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的时间一晃而逝,似乎没有掀起什么波澜,可是明白的人都知道,马上就是大高潮的时候。

    圣都演武的第一名诶!

    这个和圣都的普通人隔得有点远,可是换成临候姜风的神秘赏赐,那便吊足了整个圣都人的胃口,所有人都等着在看这位临候能掏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满足他们的好奇心。

    “可惜可惜,这一次的圣都演武我老王没能参赛,否则第一名还不是探囊取物!”

    “不错,都怪临候设置的这个什么劳什子规则,什么化灵六重以上不能参赛,我看就是故意给那个王灿设置的机会,估摸着第一名早就是内定的,说不准连奖赏都是专门为这人准备的。”

    “不错,如果没有什么阴谋的话,为什么不开放限制,让我老王参加!”

    “那王前辈,您现在修为几何?”

    “哼,化灵七重!”

    “......”

    众人沉默,合着您这规则就是这玩意,顿时,人群响起了一阵阵压抑不住的嘲笑声。

    “圣皇亲临!”

    突然,天空之上,彩霞遍地,一辆马车从天空飘荡而过,这马车说是马车或许有一点不合适,因为这拉车的赫然是一批背生双翅的天马,这种马可是珍贵无比,幼年的时候便能媲美化灵武者,成年之后,甚至能够突破到天人境界,而看这匹拉车的天马神俊的模样,加上四蹄生风,定然是能够和天人媲美的天马无疑。

    这还不止,那驾车的人赫然也是一位身披紫金铠甲的禁军指挥使,也是一位天人,如果在加上圣皇本人的话,那么这个阵容,横扫一个大宗门都不成问题,而放在这里,居然只是圣皇出行的简陋排场。

    嘶嘶!

    一声声凉气在倒吸,广大人民群众纷纷表示今天来的值得,不论比赛的精彩程度如何,单单是能看到圣皇出行就不算亏。

    “乖乖,连圣皇都亲自出场,这临候的面子可是有点大啊!”

    “谁说不是呢,我一个七大姑的八大姨的儿子的哥哥的妹妹在临候府当差,听说是这临候的母亲生前可是这位圣皇的最爱,也是咱们圣朝唯一的女侯爷,估摸着这一次圣皇是准备给自己这个亲儿子站台吧!”

    随着街坊之间的小道消息,姜风的事迹顿时开始在圣都流传开来,不过这些话自然是传不到马车当中的人耳中。

    此刻,马车当中,外表只是一架普通的马车,可是内里却足足有一座宫殿那么大小,姜天离坐在上方,面带笑意的看着一边微微激动的长平公主,轻笑一声说道:

    “长平,你今日怎么如此激动,还非要和我一起去看这圣都演武,我可是记得你曾经从来不关注这些的,莫不是这一次有你喜欢的人?”

    “哎呀,叔叔,没有的事情,长平哪里有什么喜欢的人!”

    一抹红云升起,长平公主娇憨的白了一眼姜天离,在圣朝,估摸也只有这位长平公主有这样的特权,不过当然了,长平公主也不会在外人面前露出这幅小女儿的娇憨,也唯有在疼爱她的父亲和姜天离这位圣皇的面前才会露出一二,其他的话,即便是姜风也不可能。

    而另一边的姜天离是何等人物,作为当代圣皇,年轻时候可也是风流的没话说,即便是现在几百岁的年龄,可仍旧会拈花惹草,这皇宫当中不断添加的调剂品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他人精一样的人物,自然就明白了长平公主的心思,明白这位侄女是有喜欢的人了。

    不过他并不会怎么横加干涉,因为以他的身份,和他那位堂哥的身份足以让长平公主可以无忧无虑的选择自己喜欢的人,不需要附带任何联姻的政治目的。

    不过姜天离处于矜持和身份并不会继续问下去,可是另一边的阴妃可就不会那么客气,直接笑着说道:“呦呦呦,咱们的小长平居然就这么不知不觉被别的男人拐走了,还真是挺意外的,就是不知道是哪一家的男人那么优秀,连咱们圣皇的掌上明珠都能装进怀中。”

    “哎呀,阴妃娘娘,您就不要开长平的玩笑了,长平哪里有什么喜欢的人。”虽然是这么说这,可是长平公主眼角的却不由自主的荡过了一丝甜意,这种神情,作为过来人的阴妃和姜天离自然清楚,两人对视一眼,随即便哈哈一下便过去了。

    当然,在姜天离心中,还是很乐意见到自己这位侄女有自己喜欢的人的,尤其是在他现在即将退位的时候,更是想看到这位和亲女儿无疑的侄女能够找到一个好夫婿。

    这么一想,内心甚至微微有了一点想法,想来一点推波助澜。

    心中微微点点头,而在这个时候,马车已经降临到了决赛的场地当中。

    以姜天离的身份,定然不可能过来等着比赛开始,实际上在他离开皇宫的时候,比赛已经开始了,现在只能说是刚刚到最精彩的部分。

    “陛下,到了!”外面传来禁军指挥使的声音。

    “嗯!”姜天离微微点点头,侧目看了一眼长平公主,发现这个侄女在听到声音的时候,脸色猛的一喜,顿时心中了然,明白这侄女喜欢的人就出现在这场上,心下便决定多加留意一下,若是人还合适,就直接撮合了这桩婚事。

    圣皇的落座虽然是头等大事,可是这些忙活的事情完全用不着比赛场地的两人关心,因为他们现在都被锁在阵法之内,而为了摒除外界的人对比赛人的干扰,这阵法是单向视觉的,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的情景,而外面的人却能看到里面的场景。

    此刻,王灿正对着方瑞,感受着这货莫名其妙的恨意,奇道:“方瑞,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却是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有那么大的成见!”

    “成见!?”方瑞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顿时仰天长啸,眼角一道泪痕就这么顺着脸颊留下来,片刻之后方瑞收起了这幅表情,冷笑道:“好,既然你想知道什么,那我就来告诉我的身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