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显然,王灿的话起作用了,这四人虽然有点小心思,可还是老老实实的完成王灿吩咐下来的事情,将刘展飞剩下的那些人全都杀了个干净,至于东西则理所当然的成了王灿的战利品,不过他看都没看,而是直接转送了霓裳。

    后者也不客气,直接就收下了。

    从乱鼓巷到东莱伯的府邸这一路上,王灿基本上就把事情问清楚了。

    那名有异动的黑衣武者原来就是当年动手追杀那位人元境女子的其中之一,按理说,仅仅一位人元境的女人他根本记不清楚,可是架不住当初这里还有一位化灵八重的大高手,和一位花容月貌的的女人。

    两者相加,顿时让他记忆犹新,所以在听到王灿提起的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这件事,同样,也理所当然的认为王灿是为了寻仇来的。

    “两位贵人,这件事其实不关我的事,当初我也不过是从旁协助,动手的主要是那几位化灵八重的武者。”这位黑衣武者一直陪着笑。

    “那东莱伯呢?”王灿问道。

    “伯爷应该是知道的,不过我也不知道伯爷是为了什么才动的手。”这人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两人,见到王灿和霓裳没什么变化,才松了一口气。

    “走吧,直接去东莱伯府。”霓裳对所谓的东莱伯压根就不在意,知道到时候抖出身份,必然能够从这人口中知道自己想要的。

    ......

    片刻之后,乱鼓巷外,东莱伯府,其中,一位中年武者满脸威严的看着下面,眼神当中微微诧异。

    “你是说十几年前的事情有人来寻仇?”

    下方的带着王灿过来的黑衣武者点点头。

    东莱伯一愣,旋即面露冷笑,他在这圣都虽然不起眼,可化灵九重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惹得起的,更何况他还是圣朝的伯爵,身份尊贵。

    并且......

    十几年前的事情......呵呵。

    东莱伯微微冷笑,那件事情的过程他可是一清二楚,不过他凭什么告诉这两人?

    “来人,吩咐下去,将这两个人拿下,本伯倒要问一问,这两人是什么东西。”东莱伯一声冷笑,旋即就吩咐下去,而外面的下人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一声清亮的声音响起。

    “哦!东莱伯就是这样招待客人的嘛!”

    “客人!?”东莱伯微微一愣,旋即冷笑的看着外面,可是刚刚看到来人,他的面色便僵住了。

    因为来人他认识。

    哦!

    当然不是认识王灿,王灿在圣都只是一个小角色,完全没有认知度的,他认识的是霓裳,这位玄心宗的宗女,圣都当中各大权贵追逐的掌中明珠。

    这位贵女以高贵的身份和不俗的修为和心智,在圣都当中追捧者众多,甚至就连他东莱伯都是其中之一。

    而这个时候,突然看见霓裳过来,东莱伯顿时就怂了,可爱慕归爱慕,他可不会将事情全都抖出来。

    “原来是霓裳小姐,不知道霓裳小姐这一次所来何事?”东莱伯的面色早就如同春风一般和睦,亲热的上前想要拉着霓裳光洁的玉手,领着这位进屋,可是却被后者不着痕迹的挡住了。

    “东莱伯,我们......”王灿刚准备说话,却感觉到一阵冷意。

    “我和霓裳说话,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插什么嘴?”东莱伯面色微沉:“不知所谓!”

    “额......”王灿一时间有点愣住了,脑子发蒙,不知道该怎么回。

    不过霓裳倒是笑了出来,“东莱伯倒是好威风,连临候的人都敢骂,咯咯咯~”

    一声清脆的笑声,仿佛打趣一样,可是穿在东莱伯的耳中,那则是无比的尴尬。

    临候诶!

    那可是承包了整个圣都或者说是核心九州一年多热点的男人,是整个圣都新晋的顶级权贵,甚至是下一任圣皇的热门人选,尤其是从乾州秘境返回之后,那更是声望暴增,不但是本人有望更进一步,迈入天人,就连手下的下属也是猛增,在圣都当中,诸位皇子之中,可是能够排进前五的存在。

    这种人的亲信就这么被他骂了,他能不没点感觉?

    更何况,这位既然是临候的人,那么肯定是为了临候办事的,骂他岂不就是得罪了临候?

    尴尬!东莱伯只感觉今天诸事不顺。

    不过......

    他脑海当中的念头也开始飞速的转动,权衡利弊。

    “伯爷,我们的来意相信侯爷是清楚的,所以......”王灿虽然生气,可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感情,依旧笑呵呵的说道,这倒是让后者舒服不少。

    毕竟他惧怕的是临候,而不是这个化灵六重的小人物,现在对方主动服软给他一个台阶下,他也乐得轻松。

    所以顺着说道:“两位的来意我已经知晓。”

    这人先是点点头,旋即话锋一转说道:“不过两位,我奉劝一句,这件事还是别掺和的好。”

    “嗯!?”王灿面色微微凝固,道:“伯爷,这件事我们恐怕无法不掺和......”

    见到两人都是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他也明白,这件事情恐怕要难做了,心中微微烦躁,旋即右手遥指了一个方向,说道:“两位,那个方向的人吩咐我做的,若是二位想要掺和,还请小心,免得一个不慎,万劫不复!”

    说完,东莱伯也不等两人继续问道,直接把自己关进房间。

    王灿自然不清楚,还想要问,可是却被霓裳拦住了,这位轻声说道:“别为难他,这位东莱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清楚?”王灿一愣,不明所以。

    而霓裳则是捂着嘴轻笑一声,柔柔弱弱,道:“住在那个方向,还能吩咐东莱伯的人......好像除了那几位也没有别人了。”

    这个范围很小,毕竟东莱伯在圣都也是有头有脸的,能吩咐他做事的人至少在身份上要比他高一截,最少也是侯爷,而且要是顶级的侯爷,可是那个方向除了一位几乎不管事的天人强者敕封的侯爷,就只剩下一位皇子。

    那么这还有什么疑问嘛?

    “霓裳小姐,那么到底是谁?”王灿心中疑惑,加上一时情急,倒是很自然的握住了一双素手,柔柔软软的,带着一种细腻和别样的温凉,这种滑腻让王灿心神一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