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窃命师 > 259,人生第一次被吊着吼
    临候府。

    王灿的小院此刻第一次饱受摧残,院子四周的院墙根本承受不住吕固的气息,早就在瞬间溃败。

    “没错,没错,就是的,就是的!”虽然还没能见到自己的“孙女”,可是隔着这么远,吕固已经嗅到了让自己悸动的气息,那种气息是源自血脉当中传承自灵魂的气息。

    “错不了,错不了,真的是我的孙女,我的宝贝孙女。”此刻,什么手段都是假的,吕固在心中已经认下了这个孙女,也只有他的孙女才能让他这般失态。

    他看着一边的拓跋风,忍不住道:“这一次,算是我乾国公府承你临候的情了。”

    “乾国公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拓跋风有自知之明,可不会贸贸然的让对方支持自己继承大统。

    而此刻,房间内的信儿也是一脸惊慌的看着外面突然出现的中老年的汉子,语无伦次的说道:“哥哥.....这真的是我......是我爷爷?”

    “嗯,他就是你爷爷。”其实王灿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他不知道这个乾国公对信儿的态度会是如何,另一方面,也在怀疑信儿在乾国公府那种地方能不能生存下来。

    当然,更关键是王灿并不想放弃信儿的“饲养”权!

    轰!

    就在王灿脑海当中纠结的时候,他的房门被很粗鲁的推开,闯进来的自然就是当代的乾国公,他一冲进来就将目光锁定在信儿的身上,微微一愣,便上前一只手拉着信儿的手,另一只手则是不断的摩挲着信儿的脸颊,口中不断的呢喃着:

    “像,像,实在是太像了!”

    虽然没说清楚,可是无疑,这位乾国公说的应该是信儿和他最喜爱的大儿子长的很像。

    “嗯......嗯......”信儿一开始还有些局促,可是被这样粗糙的手捏着脸蛋瞬间就不开心了,挣扎着走开,嘟囔道:

    “好难受!”

    “额......”吕固神色一愣,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对他这样,可是他的心中不但不生气,反而很开心,大笑一声说道:“对对对,是爷爷的错,是爷爷的错,爷爷不该这么用力。”

    说完,转头看着王灿和拓跋风,笑着说道:“二位,我们祖孙二人相见,还需要一点时间交流感情,所以......”

    说完,眼角散发着危险的光芒,虽然这是笑容,可是王灿毫不怀疑,自己要是赖在这里,恐怕会被一拳轰出去。

    所以很知趣的告退了。

    然后,便是很长时间的等候,没人知道信儿和吕固在房间内说了什么,只知道这位乾国公走出房间的时候面色阴冷,而信儿则是哭着一张脸趴在吕固的怀中。

    吕固出来之后扫视了一眼拓跋风和王灿,旋即眼神变得柔和起来,说道:“二位,信儿这时间年受苦了,多亏了你们二位才能让她重新的快乐起来,并且让我们祖孙二人能够相认,这一点我真的很感激。”

    说完,出乎意料的,吕固居然对他们深深的鞠了一躬,王灿和拓跋风一愣之后,然后迅速的让开。

    毕竟吕固可以感谢他们,但是他们不能恬不知耻的迎接下这一躬。

    “王灿,你和我来!”感激完的吕固带着一副饱含深意的双眸盯着王灿,然后说道。

    后者不明所以,只好跟着进去。

    进去之后,王灿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感觉一声冷笑,旋即便是一巴掌拍过来,当然,好在这位乾国公比较有教养,知道打人不打脸,所以打的地方是王灿的屁股。

    “唔!”王灿欲哭无泪,我这是做的什么孽啊,就这样遭罪啊。

    不过吕固可不会在乎王灿怎么想,此刻他的双掌虽然没有用上元力,可是天人的身躯,那是刚硬如铁,每一巴掌都如同一块钢板一样拍在王灿的屁股上,旋即便是一阵冰凉的触感,这也导致屁股蛋在飞速的颤抖,都快感染到菊花了。

    这种被欺辱的感觉万分的羞耻啊!可是反抗不了。

    “好小子,你还真是好样的啊!”吕固打了半天,总算是开口了,他一开口便是阴冷无比,带着怒气冲冲的模样,手中元力翻滚,化作一条绳子,将王灿倒挂在房顶上,怒喝道:“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我......我没做什么啊!?”王灿很想挣扎!

    “呸!”吕固一口吐沫就吐地上,一只手指着外面的方向,低沉的喝到:“你知不知道她还只是个孩子,她还只是个孩子啊!你这都能下得了手,你连这都能下得了手!?你还是人嘛!你说啊,你还是人嘛!”

    看着痛心疾首的吕固,王灿一脸茫然。

    我干了什么嘛?

    我什么都没干啊?

    看到王灿这幅模样,吕固心中越加来气,怒极反笑:“好,居然还不承认,那我就来问你,信儿她还只是十四岁,过了今年,也不过是十五岁,你居然就趁着她不明是非,将她骗上床!你畜生啊!不对,你是畜生都不如!”

    我....特么的!

    王灿很想说,我特么的什么都没干啊!什么上床,什么骗上床,这都是什么啊!

    “哼,信儿全都告诉我了,说她对你以身相许,经常和你在床上一起睡觉,做......做......那种事情!”

    说道最后,吕固的老脸一红,不过下一秒就变成愤怒。

    看着吕固的下一波攻势马上就要上身,王灿立刻急了,叫道:“误会,误会,这都是误会,我和信儿是睡过一张床......”

    “好啊!承认了吧!”吕固一脸阴沉如水。

    “不过我们真的没做什么啊,况且我王灿男子汉大丈夫,我喜欢的是成熟的女人,对信儿是真的没有兴趣啊!”

    “什么!”吕固脸都开始发紫了,颤抖着指着王灿说道:“你什么事情都做了,就想着拍拍屁股不要我孙女!?”

    王灿一脸愕然,妈dezz,你这是什么逻辑,我说睡了,你要打我,我解释了,并且撇清关系,你又生气,您老人家这是玩我呢?

    不过下面王灿学乖了,就是不说话,任由着吕固将他吊在天上骂,终于,半天之后,吕固也骂累了,才将王灿放下来,然后冷哼一声道:

    “你给我笑着出去!”说完,自己便大笑一声推开门。

    王灿:“......”

    呵呵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