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指挥使,好久不见,没想到阁下更进一步了!”鬼先生微微一笑,对着这位禁军指挥使拱拱手,以示恭敬,随后抬起左手,从面上一抹,随后便变幻了一副模样,这模样比之鬼先生原本的阴冷和狠毒倒是多了几分憨厚,可是眼中精明的光芒却是在不停的闪烁。

    这一番变幻让其他人摸不着头脑,却让对面那位方姓的禁军指挥使露出了一个了然的模样,笑道:“我就知道,你应该是临候身边的两人之一吧!”

    他口中的临候自然不是现在的姜风,而是几十年前将当代圣皇迷的晕晕乎乎的女临候,也就是姜风的母亲,当年的他也是禁军指挥使,自然随候在圣皇左右,所以对这位前代临候的两位心腹也是有些熟稔。

    此刻重新见到,倒也有几分感叹,顿了顿,说道:

    “临候的手段果然深不可测。”

    轻轻叹了口气,他便转身和另一位禁军指挥使离开,因为今天的任务已经结束,他还要返回皇宫当中,将这一切上报给那位沉迷修行,不可自拔的圣皇陛下。

    等到他们走了之后,王灿也跟随着姜风以及重新返回来的阿二几人消失在这天峰之上。

    至于今天姜风的辉煌战绩,那自然是随着满圣都几乎一半的化灵武者的口口相传开始传遍整个圣都,甚至随着这些人的步伐,整个九州都会传遍今天的事迹,与之相反的则是,大皇子姜离一朝夭折,从此再无翻身日。

    这些震动自然不可能在段时间之内消失,无论是其他各大皇子的应对,还是底层武者的站队,此刻都开始变得频繁起来。

    不过无论外界怎么变化,作为这一次最大的胜利者之一的临候府此刻则是在一片欢腾之中。

    姜风战胜了姜离,即便无法完全接收对方第一皇子的身份,可却迅速崛起成这圣都当中唯一的天人四重的皇子,就连往日的三皇子都不敢直面现在的临候府锋芒。

    此刻,房间内,一阵笑声传来:

    “阿二多谢侯爷赏赐!”此刻的鬼先生,或者说阿二也是面色激动的看着手上白玉一般的丹药,心中激荡,同时也更坚定追随姜风的心思。

    “不必客气,阿二你当初听从我母亲的命令隐姓埋名几十年,一直根植在姜离的身边,也是苦了你了,这些都是你应得的!”姜风快步上前,扶起阿二,面带感激:“你和阿大两兄弟为我拓跋风付出的一切,我自然不会忘记,从今往后,但凡是我拓跋风有富贵的一天,就不会亏待你们二人!”

    姜风故意将自己的名字称为“拓跋风”目的自然是为了唤醒这两位对他母亲的缅怀,巩固一下忠心程度,毕竟有了这天人造化丹的两位将来可是两尊天人,所以这两人的效忠自然也是无比重要的。

    “侯爷过谦了,我们兄弟二人当年穷困潦倒,全是夫人提携教导才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可以说我和大哥的一切都是当年的夫人赐予的,现在夫人将一切寄托在侯爷您的身上,那么我们兄弟自然任凭吩咐。”

    阿二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正色道,同时看着姜风的目光当中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容。

    毕竟他们二人虽然奉了命令扶持姜风,可若是姜风自己不争气,他们二人纵然拼尽全力也不可能将拓跋风顶上圣皇的位置,好在现在的姜风堂皇大气,手段高超,让阿二满意无比。

    沉思了片刻便道:“侯爷,原本我是不准备现在就揭露姜离的,毕竟侯爷现在虽然有着四王八公的支持,可是本身的底蕴还是不深厚,即便拉下了姜离,也未必能吃下最肥的一块肉。”

    姜风听了,眼中微微诧异,知道这阿二说的是事情,而另一边的阿大也在很好奇自己这位足智多谋的弟弟在想什么。

    “侯爷,只是我听说圣皇陛下现在急于突破更高层次,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只剩下一两年左右,也因此,没有时间给我等步步为营,想要在一众皇子当中脱颖而出,只剩下两种方式,强己弱人!”

    阿二的面容露出兴奋的光芒:“现在大皇子被击垮,那么就代表着这圣都当中的竞争者少了一个,这是弱人,而最重要的则是圣皇陛下将圣都演武的事宜交给侯爷,这便是强己!”

    听了阿二的叙说,姜风才明白这位的心思,没错,圣都演武十年一次,只是圣都当中底层武者的狂欢,胜利的人会得到圣朝的奖赏,包括爵位和资源,以及功法之类的。

    往常这样的比赛只不过是个瓜分利益的由头,虽然也有底层武者出头,可是要在黑幕重重的比赛当中出头那是得多难?

    所以,姜风也没有想过这个圣都演武的主意,可是现在经过阿二一提,他便明白,现在姜离倒下,他姜风风头正盛,整个圣都无人可比,所以他的号召力也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

    只要他主持这一次的圣都演武,那些在底层出头无望的化灵武者肯定会将这一抹曙光视作唯一的希望。

    事情到了这样,难不成害怕没有人才?

    至于那些所谓的阴谋,哈哈,他姜风会在乎?有四王八公的支持,所有的黑幕他都可以一言蔽之!

    “侯爷,这一次圣都演武是我们的机会,同时,也是圣皇陛下在位的最后一次演武,所以这位陛下很可能亲自出场算作纪念,而圣都演武的第一名必然是最受瞩目的一员,所以必须要保证这一人是我们临候府的人,否则若是被别人招揽了,那可是便宜了外人。”

    阿二眼光闪烁的看着姜风,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一次要保证公平的同时,还要保证他们临候府必须独占鳌头,而这样做,自然少不得黑幕!

    所以现在就看姜风自己怎样抉择了,只看见姜风的眼神当中带着几丝挣扎,可是随便便沉稳下来,默默的看了一眼阿二,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说完,转头看着阿大,吩咐道:“转告王灿,让他准备一下,圣都演武的第一名是他的了!”

    姜风这话自然是坚定无比,毕竟有他这个操办人在场,所有的规则岂不是随他心思制定?

    比如现在的王灿是化灵六重,那么他只要来个规定,化灵六重以上不能参加,那便完美。

    而以姜风对王灿的了解,他有着寂灭棍法的特性加持,在化灵六重以下那基本上是没有对手的,况且,即便有,他也有的是手段让对方认输,即便这个人是他某位对手派过来的暗子。

    看到姜风做出这样的决定,一边的阿二也微微笑着点点头说道:“这个王灿我知道,确实是一个人才,而且还是咱们联系四王八公的纽带,这第一名送给他也算是一点甜头。”

    “不错。”姜风也点点头,然后问道:“阿二,你可还有什么妙计?”

    现在的姜风已经将阿二当成了自己的智囊。

    “有!”阿二坚定的说道,这让姜风心中一喜,只听对方继续说道:“侯爷现在还没有大婚,这在诸多皇子当中是极其不正常的,所以......侯爷,您该找一个妻子了!”

    阿二这话如同一道霹雳劈在姜风的心上,他虽然早就有联姻的准备,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刻,心中还是免不得烦躁,毕竟他可是要立志于当圣皇的人,可现在却连自己的婚事都不能做主。

    “侯爷不必烦躁,即便是当代的圣皇陛下在身为皇子的时候也时常身不由己,而欲成大事,必要经受这样的阶段。”阿二轻轻说道。

    “嗯,我明白,那阿二你可有人选?”姜风深吸一口气,随后目光灼灼的盯着阿二。

    之间对方遥指了一下皇宫当中,笑着说道:“长平公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