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一怒,风云变色,这说的便是现在,吕固面色阴沉的盯着下方的吕承良,连手都不用抬,只是轻轻的一句话,顿时吕承良宛如窒息一样,面色逐渐发紫,而眼眶当中的两个眼球也开始不住的凸起,直到最后一声闷哼之后,便没了声息。

    正所谓虎毒不食子,吕固也是同样,虽然他很想动手杀了吕承良,可是在最后一刻还是犹豫了,只是让他昏迷,而没有直接处死。

    做完这一切的吕固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疲惫的看着拓跋风和王灿说道:“家门不孝,让二位看笑话了。”

    没等两人回到,吕固便发出一个信号,旋即便有两人出来讲吕承良押送下去,这个时候眼不见心不烦的吕固才有点精气神。

    “二位,这里简陋,还是先去大厅坐坐,稍后我会安排人来邀请二位赴宴。”一边说着一边看着王灿满意道:“那枚灵丹虽然普通,可也是六品的灵丹,对修复伤势有奇效,你只要稍微运转一下元力便可以,嗯......还有刚才,多亏了你,否则还真让这逆子得逞了,我也算是明白为什么信儿这丫头喜欢粘着你了!”

    微微一笑,吕固便带着信儿离开这里,王灿和拓跋风虽然不清楚他们要做什么,可是不外乎是血脉探查一类的手段,毕竟乾国公府嘛,家大业大,总要防备一些意外的,哪怕此刻的吕固已经认下了这个孙女,可是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一遍的。

    毕竟这可是认祖归宗前必须要经历的阶段。

    “侯爷,这一次乾国公府算是要动荡一阵子了。”王灿唏嘘的看着外面,唯一的继承人死了,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继承人的二公子却是凶手,那么下面那些本来没什么机会的子嗣恐怕要浮想联翩了。

    而拓跋风本人就是这种游戏当中的一员,自然更是清楚,不过他没有说话,而是老神的坐在太师椅上,等着吕固的人来通知。

    不过不到片刻,便有人来带着拓跋风离开,只留下王灿一个人,当然了,乾国公府即使再怎么混乱,也不可能对客人失礼的,更何况这个客人还是吕固这位乾国公亲自带回来的。

    只是又过了小半会,原本一脸死了亲爹一样的钱五便笑吟吟的走过来,谄媚的看着王灿说道:“王少爷,您这可是害惨老五我了,要是早知道您是老爷的客人,上一次我哪里还敢动什么手段啊!嘿嘿。”

    钱五心中腹诽,上一次那些侍寝的丫头当中可有不少是他安排过去吹吹枕边风刺探消息的人,若是以王灿曾经的身份,这一点自然没什么问题,可是现在看来,这位身份飘忽不定贵客有点厉害的啊,自然钱五这种老油条就赶着过来巴结了。

    说完之后,钱五也知趣的继续将自己这一次来的任务说了一遍:“王少爷,其实呢是这样的,老爷吩咐我带您去咱们乾国公的武库当中给您选一本武技,您看......”

    “武技?”王灿却是一愣,仔细想想他现在的确很缺少趁手的武技,毕竟他只能用棍法,这似乎是定性了,可是他的棍法还是凡人阶段的棍法,虽然被他用着还不错,可是一旦碰到旗鼓相当的对手,那边显露出来它的劣势,而如果有一门好的棍法,那么王灿的战斗力无疑可以大涨。

    想到这里,王灿便知道吕固这位的眼光贼准,仅仅是从他的一些细微的动作便能知道他的缺点,心中感激这位的好意,脸上却神色不变,然后道:“那就麻烦老五了。”

    “诶!好嘞,这点小事,都是我应该做的,哪里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哈哈。”钱五恭维的看着王灿,因为不恭维不行啊,人家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身份一般,修为一般,可是这一次来这里,已经全方位超越他了,要是再来一次,说不准这乾国公府都巴结不起他,所以打好关系那是必须的嘛!

    一边在前面带着路,一边嘚吧嘚吧的给王灿介绍一下乾国公府的趣事:“王少爷,你是不知道,其实咱们乾国公府还是很和谐的,以前大公子在的时候,那咱们国公府的刺头可都最服这位少爷的,只要大公子一说话,没人不服的。”

    “这是怎么回事?”王灿好奇道。

    “还不是大公子心好,咱们这些人做错了事情,总会护着咱们。”钱五一脸感叹,旋即说道:“可是大公子走了以后,这里就不太平了。”

    说完,还紧张兮兮的请求王灿别泄密什么的,对于这种故意送把柄的手段,王灿自然笑纳了,反正人家的好意嘛,不要白不要。

    “前面请。”钱五一个转身,然后道:“这条路走到底便是咱们乾国公府的武库,不是我吹嘘,咱们乾国公府的武库可是仅次于皇宫的,就算是四位王爷的王府也比不上,别的我老五不敢说,但是我敢说王少爷您一定能在里面选择满意的武技和功法。”

    两人走到前面,看门的自然是一位化灵九重的武者,这种重地,除了这几位化灵九重武者,还有一座阵法和天人强者镇压,以确保万无一失。

    “王少爷,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咱们这些下人没有准许是不能进入其中的。”钱五抱歉的说道,然后顿了顿,继续道:“王少爷,这武库一共有九层,第一层是凡人阶段的功法,第二层是凡人阶段的武技,第三层则是凡人阶段的杂书,包括各种炼丹炼器什么的,还有一些秘术,而这中三层则是化灵阶段的,您可以随便选择,至于上三层则是天人阶段的,原本按照规矩是不准外流的,可是老爷吩咐了只要王少爷看上的,尽管拿,只要最后登记一下便可。”

    “嗯,多谢老五你了。”王灿点点头。

    “嘿嘿,都是应该的,不客气。”钱五目送着王灿进入阵法当中消失,然后才松了一口气,心中感叹道,要是我上一次巴结上这位多好,哪里还用得着在这里伺候人啊!

    这一番话让一边的化灵九重武者心中不是滋味,他就是上一次做做样子没去捉拿风尘四侠的那位,现在听到钱五这么说话,心里面别提有多后悔了,不过要坚强,所以极力的克制自己,没有和钱五搭话。

    倒是钱五很奇怪的看着这位一脸便秘的模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