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先生!!?”

    有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位突然走出来的姜离的亲信,完全不明白这位在大皇子府深受信任的智囊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如此这样说话,难不成这人看见姜离被击败,已经叛变了不成!

    此刻的姜离面色阴沉如水,如果是被姜风击败是让他感到羞辱,却没有什么不安的话,那么这位的走出来却是让他的内心开始踹踹,甚至眼帘都微微的跳动:

    “鬼手七,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看见你主子落难了,准备落井下石?”姜离的话不可谓不恶毒,一下就将这鬼先生定位成一个卖主求荣的人,这样的人无论如何,恐怕都没人会重用。

    姜离的话确实有用了,即便是那几位来自皇宫当中的天人也是微微皱眉的看着这位鬼先生。

    不过其中有一位资格比较老的禁军指挥使倒是很奇异的看了一眼这个鬼先生眼神当中有着一种莫名的意味。

    而下面的鬼先生面对一众鄙夷的眼神却没有丝毫的愧色,反而仍旧是一脸淡然的模样,然后和姜风对视一眼,微微点点头。

    这个小动作自然当然不误的落入了姜离的眼中,一种更深层次的担忧开始产生。

    ‘不对,即便这鬼手七早就是对方的人,可是我并没有什么致命的把柄落在对方手中,即便今天对方抖出几件事情,也只不过是触及我的皮毛,根本损伤不到我的根基。’

    思索了一边,姜离觉得自己一贯谨慎,真正致命的把柄可从来没有流传出去,所以即便这鬼手七叛变,也不过是再打击他一次,不可能致命,而只要不是让他不得翻身,那么他便还有机会东山再起。

    而现在,之间被称为鬼手七的鬼先生淡淡的看了一眼姜离,眼神中流露出一种看死人的表情,然后开口说道:“姜离,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今天你是自己说出来,还是我来帮你开口?”

    姜离一愣,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大声道:“鬼手七,你背主求荣也就罢了,我只能送你一句富贵自知,可是你居然反咬我一口,那我就不知道该如何说你了。”

    此刻的姜离缓缓的调养完毕,站起来看着鬼手七道:“我姜离身为天离圣朝的大皇子,是诸多皇子的表率,自问一生坦坦荡荡,从无阴私,你这一句......我倒是不明白我做了什么要承认?”

    “不错,鬼手七,大皇子待你不薄,你今天居然吃里扒外的背叛大皇子,你简直不是人。”

    “何止不是人,就算是白眼狼恐怕都会有一丝羞耻心,可是你嫩,恐怕连白眼狼都不如吧!”

    “对待昔日的恩主都能咬下口,还真是禽兽不如。”

    “有什么样的奴仆,恐怕就有什么样的主子,嘿嘿,这鬼手七如此,恐怕......也是心性凉薄......”这人冷嘲热讽还没结束,就被鬼手七随便一甩手击飞出去,这个时候所有人才醒悟过来,这“鬼先生”虽然是智囊的角色,可到底也是一位化灵九重的高手。

    这一瞬间,其余人终于安静下来。

    而鬼先生则是沉沉的看着姜离,直接说道:“既然大皇子不愿意自己开口,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替你开口,也算是尽到我这个智囊最后一点责任吧!”

    “哼,鬼手七,我姜离一生光明磊落,从来不担心小人之言,你若是想说就说,别磨磨蹭蹭,你说完,我也好返回府中修养。”

    “既然大皇子发话,那么我这个做下属的也就不必遮着掩着了!”鬼先生对着姜离的方向拱拱手。

    然后开口便说:“大皇子姜离确实是我见过的最有城府的皇子,同时他对下属也极好,平时也不吝啬赏赐......”

    看着鬼先生嘚吧嘚吧的说着姜离的好话,所有人的迷糊了,他们想着这位先生不是来落井下石的嘛?那么不应该是说这位大皇子的坏话,怎么现在全都是好话?

    这是有病吧?

    此刻,就连姜离本人都开始疑惑了,心思飘忽不定,不知道这位往日的智囊在想什么,不过他心中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信任这人。

    而此刻,另一边的鬼先生终于说到了关键的点子上,一直说好话的语调在这一刻急转而下:

    “不过,就是这样完美的大皇子却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癖好!”

    “哈哈,难不成本皇子有一个癖好也是罪嘛!鬼手七......”姜离阴沉着拉长的脸,眼神当中寒芒点点,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不错,谁都有癖好,这点我自然不会说什么,可是大皇子你的癖好有点独特啊!”

    看着鬼先生似笑非笑的眼神,姜离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想到了某种可能,不过随即便开始自我否定。

    ‘不可能的,那种事情我做的极其隐秘,除了我没人会知道,这鬼手七定然也不知道,了不起就是通过某些蛛丝马迹猜测出来的,肯定没有证据。’

    想到这里,姜离的眼中虽然有点不忍,可是还是带上了厉芒,估计心中已经动了铲草除根的念头。

    这个时候,只听见鬼先生淡淡的说道:“淫乱后宫这个癖好恐怕除了大皇子有这个本事,其他人还真不一定能玩得起。”

    鬼先生说的话很轻,却仿佛一道惊雷一样,瞬间响彻整个天峰之上,就连两位禁军指挥使都开始色变,因为后宫在理论上可是他们负责保护的,现在出了这么大的篓子,恐怕他们都要受到牵连啊!

    “鬼手七,你说的可是事情!”

    “放肆,本皇子什么时候做出这等事情?你可有证据!?”

    姜离和一位禁军指挥使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

    这种淫乱后宫的罪责,那可是能够让他姜离万劫不复的,毕竟,在理论上,那些后宫的女人可都是他那位圣皇老子的,哪怕是对方看都不看一眼,可是也不是他一个继承人能够下嘴的,尤其是那些有封号的妃子。

    而现在,鬼先生能够说出来,那么必然就证明他掌握了姜离和某位后妃苟且的事实,否则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捅出这样的丑闻。

    而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就证明这一次姜离真的凉了,再也没有一丝翻身的机会。

    尤其是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不单是为了泄愤,还是为了维护皇室的面子,当代的圣皇都会剥夺这位大皇子的继承权,顶多留下一条小命苟延残喘。

    想到这里,所有人才明白这位鬼先生为什么要在这种场合吐出秘密,因为他这是在逼!

    在逼迫皇室做出反应!

    在逼迫姜离走上绝路!

    狠!狠!果然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