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信儿的身份......”霓裳的脸上一片淡然,好像没有掺杂任何感情一样,继续说道:“据我的调查,她很有可能是当初那位从乾国公府出走的大公子的血脉。”

    拓跋风微微一愣,旋即便是惊喜:“什么!?”

    似乎是察觉自己有点过于激动,拓跋风缓了一下,才继续看着霓裳说道:“霓裳,你说的这些可都是真的?”

    “嗯!”霓裳点点头。

    看到这个结果,拓跋风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运气了,随便认下的一个妹妹居然就是乾国公府的正儿八经的小公主。

    “信儿既然是乾国公的孙女,那么我自然可以依靠这层关系打通乾国公的门路。”

    “这还不止。”霓裳继续说道,将乾国公府的隐秘一点一点的纰漏出来,随着隐秘的展开,拓跋风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旺盛。

    “哈哈哈,真是连老天都在帮我。”

    如果说在这场争夺当中,谁才是他拓跋风最大的敌人,那么毋庸置疑,绝对是大皇子姜离,而现在,这位和乾国公府二公子勾结的丑闻被他知道了,他会放过这个机会?

    那自然是绝对不会,并且要痛打落水狗。

    不过这也就是给姜离造成一点麻烦而已,更大的目标还是乾国公府,乾国公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对象,尤其是这位二公子和姜离勾结,还是国公府继承人的事情,这更是不可原谅。

    姜离是皇子,乾国公府不能对这位如何,可是在立场上稍微偏颇一点,那便是天差地别,尤其是这位乾国公若是借着这一次的愤慨,摆明车马的支持其他皇子,那更是连圣皇都没话说的。

    更何况,圣朝之内,四王八公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有乾国公支持的皇子,其他的几位国公和王爷至少不会反对,甚至还会因为姜离做的事情同时排斥这位大皇子。

    在拓跋风一个人兴奋的时候,霓裳早就离开了。

    她的性子很软,可是有些时候很硬,对于这种误会,她无法开口解释,更不会主动去开口接受。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暗自自嘲一声,将来或许便是朋友,真的朋友。

    等到拓跋风从恍惚当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是一个人站在书房,看着原本霓裳消失的地方,似乎还有阵阵暗香袭来。

    旋即自嘲一声:“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

    拓跋风到底是拓跋风,纵然有些不舍,可是他还是很果断的将这种朦胧的感情抛在身后,转而打上了信儿的主意。

    “我和信儿之间只是简单到极点的关系,虽然我认了她做了我的妹妹,可是彼此之间并没有更多的交流,双方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如何亲密。”

    拓跋风眉头紧皱。在他拉拢乾国公或者说四王八公势力的重要一环就是信儿,没有这位苦主的说话,单单凭着间隙是很难让乾国公和姜离正面对上的。

    可是这样一来,就必须要面对一个问题。

    那就是怎么样让信儿帮他说话,甚至是不遗余力的帮他说话。

    这个问题并没有纠结拓跋风很久,他几乎是一瞬间便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他和信儿的关系很一般,可是王灿和信儿的关系可是非同一般,甚至拓跋风都知道,某个倔强的小丫头是准备对王灿以身相许的。

    “所以,拉拢了王灿,也就等于握住了信儿。”拓跋风眉眼之间精光闪闪。

    拉拢王灿对他本来就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毕竟他临候府的人不多,有王灿这种资质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拉拢此人作为亲信自然也是他必做的一件事。

    毕竟,将来入住皇宫,总需要信得过的人担任侍卫统领,原本他是希望阿大担任这个职务的,可是有了天人造化丹,阿大便能成为天人,一个天人的侍卫统领,那就很奢侈了。

    所以为此,拓跋风还特意寻找了一下替代品,还好现在的王灿进入了他的眼中。

    如果一切顺利,他继任皇位最起码还需要两年的时间,以这两年的时间来看,王灿绝对是有机会登上化灵八重的,有这样的修为,担任侍卫统领足以。

    “可是......”拓跋风眼神闪烁,如果只是画大饼,谈将来的话,恐怕有点虚假,虽然王灿现在看似无比坚定的站在他这一边,可是拓跋风从来不吝啬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他的下属。

    原本的王灿是因为没有别的退路,只能站在他这一边,双方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倒霉都是倒霉。

    可是如果对方成了乾国公府的乘龙快婿,那么便等于有了一张免死金牌和煊赫至极的地位,他拓跋风已经变成了一条可有可无的后路。

    在这种情况下,对方还能为他舍生忘死?

    反正如果是拓跋风他自己,他是绝对不会再想从前一样舍命效力的。

    拓跋风的脑海当中念头急转,“所以我必须拿出现在就能牢牢锁定这位的东西,只有将他绑在我的战车上,我才能借用信儿背后的势力。”

    可是拓跋风不知道,其实他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就能让王灿前仆后继的冲上前去为他做事,只为刷他的好感度。

    现在的他还在苦苦思索,不过总算是想起了一件事,一件他不愿意提及的事情。

    他看着远处的窗外,似乎有一个窈窕的身影袅袅消失。

    “既然如此,倒也只能这样做了。”

    ......

    此刻,身处自己小院当中的王灿一脸茫然的看着脑海当中的攻略度莫名其妙的增加了十点,不明所以。

    “哥哥,这是真的嘛?”信儿可不在乎她的背后有多么尊贵,她只知道自己找到了亲人,而有了亲人之后,她也就安心了。

    然后......然后便可以和......

    偷偷的看了一眼还陷入震惊当中的王灿。

    嗯,一起过羞羞的生活。

    一想到这里,顿时信儿的脸颊就飘起了两朵红云,然后“嘤嘤嘤”的捂着脸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头埋的越来越深。

    这让转头过来看到王灿越加迷糊,不明白这小丫头这是兴奋呢,还是怎么呢?

    不过任谁找到自己的亲人,而且发现自己的亲人还是一位一国权贵,这都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吧!

    想想王灿自己,就偶尔畅想一下自己这具身体的血脉是某一位天地至尊,绝代大佬的子嗣。

    同样的道理嘛。

    “还真是个天真的丫头,嘿嘿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