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的他从来没有将气运勾连用在修炼武技上面,毕竟当初的凡人阶段,那里大多是是实力为王,境界称尊,谁的境界高,谁就占优势,所以气运这种珍贵的机会自然是留给境界的修炼上。

    这也让王灿对武技的锤炼一直都是很浅显的层次,也因此导致王灿的实力在同级当中水的不行,基本上是中层的咸鱼层次。

    而这一次,拓跋风没有突破天人,迎来一个实力上的暴增期,此时此刻的气运对于王灿修为上的影响并不能达到最大化利用的程度,所以他也能浪费几次机会来堆高自己对武技的熟练度。

    《寂灭棍法》虽然是乾国公府武库的珍藏,可是它仍旧是秉承着棍法的一贯风格,没有各种花里胡哨的招式,更多的是大巧不工,重剑无锋的姿态,一招一式都带着硬碰硬的气势。

    不过这只是外在的显露,而在王灿的筋脉之内,死寂之力在不断的淤积,准备狂涌而出,爆发自己真正的威力。

    兹啦~兹啦~

    两声烧焦的声音,瞬间一种黯淡到极点的光芒幽幽的出现,将眼前的墙壁化作一团灰尘,随后消散一空。

    而反观王灿,此刻面色苍白,饶是他的身体经过了改造,可是现在这种死寂之力还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让他的筋脉微微的有了一点小小的裂口。

    不过这就够了,他已经成功了。

    只要有了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单纯的靠着水磨的功夫便能够完成最终的修炼,而且有气运相助,王灿对着死寂的力量的理解正在飞速的上升,若是他能够完美的利用,甚至可以达到化灵无敌的层次。

    因为没有天人的层次,单单靠着化灵的元力根本无法抵抗死寂的力量。

    而外面的那几位天人强者也是纷纷震惊的看着其中一脸喜色的王灿,他们没想到居然真的给这个外姓的小子炼成了。

    “这就成功了?”一声不可置信的叫声。

    “没错,是真的成功了,居然还是第一次就成功了。”这个声音有点淡淡的嫉妒,要知道就算是以天人之身,也要承受好几次死寂之力的暴动造成的痛楚才能完全掌握这种力量。

    可是眼前的化灵六重的小子居然一次就成功了,这岂不是说明他们这些天人的老家伙还不如一个小年轻?

    “老了,老了,看来现在的时代已经不属于我们这些老家伙了,回去了,回去了。”

    苍老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失落,二长老面无表情的准备离开,可是又一声音响起,瞬间又将他拉回来。

    “这么大好的少年郎估计还没有婚约吧,我乾国公府既然连这么珍贵的功法都赠给他了,那么再送一个媳妇也不是什么问题吧。”其中一位天人强者掐着小胡子,脸上带着笑意,说道:“我就有一个外孙女,年岁二八,人美声甜技术好,卖萌嘟嘴样样会,我就觉得很合适。”

    这仿佛打开了一个话匣子,要知道他们这些天人强者虽然能活很长,可是却不能直接插手乾国公府的事宜,而现在若是能够招揽王灿成为自己人,那么无疑的,在王灿没有突破天人之前,他们就等于在乾国公府有一个强硬的代言人。

    这......

    “九长老,你的外孙女太小,修为太弱,恐不禁鞭笞,不如让我的孙女牺牲自己来绑住这位天才,我那孙女虽然不才,可也看看迈入化灵一重,勉强算是郎才女貌......”

    “区区化灵一重,恐怕也不成,我的大女儿虽然四十几岁,可还是云英未嫁之身,并且修为已经化灵六重,这才是良......”、

    “良配个屁,云英未嫁又不是.处,我还不知道你那女儿私下里养的那些小白脸?”

    顿时这里一片争吵,可是无疑,他们对于王灿都觊觎无比,并且这里的人也不是傻子,都知道能让吕固重视无比,还亲自赐予功夫的少年绝对不会是简单人,那么强的自然就不行了,这软的自然必须来。

    而就在这里的争吵有越演越烈的时候,吕固带着微笑来到这里,身为天人,对于这种和天人造化之力完全相反的死寂力量自然敏感无比,他虽然身在远处,可也知道,王灿定然是修成了这棍法。

    所以自然也就有了来看一看的想法,可是没想到刚到这里,就看到了这么一出好戏。

    而那些乾国公府的长老看到吕固也是面色一喜,都挣着过来让吕固发话。

    “诸位长老既然让我抉择,那么我说了之后,各位可不要反悔!”吕固面色严肃。

    “那是自然,既然你是当代的乾国公,那自然有权处理,我等老家伙是不会反对的。”几位长老点点头,可是目光当中都带着不善的神色巡视着吕固,隐隐有着威胁的意味。

    可是吕固浑然不惧,直接说道:“这人叫王灿,是临候拓跋风的人。”

    “这点我们知道,不过等到我们给他安排好亲事,那他必然是我们乾国公府的人。”说话的天人长老面带自傲。

    没人能拒接乾国公府的好意,这是他自信的来源。

    可是吕固闻言却面色一顿,有点难看,他曾经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唉......谁知道这小子为什么这么固执,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宝贝孙女,他早就想一巴掌拍死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

    “其实信儿那丫头早就和这小子有过约定,说是等找到家人便以身相许,所以.....”

    “禽兽!”

    “贱人!”

    “居然连小女孩都下手!”几声愤怒的叫声,旋即审视的看着吕固,直到看到吕固面色一片漆黑就知道这位不是骗他们的。

    “而且几位长老,这件事情很难做,那位王灿根本不愿意入赘咱们乾国公府,一心一意的跟随在临候的身边,将来若是临候上位,他恐怕是铁杆的皇党。”

    这个消息再放出,顿时他们都愤怒了,乾国公府或者说四王八公虽然是站在圣皇一边,可必要的距离还是要保持的,至少很少和圣皇甚至圣皇身边的人联姻,就是为了杜绝怀疑。

    “那么就让他滚吧!”其中一位天人长老此刻看着王灿的目光再也没有欣赏,只有冰冷。

    “可是信儿非他不可!”吕固面色黑透底。

    “嗯!?”

    “一哭二闹三上吊!”吕固看着眼前的目光黑着脸继续说道。

    “额!”

    “算了,既然这样,咱们就拖一拖吧,反正信儿还小,寻个理由吊着十几年,看一看将来的事态怎么发展,若是他真的成就惊人,咱们乾国公府也没必要阻止这一桩良缘。”

    几人默契的对视一眼,纷纷点点头。

    不知不觉之间,王灿又已经被婚约了一次。

    而且这两次好像都没有他这个当事人的事情,基本上是别人包办的,该死!万恶的腐朽社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