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将封寒不留情面的踢下擂台之后,冷冷一笑,转脸便离开,没有丝毫的逗留。

    反观另一边的封寒却是失魂落魄,口中喃喃着一些话,最后却狠狠的盯着王灿,凶厉的说道:

    “王灿,我封寒记住你了,今日你羞辱我的一切,我来日将百倍奉还!”

    封寒有这个底气,他认为自己输的很冤,明明他还有很多的底牌,还有很多的大招都没来得及施展,就被王灿用出的邪术稀里糊涂的给击败了,所以看着周围戏虐的眼神,仿佛都是在嘲笑他一样,心中顿时恼怒了。

    同时也暗暗发誓,一定要将今天的场子找回来。

    而面对封寒这种人,王灿只是轻哼一声,便不在理会,毕竟,这种脑子只有自己,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是很难沟通的,他只记得别人对他的坏,却浑然忘记了这是因为他本人的缘故。

    随着封寒这一匹圣都演武最大的黑马落败,淘汰赛也随之结束,而接下来自然是最终的决赛名单。

    足足有一百人的名额,这些人比赛的时候,不但姜风要亲临现场,就连那些权贵也要站台支持一下。

    而有比赛,自然也有人开盘,所以在整个决赛的三天时间里,圣都的武者火气都很旺。

    因为姜风在圣都演武当中还是比较公正的,某些黑幕没有诞生,随之而来的便是涌现出来的那些天才一般的人物。

    这些人都是用战绩证明了自己的,所以在圣都当中,他们的名望可以说是水涨船高。

    王灿结束今天的比赛,顺着街道准备返回临候府,一路上自然不乏有人认出他,毕竟他可是这一次公认的夺冠热门,那强悍的棍法可是让不少威武雄壮的汉子都伏在大棍之下。

    不顾周围的指指点点,王灿不得不加快步伐。

    要知道今天他虽然胜利了,可也是惨胜,皇室当中赐下的丹药只是四品丹药,根本无法完全修补他体内的伤势。

    不过好在他在临候府还有一枚阿大给的五品疗伤丹,勉勉强强能够修复自身的伤势,所以一返回侯府,王灿便准备先返回房间修复伤势,可还没来及走两步,就被姜风叫到了书房。

    “侯爷,听说您找我?”王灿站在一边,看着姜风。

    这幅恭敬的模样让姜风感到很满意,然后说道:“我知道你今天的对手很不简单,看你的模样,应该也是惨胜?”

    王灿点点头。

    姜风手指微微弯曲,一个碧绿色的丹药在一层薄薄的光晕的包裹下出现在他的手上,然后说道:

    “这是六品的碧灵丹,对筋脉有奇效,你拿着它,有半天的时间便能修复体内的伤势。”

    “这......这......侯爷,这太珍贵了,况且,距离最后的决赛还有两天的时间,我那里还有一枚五品的疗伤丹,足够修复自身的伤势,就不必浪费这么珍贵的丹药了!”

    王灿心头微动,不过还是按照套路日常推辞,毕竟你一下子接下来,万一人家是客气客气的,那多尴尬。

    当然了,姜风这种人也不可能吝色这么一点小玩意,所以随口说道:“不必客气,这种丹药我这里很多。”

    说完,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这丹药自然不是白给你的,你可明白?”

    “侯爷的意思我自然清楚!”王灿点点头。

    “不错,这一次我主持圣都演武,整个九州还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我,都等着咱们临候府出丑,然后笑话咱们,所以这一次我对你的要求就是将这圣都演武的第一名拿下来,狠狠的扬一下咱们临候府的威风,让那些想看笑话的人明白,我临候府可不是他们能够随便嘲笑的!”

    姜风说道这里的时候,面上微微泛着冷意,显然圣都当中他得到的消息绝对不是这么简单。

    顿了顿,作为一个合格的上位者,姜风显然知道谈话的套路,理想和未来谈过了,那么自然该许诺实际的好处了,所以说道:

    “王灿,你是我临候府的老人了,跟了我几年自然应该知道我姜风不是什么吝啬的人,只要这一次你能够拿下第一名,我定然会给你足够的赏赐,这赏赐足够让你一步登天!”

    姜风神秘一笑,当然,在他的内定当中,王灿必然是第一的,可是这主动第一和被动第一可是有区别的,若是主动,那么姜风定然会倾力栽培一下这个得力下属,可如果是被动......那就不可能了太过重视了。

    毕竟决赛的当日,说不准连圣皇都会远远的观望,这种时候虽然动用一些手段是在潜规则之内的,可那些明白人定然不会少,也因此这个第一的含金量要减少不少,那么赏赐定然就不一样了。

    “多谢侯爷,王灿定然竭尽全力,一定不让侯爷失望。”王灿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所以很坚定的回道。

    “你有这份信心,我很满意,不过我看过你那个对手,倒也不是一般人。”姜风微微沉吟,他是知道方瑞是三皇子姜蕴送过来的人,可是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舍得将这么一个天才送出来,毕竟姜风对自己现在的吸引力还是很清楚的,他相信只要自己抛出橄榄枝,那么那些“天才”一定会向狗一样的扑过来。

    ‘必然有什么阴谋!’

    作为阴谋论者,姜风在心中下了这么一个定论,然后看着王灿:“你的对手是方瑞,我相信你应该清楚。”

    “不错,这方瑞奇怪的很,当日第一场比赛的时候,就对我有一种莫名的恨意。”

    王灿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

    “不过侯爷您放心,我的实力您应该是知道,区区一个方瑞,就算是有着底牌,也超脱不出化灵的范畴,而既然没能超脱化灵的范畴,那么他就不可能在赛场赢得过我!”

    王灿话才说完,他自己就愣住了,因为他说这话真的很熟悉啊,好像是很多反派在开打之前给自己主子打包票的时候常说的话啊!

    什么鬼?

    带着这样的疑问,王灿开始陷入了深刻的反思当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