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抱歉。”王灿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自己这随意的一抓握住的是什么,看着眼前三分薄怒三分冷意的面孔,顿时松开了。

    这才让后者轻哼一声,面色松了下来。

    王灿倒吸一口气,暗骂自己的鲁莽行为,不过倒是很怀念握住这双玉手的感觉,那种温凉甚至能让他的内心都发出了一丝欢愉。

    似乎是看到了王灿遗憾的眼神,霓裳神色不善的说道:“怎么,莫非是没摸够?”

    “额......”王灿面上一愣,旋即尴尬的笑了笑,搓了搓手:“这个......这个......”他倒是想解释什么,可是面嫩,面嫩,呵呵,说不出口,所以只能尬笑。

    好在后者也没准备为难他,从指间倒了一杯清水,当着王灿的面洗了洗手,然后才看着王灿准备给他解释一下。

    可是霓裳好像忽略了王灿眼神那种那种尴尬之色更胜,对王灿而言,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羞辱他的?

    就是握了一下手,就要洗干净,这可不是洁癖,这分明是嫌弃他啊!

    所以一瞬间也不知道王灿在心中思索什么,反正眼神很不正经。

    “嗯,我说的你有没有在听!?”霓裳带着狐疑的眼神看着愣神的王灿,心中微微不悦。

    “额,这个自然听清楚。”王灿当时虽然在想事情,可还是分出一部分心神听霓裳说话的,所以自然清楚她说了什么:“不过大皇子这种身份的人为什么要对信儿一家下手?他们之间的差距好像有点大!”

    说实话,王灿很难理解,为什么那位大皇子姜离要最信儿一家人下手,就算信儿的父亲是一位化灵八重的武者,可是在大皇子眼中应该只是蝼蚁一样的存在,不会让这位跌份动手的啊!

    “这简单,只能有一个理由。”霓裳幽幽的看着大皇子居住的方向,竖起两个手指:“利益!”

    “利益!?”王灿沉思。

    “不错,姜离这个人我是清楚的,他虽然在圣都温文尔雅,是一位标准的皇家子嗣,做事带着一种大气,可是他却也是纯粹的利益主义者,没有好处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做。”

    “所以,对信儿出手,就证明他绝对拿到了他想要的利益。”霓裳的眼中跳跃这一种晶亮的光芒,一种能让大皇子姜离都忍不住下场的利益,那得是多大的利益?

    “这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霓裳的眼中带着兴奋。

    这件事情牵扯的人的身份和背景越大,那么就能证明那个呆呆的信儿的的身份就越加不凡。

    这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要知道信儿现在的身份是拓跋风认下的妹妹,她的背景自然会成为拓跋风的助力。而且更关键的还是信儿现在修炼的功法可是她玄心宗的功法,有她领着,这位身份不凡的少女自然也理所当然的成为玄心宗的弟子。

    一举两得。

    想到这里,她瞥了一眼王灿,心中暗暗叹息一声,觉得王灿真是走了狗屎运,捡到了这样一个宝贝丫头,还偏偏对他死心塌地。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王灿说道,事情涉及到大皇子姜离,已经不是他能探查的了,更何况这位东莱伯也不是什么靠谱的人物,说不准便会将他们的消息转送给姜离。

    “信儿的身份不简单,她的背后绝对涉及着一个阴谋,甚至是大家族的常见戏码。”霓裳打个哈欠,呼出一口白气,带着淡淡的清香。

    “大家族的戏码?”王灿沉吟:“那应该就是继承权的问题。”这倒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否则能够让姜离出手对付一位化灵八重武者,还是没有任何活捉迹象的击杀,那绝对是有着阴谋。

    所以,权贵家族当中为了争夺继承权赶紧杀局就成了其中最有可能的事情。

    “这段时间我会和信儿住在一起,从她身上取出一滴精血,然后慢慢探查她的身世。”霓裳轻声说道,这个倒是让王灿很意外。

    不过霓裳却无所谓,反正住在那里,王灿也不敢对她怎么样,而且她倒是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和信儿打好关系,将信儿牢牢的绑在拓跋风的战船之上。

    想到拓跋风,霓裳的眼中散发着一种叫做“喜欢”的东西,可是下一秒便成了一种忧愁,一种让人心碎的忧愁。

    就在王灿准备带着霓裳返回临候府飞时候,后者突然睁大双目盯着王灿,直让王灿心中发毛。

    “怎......怎么了?”

    霓裳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细细的在王灿的手上摸索,然后便是刺入元力,霓裳的元力和她的肌肤是一样的感觉,带着一种温凉,很舒服,不会让人讨厌,尤其是在融入王灿的筋脉当中的时候,更是一种舒心。

    后者思索了片刻。

    “你是三山州的人?”

    “没错!”王灿点点头,不明所以。

    “那你身上怎么会有我们玄心宗功法的气息?”霓裳的话让王灿摸不着头脑,完全不明白这位在说什么。

    而后者则是眯着眼很认真的说道:“没错,就是《素衣功》,这门功法的气息在你的身上出现!”

    说道《素衣功》的时候,霓裳其实是感觉到很耻辱了,因为这门素衣功就是根据她所修炼的玄心素女功延伸出来的,而它出现的原因就是为了迎合当年的某一位圣皇的鼎炉需求。

    没错,就是鼎炉,这种事情对于玄心宗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所以这功法在那一代圣皇销声匿迹之后,便被玄心宗藏匿起来,不,应该是被销毁了,可是怎么会在王灿的身上出现这种气息?

    看着霓裳眼中散发着危险的眼光。

    王灿也不隐藏,这种事情纯粹是机缘巧合,就算是和玄心宗有关,他说出来又不会死!

    听完王灿的介绍,虽然还是认为不可思议,不过霓裳倒也谅解了王灿,只要王灿和敌对的宗门没有关系,那边无碍。

    “抱歉,事关宗门声誉,还请见谅。”霓裳歉意的看了一眼王灿,解释了这件事情的原因,旋即说道:“当初那一代圣皇也是修炼的纯阳功法,而且因为走火入魔修为尽废,不得已只能重修,所以我玄心宗的功法便被这位盯上,甚至有三位宗女和一位长老成为了鼎炉。”

    “所以,这素衣功便是其中的基础功,若是融合素衣功的元力,便能交融玄心素女功的元力。”说道交融的时候,霓裳的面色微微红润,带着一丝羞耻,不过旋即便被压制下去,道:“你这功法的消息千万别传出去,否则,必然会被整个玄心宗追杀,到时候,就算是临候也不可能救你。”

    王灿压下心头的震撼,点点头,不过震撼过后,便是狂喜,这种双修功法,他好喜欢的!

    隐晦的抬起头,可是恰好看见霓裳严肃的眼神......

    好特么尴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