灿不必说,他奉行的就是大利益主义,谁给他的好处多,他就跟着谁,而霓裳则是玄心宗的宗女,更是见多识广,有自己的判断,根本不会被两边的人左右。

    所以注定了这双方是白费功夫了。可是突然,其中一个黑衣人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两位贵人,你们如果要找在乱鼓巷生活过十几年的人,我们东莱伯倒是可以帮上忙。”

    见到两人投来的眼神,这人赶紧欣喜的说道:“我们东莱伯的府邸就在这乱鼓巷附近,对这里的一举一动都了解的很......”

    “那你知道这处别院十几年前住着的那个人元境女子的信息?”王灿凝神看着他。

    他之所以想找这里的老人,无非就是打探这里的情报,而这东莱伯既然对这里那么熟悉,那自然能直接问出答案了,这样倒是省事了。

    “人元境女子?十几年前?”这位说话的人微微一愣,一脸茫然的模样,可是王灿的眼神锁定的可不只是他,而是他们四个人,在王灿的眼神当中,其中一位化灵六重的黑衣武者听到王灿的问题之后,身体微不可查的动了两下。

    ‘嗯!?’

    “这个我们不清楚,还是抱歉了。”王灿刚刚升起疑惑,可是这人赶紧开口撇清问题,然后道:“刘展飞,这一次就放过你。”

    “我们走!”

    “走!?”霓裳和王灿都察觉不对,准备伸出手拦住四人,而身后的刘展飞和他的小伙伴则是心中大笑,这一次总算是逃过一劫,甚至刘展飞都开始盘算着怎么逃离圣州,然后享受生活了。

    “两位难道想动手。”这位黑衣武者有点色荏厉人,愤怒道:“你们可要想清楚了,东莱伯虽然在圣都名声不显,可也不是两位能够轻易欺辱的!!”

    确实,圣都的任何一位权贵都不是普通人能够轻辱的,可是王灿和霓裳是普通人?笑话!

    这件事可是和信儿的身份有关,王灿答应帮她找到家人,那么自然不会放过这线索,更何况还有拓跋风撑腰,更是不用怕这什么东莱伯。

    而霓裳虽然和王灿的想法不一样,可是她却模糊的觉得信儿的身世很不简单,若是能找到她的亲人,对拓跋风也会有很大的帮助,所以自然不可能这么放过这来之不易的线索。

    两人很默契的同时出手。

    王灿拿出的是一根棍子,这根棍子就是当初被那个神秘虚影用天人能力凝聚起来,此刻,这棍子有千斤重,每一击都带着恐怖的压力。

    而另一边的霓裳则是轻轻摆动衣袖,面色不必,淡粉色的长袖被她轻轻一挥,便死死的缠住其中一个人。

    而看到这一幕的刘展飞心中惊骇,可是更多的却是高兴,他大声道:“两位前辈,这东莱伯府的恶徒千万不能放过,一旦他们逃回去,定然会让东莱伯大怒,说不准东莱伯都会亲自出手,那位可是化灵九重的大高手,两位虽然天资横溢,可是也架不住东莱伯亲自出手啊!”

    刘展飞的算盘打的不错,他本以为将东莱伯的背景说一说,这两人为了杜绝后患,可能会帮他们除掉眼前的大敌。

    就连东莱伯的那四个下属都是一脸绝望,可是他们都想错了。

    王灿只是冷冷的扫视了一眼刘展飞,随便说了一句:“聒噪!”,后者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冰冷的铁质刺穿了自己的胸膛。

    对于王灿来说,杀掉刘展飞这个一直想利用他们的小人只是顺手为之,至于所谓的正义一方更是一个笑话。

    武者的世界从来都是只谈利益,哪有什么正义不正义?难不成弱小就是对的?笑话!

    更何况现在这东莱伯知晓他王灿想要的信息,那作用可比刘展飞这个一问三不知的废物对王灿来说有用的多了。

    微微皱眉,看着身后血气上涌还没反应过来的十几个人,王灿冷声道:“你们自己动手,将这些人解决掉,然后带我们去东莱伯那里。”

    “别耍什么小心思,否则你们知道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