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王灿轻咦的看了一眼这人,随后奇怪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利诱他们,让他们打假赛了?”

    “嗯?”朱修勇一脸茫然,完全不明白王灿是什么意思,这时候只听王灿继续说道:“我可是临候府的人,为人光明磊落,怎么可能干出这种收买别人打假赛的事情?”

    朱修勇:“.......”

    “哼,你还是以为现在是漠北的时候,可以为所欲为嘛?我告诉你,这里是圣都,这里的势力交叉复杂,各种的权贵和耳目充斥其中,你只要做错了一丁点都会有人放大一百倍来污蔑你,所以这种情况下,若是他们不配合你准备怎么办?泄露了消息,那可是让整个临候府抹黑,然后别人会怎么看这一次的圣都演武?”

    王灿一连串的话直接呼在朱修勇的脸上,让这位有着龌龊心思的人羞愧无比,只感觉自己仿佛做错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样,所以开口道惭愧的说道:

    “王公子,是我一时糊涂,是我没明白您的意思,幸好您深明大义,及时点醒了我,免得我做了不可挽回的错事,我有罪,我认罚!”

    “不错不错,你能有这样的觉悟,我很开心,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便原谅你一时糊涂。”王灿满意的看了看朱修勇,一副“崽,爷爷很看好”的模样。

    而另一边的朱修勇自然只能陪着笑,然后又一脸小心翼翼的看着王灿,说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做?”

    “现在?”王灿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他自然不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大公无私,毕竟他这一次出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排除异己嘛?而知道了“异己”名单的他怎么可能会放过对手呢?

    朱修勇的手段他倒是想过,只是这手段太low,不提对方愿不愿意,就算是愿意了,打假赛在这种高手云集,甚至天人都出没的赛场上,那无异于找难堪,别人或许不会说什么,可是姜风的脸面肯定不好看,说不准还会因此影响到王灿在姜风心中的地位。

    而另一个问题就是.....emmm穷!!!

    没错,现在的王灿别看着很牛,可是完全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身上没有什么钱的。

    他在云灵宗的时候之所以大手大脚,那是因为他是炼丹师啊,身份地位都有,钱自然也不缺,可是这里,他就只能靠着俸禄过日子,有个毛线的钱啊!穷的叮当响,哪有空去收买别人啊,自己过日子都差点不够!

    所以只能采取迂回措施了了!

    王灿深吸一口气,说道:“咱们侯爷身为这一次圣都演武的主办人,自然要关心这一次圣都演武的状况。

    可是你看看,因为这件事情,整个圣都都开始乱套了,那些桀骜不驯的武者一个个不服管教,虽然有禁军弹压,可不怕死的还是很多,所以咱们这些身为侯府的人,自然要为侯爷分忧,为圣朝排忧。

    而......维护圣都的治安就是第一步。”

    说完,眼神灼灼的看着朱修勇,问道:“你可明白?”

    额.....摇摇头!

    这让王灿有一种无力感,觉得眼前这个化灵九重的武者太蠢了,一点都不好带。

    想到这里,有种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所以啊,咱们要让这圣都干净一些,将那些可能影响圣都治安的人!或者人!先审查一遍,有罪的判罪,没罪的考察!”

    如果说王灿的话都说道现在,朱修勇还不明白的话,那么他也没必要混下去了,所以两眼放光的看着王灿,不住地点头。

    这手段,和上一次乾州秘境的的手段几乎如出一辙,都是靠着手上的权利,光明正大的排挤竞争对手。

    这爽啊!

    上一次朱修勇是受害人,这一次翻身变成了施暴人,顿时一种巨大的欣喜在心中升起,随后道:“王公子,您放心,这圣都一定会因为我变的干净无比的。”

    “好,去吧!”看到醒悟的朱修勇,王灿满意的点点头,他是参赛人,可不能亲自动手,要避嫌的!

    且不说这一边的王灿如何安排,另外一边也有人在筹谋着这一次圣都演武的事情,毕竟能看出来这一次圣都演武意义的人可不止临候府一家,作为现在姜风头号竞争对手的三皇子姜蕴也在盘算着这件事情。

    “殿下,那姜风现在已经一飞冲天,现在又借着这一次机会在圣都所有人面前大出风头,那可是对您的地位有极大的不利啊!”

    “本座自然明白,可是这事情也难做啊!”姜蕴深凹进去的眼眶透着一丝无奈,道:“这一次的圣都演武原本是我那大哥的,他倒也就罢了,出了那么多次风头,再出一次也无所谓,可是我这个不老实的弟弟却不一样,他是第一次,又是我那位父皇最后一次,这意义非同凡响,此刻整个圣都都在宣传着这件事情,而且那姜风还放出消息,说是给第一人留了一个特别的赏赐,更是激起了很多人的心思,所以注定了这一次的圣都演武不同凡响。”

    “那......殿下,我们为什么不派人去夺了这第一名,让那姜风狠狠的丢脸呢!?”

    这人话刚说完,就听见一声喝骂:“蠢货,咱们手上的武者不少,可能夺得第一的哪个不是心思玲珑的人,如果他攀上了现在姜风的船,还会理我这个前主子嘛?”

    不得不说姜蕴很了解人心,别看现在那些武者被他操纵着乖乖听话,可是如果有机会另攀高枝的话,那么绝对不带犹豫的,他要是准许这些人参赛,那不是给姜风送人才去了嘛,到时候他姜风固然丢了一些脸面,可是却得到了一大票门徒!

    这种资敌的事情,蠢货才会干呢!

    “都怪我那个蠢货哥哥,没事非要去后宫找点乐子,那个蠢货难道想尝尝圣皇的滋味想疯了嘛?居然位置还没挪上去,就开始提前享受后宫的女人了!”

    姜蕴心中没有头绪,正好骂那个搞砸了事情还留下把柄的姜离。

    “对了,殿下,我倒是有一个能够多的第一名,可是却绝对不会投靠对方的人选......”

    “哦!?”姜蕴心中意动:“说来听听!”

    顿时房间之内响起了丝丝笑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