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王灿提前将信儿弄睡着,那么现在这丫头绝对是哭着喊着要上前打自己的杀父仇人。

    看了一眼信儿,吕固的眼中闪过一次慈爱和懊悔,旋即左手猛的一拍手边的木桌,发出一声巨响,旋即站起来,右手指着吕承良暴喝道:

    “天人!天人!你居然还有脸说出来,承业他现在都被你搞成了一个死人,你居然还敢厚着脸皮说他晋级了天人,是你是白痴,还是我是白痴!”吕固的话如同狂风暴雨一样瞬间将吕承良的心理防线摧残成一片废墟,此刻他面色苍白的看着吕固,开口道:

    “父亲,我没有,这一定是个误会,你听我解释。”

    “解释!”吕固惨笑一声道:“这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已经全都知道了,我的好儿子,勾结姜离在圣都杀了承业,甚至连尚在襁褓当中的孩子都不放过,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吕固的每一句话都仿佛敲在吕承良的心中,一锤接着一锤,将这人面色锤的苍白无比,直到最后连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咱们四王八公当中,还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算是竞争,也从来没有闹出过人命,更没有和他姜家的人扯上任何关系,你倒好,你倒是给咱们乾国公府长脸了,几千年都没有的事情,你给做成了!哈哈哈!真是好笑啊!”

    吕固面色惨然,可是吕承良的的面色更是惨淡一片,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漏,居然会被自己的父亲发现,他想不通,他明明做的很完美!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的站起来,道:“没错,父亲,你说的不错,我是做了,可是那又如何,想我吕承良兢兢业业的为乾国公府做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做的,我那个大哥什么都没干,你就为他求一门婚事,你就将这国公的位子内定给他,甚至他逃婚了你也不追究,甚至他离开几年了,这继承人的位子都还没变过!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嘛!”

    “我想他死啊!!!”

    最后一句是吕承良声嘶力竭喊出来的。

    “好,这才是你的真实想法吧!”吕固面色不变,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失态的吕承良。

    “没错,其实这些我早就想和你说了,可是一直没机会。”吕承良面色阴沉,早就没有了对吕固的敬重。

    不过吕固自己也不在意,只是冷笑的说道:“你的心性太恶毒了,为了达到不低不择手段,这便是我不选择你的原因,怎么,还有想问的嘛?我倒是可以一并回答你!”

    听了吕固的话,吕承良的面色一瞬间青一瞬间白,最后还是直视着吕固问道:“我倒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这件事情的?我自问做的很好,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那你看一眼我身边的这个丫头!”吕固看着吕承良,也不知道他心中在想着什么,只是淡淡的指了一下手边被王灿扶着的信儿。

    而吕固闻言则是定神仔细的看着信儿的面孔,良久之后,终于叹了一口气:“像!像!太像了!如果我没说错,这应该是我大哥留下的孩子吧!没想到她居然还活了下拉!”

    “很遗憾?”吕固依旧冷冷的说道。

    “不错,百密一疏。”吕承良点点头道:“我也就说我做事一向周全,怎么可能留下什么线索,原来是我那大哥早就留好了手段,让这丫头跑了出来,还成了苦主。”

    说着还一边看着拓跋风笑道:“如果我没猜错,这苦主应该是临候帮忙找的仇人吧!”

    “不错,是本候的人出手了。”拓跋风心中淡笑。

    这回答让吕承良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只是这丫头一个人苟活下来,那倒也就罢了,没人愿意为她伸张的话,或者为她伸张的人权势不够的话,那么是不可能从大皇子姜离那里得到线索的,那么他吕承良也就稳如泰山。

    甚至这边乾国公府自己出手的话,那么没有任何线索,那更是无从查起,可以说他吕承良料想了一切,却没想到缘分......它!妙不可言!

    微微的点点头,下一幕,吕承良做出了一件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事情,他右手如电,紫光闪闪,带着雷霆的响声,淡淡的说道:“这丫头倒是苦命,孤苦伶仃的一个人留在这世上,倒不如我送她去见他的父母,也好让我那大哥一件团圆。”

    声音虽然很淡,可是却仿佛地狱中的恶鬼在咆哮。

    “你敢!”

    吕固也是一愣,伸出手想阻拦,可是他根本没想到吕承良居然敢在他的面前出手,根本没有任何防备,等到伸手的时候,却有点迟了,只能打散他一部分的威力,而另一部分则是顺着轨迹向着信儿袭去。

    现在的吕承良可不是普通人,他可是化灵九重巅峰,并且隐隐有了一丝窥测天人的迹象,这等人的半招,甚至一丁点的威力,杀了一个普通化灵都不成问题,更何况这是他吕承良全力出手,甚至燃烧生命绽放的一招?

    看着满脸微笑的吕承良,就连拓跋风都是惊怒交加,可是他离信儿更远,根本无法施以援手。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王灿往前站了一步,炙热的如同火焰一般的元力汇聚在胸口,浮现一个古老的纹路,同时手中的长棍横着,挡在胸前。

    噗嗤!

    毫无声息的,吕承良这一招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没入了王灿的身躯。

    虽然王灿用灵阳功当中的防御手段汇聚成的元力护体和长棍没能完全挡下这一招,可也将这一招的威力削弱了很多,加上躯体硬生生的接下了剩下的威力,愣是没让信儿从轻睡当中醒来。

    “噗!”

    片刻之后,一口鲜血喷出,王灿的身躯猛的一震,仿佛遭受了莫大的痛苦,而在王灿的身后,透体而出的余威却只是让信儿慵懒的挠了挠自己的腰肢,仿佛蚊虫叮咬一般。

    看到信儿没事,吕固的面色顿时一松,转手一道灵丹打入王灿的口中,旋即看着吕承良说,阴狠的眼神盯着他!

    “你!”

    “该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