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蜜蜜!?呵呵!”拓跋风的眼神当中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很复杂,也很失落。

    所以他没有选择进去,而是转身离开,返回自己的房间。

    所以破天荒的,拓跋风没有约束自己,而是选择了放纵了,在喝了一通酒之后,和两个春情料峭的丫鬟在房间内度过了一段放纵的时间。

    而这一切自然被阿大看在眼中,不过他也只能瞎着急,他总不能指着王灿说你不准勾搭霓裳吧!

    而此刻的王灿还浑然不知道拓跋风已经产生了误解,还在热情的招呼着霓裳吃饭。

    “霓裳小姐,虽然方向已经确定下来,可是他们家族的嫡系血液可是很难弄到的。”

    王灿说道,毕竟圣朝的各大权贵都有自己的保护措施,对自己嫡系血脉看管的很严,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将精血交出去的,因为这涉及到武者的身家性命,有可能被某种手段诅咒。

    “这个我来办!”霓裳说道,她在圣都的关系要比王灿广的多,自然能够接触更多的人,对于这点小事,相信很多人都愿意帮忙。

    接下来的几天可要忙多了,霓裳一边从各种渠道弄着这些家族的精血,一边开始用秘法分析。

    “小心一点,要破了!”一声略微急促的女声。

    拓跋风在外面听的很清楚,是霓裳的声音。

    旋即一个男声带着歉意的说道:“抱歉,抱歉,我太莽撞了,下场一定注意,我下次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请你一定相信我。”

    “还有下次?”

    “额......也对,这种事情确实只能有一次。”

    “你知道便好,来将那边的丝布拿过来,小心不要让它流到外面。”

    “嗯,好了,可以开始了嘛!?”

    “可以了,不过你要注意,千万小小心翼翼的......”

    门外的拓跋风脸色无比的难看,如果说原本还是半信半疑,那么现在他确信这其中一定有他最不愿意看见的情形。

    一瞬间,面无血色的离开。

    而房间内,王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浑然没有察觉拓跋风来了又离开,此刻正一脸兴奋的看着面色也微微泛红的霓裳。

    “我们成功了!”

    “没错!”霓裳擦了一下眉角的汗渍,她是真的很累,这种秘术追根溯源自然不是简单的手段,每一次都要耗费大量的心血,可是现在,总算是成功了。

    “没想到,居然是那一位的血脉。”看到自己最不可置信的结果,霓裳的脸上又激动也有复杂。

    “确实,在乾州的时候,我就听说过这位大公子的事情,可是谁能想到他居然隐姓埋名在圣都生活了这么多年。”王灿叹了一口气,看着一边昏睡的信儿,谁能想到这位原本丑陋无比的平凡的丫头,她的父亲居然是堂堂乾国公府的大少爷,正紧的权贵中的权贵。

    “既然事情是这样,那么就很明显了。”霓裳面色微微一顿:“那位乾国公的二公子应该就是背后的凶手了,而姜离也只不过是得到某种承诺而出手的。”

    两人都很清楚,想让大皇子姜离出手,那么唯有整个乾国公府都搭进去才有可能,所以这位二公子一定是做出了类似的承诺。

    而现在,现任的乾国公早就有退位的打算,可偏偏乾国公府的最有可能继任的二公子却是大皇子的人,这个消息若是被人知道,恐怕整个圣都都得掀起一层波浪。

    到时候,就算是当今的圣皇也要给三分面子,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偏着拓跋风。

    “还好,现在我们知道。”王灿道:“如果我们揭露了他的阴谋,那么......”

    “现任的乾国公可是很喜欢那位大公子,否则也不会和那位王爷联姻,将那位公主求给他的大儿子,可是现在......”霓裳对这些权贵之间的隐秘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不得不说那位二公子做的很隐秘,如果不是种种巧合(气运)掺和在里面,这位一直面目和善,兄恭弟谦的二公子谁能想到他会是杀死自己亲哥哥的凶手?

    有了这个好消息,霓裳便迫不及待的想通知拓跋风,毕竟有拓跋风撑腰,便可以让信儿入主乾国公府,挫败二公子的阴谋,然后将乾国公府的态度拉到临候府这一边。

    这样一来,临候身后底蕴不足的弱点便会被弥补。

    所以告辞了王灿,霓裳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着拓跋风的书房靠近,可是刚到的时候,便听到一声声娇呼,这种声音她很清楚是什么,毕竟各种青楼酒坊从来不缺少卖.肉的。

    良久之后,拓跋风才缓缓的从里面走出来,看着霓裳强撑着的疲惫,微微道:“你来了!”

    很平常的一句问候。

    “嗯,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霓裳笑着说道,不过他的眼中可带着一丝忧愁。

    想想看,拓跋风宁愿砰一个没有丝毫特色的丫鬟,也不愿意碰她,这种感觉对于心思细腻霓裳来说,这是很敏感的。

    不过她没点破,可是拓跋风却误会了,他原本还相信霓裳和王灿之间是没有什么的,这只可能是误会云云。

    可是现在霓裳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再联想到先前的听到的事情,他便“明白”了。

    这是两人之间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特意来通知他的吧。

    于是拓跋风轻叹一口气,说道:“嗯,我已经知道了,祝你们二人百年好合。”

    拓跋风的话出口,顿时让霓裳心中一滞,等想清楚后,旋即便是苦涩。

    ‘他把我想成什么女人了?’

    原本捏着代表着信儿和乾国公府的血脉证明也微微紧了紧,面上挤出一丝笑容,淡然道:“嗯,这是其中之一。”

    “哦!”拓跋风心中一副果然的神情,顿时一种长长的失落感,可是却自己安慰自己道:

    “这样其实也不错,至少霓裳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人,而且王灿为人敦厚老实,是个良配。并且他的潜力很大,霓裳嫁过去,倒也能为我束缚他,让他成为我的心腹。”

    想到这里,拓跋风心中的郁结也畅通了很多。

    “那还有什么消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