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客人,这是我们的错,我们愿意赔偿客人您的损失。”

    一边说着,一边拍拍手,果然,两位姿容秀丽的少女走上台前对着两人款款一笑,然后打开手上的托盘,数十枚元石摆放在其中。

    “您看这些够不够!?”

    额......

    王灿看着掌柜的一脸笑意的面孔,完全提不起脾气啊,他很想骂一句你们是瞎吗?那么明显的假动作都看不出来?没看见那虫子还活蹦乱跳的嘛?

    其实王灿是不知道,他现在在圣都的身份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毕竟当初吕固在圣都闹出的动静那么大,有心人都会动用一下关系揣测一下,虽然没能完全弄清楚王灿的背景,可是也知道得罪不起啊!

    更何况现在的姜离可是多事之秋,身为姜离的亲信之一,执掌这一处重要的产业的人自然是人精,所以哪怕是王灿再怎么苛责,他也只能忍气吞声的应下来,免得给对方找茬的理由。

    “怎么,客人还是不满意?”掌柜的脸上笑容不变,又准备拍拍手,可是却被王灿铁青着脸拦下来了。

    “不必了!”王灿的眼神当中一下子发出危险的光芒:“掌柜的你是聪明人,既然是聪明人,那你就应该知道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改写了我的剧本,但是没关系,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听到王灿居然敢如此不加掩饰的吐露来意,这掌柜的双目也瞬间一变,从原本的和煦变成的冷厉,同时原本不显山不漏水的身上也散发着化灵八重的波动:

    “客人当真要如此?”他的声音很冰冷,可是也带着几分无奈:“你可知道,若是你真的这么做,可就代表着临候殿下和大皇子殿下之间再无缓和的余地,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大皇子的底蕴深厚,纵然一时之间有些狼狈,可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欺辱的。”

    硬话说完,那自然是软话了。

    “更何况四王八公现在针对大皇子不过是为了泄愤,恐怕这报复不会持久,等到了他们结束了动作,大皇子腾出手来,那临候可就未必好过,所以不如大家喝一杯酒,消消气,坐下来歇歇如何?”

    如果姜风没有得到吕固的承诺或者说四王八公的信函的话,说不准还真不会贸然发动针对姜离的动作,可惜的是现在四王八公在吕固的牵动之下,已经算是他姜风的铁杆支持者了,那么有如此底气的姜风自然是迫不及待的展示自己的肌肉,顺便隐晦的挑明他和四王八公为首的权贵的关系,断了这些人的退路。

    不过这最后的目的只是附带,更多的还是想杀鸡儆猴,用姜离的陨落来铸就他姜风的辉煌。

    要知道,这圣都当中还有谁能比得上姜离这只鸡更值得宰杀?

    所以有着姜风授意的王灿根本就不但心这人的威胁,只是轻轻一笑。

    就在这里的掌柜以为自己的话有效,对方已经萌生退意的时候,却陡然看到了对方眼眸当中的冷芒,暗叫一声“不好”,可是根本来不及,只感觉一道黝黑的充满着死亡的光芒冲过来。

    不过他到底是化灵八重,仓促之下,迅速的聚集了一道厚重的元力护盾,暗自舒了一口气,同时心头发狠,准备反击,可是还没等有其他的想法,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一声之后,便重重的倒飞出去,整个人的身体被王灿一棍子结结实实的打在身上,庞大的压力将他的锁骨打的粉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随后眼前一黑,便昏过去。

    “动手!”

    解决了眼前这人,王灿可没有客气的想法,挥挥手,便有数十位临候府和其他一些人援助过来的武者开始动手。

    这酒楼里的客人身份自然不简单,可是面对两大皇位继承人之间的争斗,自然是果断的退走,并且王灿等人也没有牵扯的意思,片刻之后,整个酒楼基本上便只剩下一片狼藉。

    而王灿作为带头大哥自然不需要亲自出手,他只需要冷眼旁观显示自己的存在便可以了。

    不过从刚才的出手当中,王灿倒是对最近修炼成功的寂灭棍法感觉很满意,这棍法的威力不在于它有多么的强,而在于他能够将武者聚集的元力消融,尤其是在对方防御的时候,无论何种招式聚集的防御方式都会在死寂之力的面前被洞穿一个大洞,然后让王灿的长棍带着全部的威力打在对手的身上,这种情况基本是无解的,除非对方的兵器足够好,能够扛得住,否则只能靠着身体硬撑着。

    而刚才的实验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即便是化灵八重的武者在这一招面前也没有任何抵抗之力,只能乖乖的被打中,而且......看着这掌柜的模样,就知道废了一大半。

    “我们走!”王灿大声说道。

    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并且将新招式实验完毕,自然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当然,那位一直带着好奇之色注视着王灿的贵女除外。

    ......

    “该死,!该死!他拓跋风怎么敢!他拓跋风怎么敢!他难道是想死了嘛!”大皇子的府邸当中,姜离的脸上一脸愤怒,涨红的脸上全是杀意。

    “大皇子,拓跋风已经认祖归宗,改名姜风了!”一边的鬼先生默默的提醒道。

    “姜风?就凭他?”姜离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声音,一声嘲讽,随即道:“一个拓跋姓的野种以为改一个姓氏就能和我皇室攀上关系?笑话,野种终究是野种,就连他那个母亲也不过是乡下来的野丫头一个,一群杂种的血脉也敢挑衅我!”

    愤怒的姜离在疯狂的咆哮,可是他却没有注意到在他说道“野丫头”的时候,一边的鬼先生眼中泛着讥讽的光芒。

    “好了,将老刘抬下去治疗。”姜离看着一边被王灿重创的掌柜,脸色恢复正常,淡淡的说了一声,然后转头叫来一位亲信,说道:“派人通知拓跋风,既然他挑衅我,那么就要做好承受我怒火的准备,七日之后,圣都之外,天峰之上,我要和他一试高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