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没事吧!”一出来,信儿就上前抱着王灿的一只手,好奇的看了一眼王灿的后面,奇怪的问道:“哥哥,你为什么一只手一直捂着屁股!”

    “额......”王灿的嘴角抽了抽,和吕固交换了一个眼神,才无奈的说道:“嗯,这是坐板凳太久了,有点僵硬了,所以揉一揉。”

    “哦!”信儿点点头,然后就很开心的推开王灿的手,自己伸出一直芊芊玉手帮着王灿慢慢的揉捏,一边揉着一边开心的说道:“哥哥,这是信儿从霓裳姐姐那里学来的,听说按摩可舒服了!嘻嘻~”

    王灿没说话,只感觉一种足以杀人的目光聚集在他的背后!

    如果这个人是别人,王灿一定会记仇,可是谁让这人是他饲养的信儿的爷爷,所以提不起气来。

    “好了,信儿,这些年你一个人孤苦无依,爷爷是知道的,这都是爷爷的错,爷爷保证今后绝对不会让你再遭受半点委屈。”吕固一把拉过信儿,轻轻的说道。

    “嗯。”信儿点点头,似乎真的体会到这种血脉相依的感觉,然后轻轻道:“我妈妈说了,等找到了亲人就让我乖乖的听话,现在爷爷是我的亲人,我就听爷爷的。”

    “嗯,不错不错。”吕固一副老怀大慰的模样,然后轻轻道:“那爷爷让你和你这个哥哥暂时分开你愿不愿意啊?”

    原本吕固以为这点小事信儿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而只要这丫头答应了,那么吕固有的是时间来对信儿塑造一个全新的价值观,然后隔绝王灿和信儿的关系,心中思索着自己的小主意,可是却发现信儿毫不犹豫的摇摇头,然后很认真的说着:“不行!”

    “嗯!”吕固拉长鼻音,故作生气的说着:“你妈妈不是教育你要听爷爷的话吗!怎么,爷爷第一句话你都不听!”

    “不是的。”信儿摇摇头,“我妈妈说了,谁能真正对我好,就让我以身相许,哥哥对我好,我就以身相许,我妈妈还说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现在是哥哥的人了,哥哥去哪,我就去哪!嗯......还有,我妈妈说了,做人要讲诚信,信儿早就答应哥哥,等到找到自己的亲人,就对.....就对......嘤嘤嘤!”

    最后没有说出口,只是羞涩无比的瞥了一眼王灿的方向,然后捂住通红的脸颊。

    这让吕固的面皮抽了抽,敌视的看了一眼王灿的方向,然后道:“那么你就不听爷爷的话了?”

    “嗯!不是的!”信儿手指张开两道缝,还是有些羞涩,不过坚定道:“我妈妈说了,她的话才是最重要的,只要难以选择,就听她的!”

    额...

    这回轮到吕固错愕了,他看了看信儿,然后在心中痛骂这个不着调的儿媳妇,没事瞎搞什么以身相许,没事瞎搞什么人生教育,现在好了,刚找到的孙女就成了别人的了!

    不过想通之后吕固也明白,唯有这种不走寻常路的女人才能俘获他那个固执的和一头牛一样的儿子。

    相通之后,吕固也就不说话了,沉声道:“那好,就带着这个小子一起走吧!”

    “乾国公,鄙人虽然不才,可是有临候知遇之恩,所以不能跟随乾国公前往乾州!”王灿看了一眼拓跋风,很坚定的道。

    当然了,内心里如果不是为了刷一波好感度,王灿是万分愿意这种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的,可惜了,现在的他必须依靠拓跋风,所以只能拒绝了。

    “那信儿也不去,信儿要和哥哥在一起。”信儿看了看吕固和王灿,最后走到王灿的身边,很坚定的握住王灿的手,这种柔软的触感,瞬间让王灿感动不已。

    “哼,王灿,你要知道,只要你和我去乾州,那你便是我的孙女婿,在那里便没有任何人能欺辱,甚至你在整个圣朝都是最顶尖的一批人,而这一切......不需要你付出任何东西。”吕固的话中带着威胁和诱惑:“只要你同意,这一切唾手可得!”

    似乎是察觉还有点不够,于是他补充道:“甚至你表现的足够好,我都可以为你排除一切阻挠,让你成为下一任的乾国公!”

    咕嘟!

    这手笔就大了,一个乾国公的爵位,那可是整个圣朝无上的荣耀,无数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而现在,只要王灿点点头,那么一切都是他的了。

    此刻,就连拓跋风都开始犹豫了,毕竟霓裳只是一个女人,虽然是玄心宗的宗女,可如果王灿成为乾国公,这样的女人简直可以随手得到,根本算不得珍贵,毕竟王灿要得到可是四王八公中的乾国公啊!

    此吕固看着沉思的两人,微微得意,如果王灿答应了,那么他确实会做做手段,可是这一切的关键不在于他,而在于王灿自身,如果他能够凭借自己晋级天人四重甚至更高,那么继承乾国公的位子自然是理所当然,可要是不能!那么嘿嘿,只能成为乾国公府里面无数的米虫之一,毫无特色。

    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只要细细一想就清楚了,可是有人能抵挡嘛?

    吕固很自信,他相信王灿一定会同意的,所以准备进屋喝一杯茶,给王灿一点思考的时间,可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王灿几乎是瞬间摇摇头很果断的说道:“抱歉,乾国公,多谢好意,只是我还是希望跟随临候!”

    额.....吕固可以保证,今天是他最吃惊的一天,往常所有的吃惊加起来都没有今天的多。

    他很想撬开王灿的脑袋问一问这人是不是脑子装的是糊状物,要知道他许诺的可是乾国公的位子,不是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这种无数人争破头都挣不到的东西居然就被王灿这样拒绝了。

    他很惊诧,他的双目打量着王灿,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另一边的拓跋风则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旋即心中对王灿的举动感到万分舒心,看着王灿也觉得顺眼很多,只感觉将霓裳嫁给王灿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

    如果这是三流页游,那么此刻拓跋风的头上一定会好感度加一,加一的飘红。

    那么此刻,就看吕固的选择了!

    拓跋风将目光锁定在吕固的身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