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信儿身份的揭露,那么自然接下来的事情就要有拓跋风来操作一下,毕竟以乾国公二公子现在在乾州的势力,完全可以将王灿和霓裳传递的消息全都看一遍,这样下来,那结果如何能够传到当代的乾国公耳中?

    恐怕不但不会传进去,还会打草惊蛇,让这位心怀鬼胎的二公子和大皇子姜离两人狗急跳墙,来一出死无对证。

    那个时候拓跋风不会有事,可是信儿恐怕不可能在这层出不穷的刺杀当中存活下来。

    到了那一刻,即便是有拓跋风二十四小时随身守护,也不可能护住信儿,毕竟大皇子的手下可是有天人出手,为了这等事情破格一次,那是完全有可能的。

    不过有临候拓跋风的加急密函传递给当代的乾国公,加上一次性的元力标记,那便能完全隔绝这位二公子的探查。

    所以从加紧密函送出已经半天,便在圣朝飞鸟的传递之下,悄无声息的送入了乾国公府。

    当代的乾国公吕固人如其名,是整个圣朝出了名的固执,否则当初他的大儿子也不会因为婚约之事就和他闹得不可开交,甚至最后离家出走。

    可是即便离家出走,那位大儿子仍旧是他心中最喜爱的孩子,不但是因为这个孩子是他亲手抚养长大的,更是因为他的大儿子和他年少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无论是天赋还是固执的性格,都是一模一样。

    所以即便整个乾国公府已经整整十几年没有正统的继承人出现,可是在所有乾国公府的老人甚至上一辈的人当中,这位乾国公府的大公子都是当之无愧的继承人。

    在这十几年之间,乾国公内不止一次的发出了找回大公子的风言风语,不过这一切都被吕固驳回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还能活很久,这么急着找回吕承业也没什么用,反倒不如让这位儿子在外面独自闯荡,体会一下圣朝的风光,顺便看一下这个儿子倒是是不是如同他一样一条路走到黑。

    可是今天吕固的心情明显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暴虐,那是因为那一封莫名其妙的信函出现在吕固闭关的地方。

    不过没有人会将这件事联想到消失十几年的大公子吕承业身上,反倒是以为圣都的某些决定让这位发火。

    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年都会发生,就比如前一段时间,临候拓跋风携着九州巡查的任务强取乾州秘境一样。

    不过真实的情况可不是这样,吕固看着信件上的每一个字几乎都带着血色,不知道是拓跋风写下的意境还是他的眼中布满的血丝造成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怎么敢!怎么敢!他怎么敢!”

    ......

    漫长的时间之内,一声声愤怒的声音在整个静室传响。

    如果是别人,吕固或者认为这是别人挑拨离间,可是这是临候拓跋风送来的信件,甚至其中还带着一份血脉证明,和当初他的二儿子吕承良的联合大皇子姜离的证据。

    这就容不得他不得不怀疑了。

    “对了,要找到她,要找到她!”吕固的脸上闪过一抹愧疚和后悔,旋即便是坚定,他终究是做了无数年乾国公的人,若是这点风浪都吴芳扛过,那么他也不配当这个乾国公。

    所以虽然后悔因为自己的固执和疏忽造成了吕承业和自己儿媳妇的惨死,可是他却清晰的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那位他的孙女,嫡亲孙女,去断定这件事情的真假,然后才轮到对吕承良的处置。

    眼中的狠厉不断的闪逝,对大家族而言,继承人的争夺永远是一个不可逃避的话题,可是这等杀人全家的手段甚至出卖整个乾国公府的利益换取自己利益的行为已经触怒了所有人。

    如果这件事情证实,那么现在在整个乾州甚至整个圣朝都风光无限的吕承良恐怕就要瞬间跌落深渊,连带着大皇子姜离都要惹上一身骚。

    思索完毕,吕固的想法和拓跋风以及王灿的想法不谋而合,那就是不去打草惊蛇。

    所以当吕固从闭关的地方走出来的时候,浑身虽然带着一身戾气,可是却也没有找吕承良的麻烦,甚至连家族当中那些掌权的长老都没有告知,直接走到外面,一步踏天,直接奔着圣州的方向走去,目标自然是临候府。

    对于吕固这样的天人来说,什么牌面都没有他的身份来的有牌面,所以单单一个人便直奔圣州,一路上也没有任何人甚至圣朝的官员胆敢阻拦。

    畅通无阻之下,仅仅不到半天的时间,已经临空虚度到圣都之外。

    “放肆,这里是圣都,何人胆敢......”原本的守城军士还准备阻拦,可是吕固仅仅是一个眼神,便让这位如坠地狱,旋即那些认识吕固这位地位尊崇的乾国公的人迅速的将圣都的阵法打开一个通道,让这位走天上走进去。

    等到吕固的身影消失在天空,这里的守军才松了一口气,接下来那位胆大包天呵斥吕固的军士自然可以靠这个吹一辈子。

    而吕固到来圣都的消息自然也传遍了整个圣都大大小小的权贵府中,一般而言,这些四王八公都是诸侯,没有命令是不会来到圣都的,可是这一次吕固突然坏了潜规则,自然无数的人暗中瞩目。

    直到看到这位乾国公走进了临候府中,才瞬间点爆整个圣都的舆论。

    无论是认为拓跋风得到吕固支持,还是拓跋风得罪乾国公惹得这位亲自杀来的消息那瞬间是传的漫天都是。

    不过这些消息可不会耽误吕固心中的焦躁,他现在只想看看他那位还未得到证实的孙女,那位颠沛流离十几年甚至做一个丑女,做一个被人嫌弃的乞丐十几年的孙女。

    “拓跋风,老夫已经来了,赶紧带我去找她。”吕固踏在临候府的上空,一身天人的气势恐怖无比,下方无数的人都开始瑟瑟发抖。

    而拓跋风早就远远的感觉到了吕固的气息,毕竟这位可从不曾掩饰自己,他走出来道:“乾国公,这边请!”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双方都很默契,径直的走向信儿和王灿的住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