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无论别人怎么说,已经被撩拨起战斗热情的王灿可是全部注意都集中在这方瑞的身上。

    他从不曾担心自己的安危,虽然圣都演武的规则是不能干预场内的比赛,可是如果他真的遇到了危险,以姜风的手段,联络一下布置阵法的强者,隐晦的出手一下,那还真是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出来。

    而那些看出来的人也不会说出来。

    所以从地头到尾就注定了方瑞这个悲剧,他本身就是一个规则的破坏者,可是现在却指望着被他破坏的规则来保护他,这不就是一个笑话吗!

    此刻的方瑞怒吼一声,浑身血气蓬勃,快速的冲向王灿,手中的长刀一个斜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态戳向王灿的左侧肋下。

    可是王灿怎么可能没有防备?

    他全身上下的元力都在全力运转,只等方瑞动手的一刹那,猛的提起长棍,扑向对手。

    没错,在这种时候,王灿想到的不是自身,没有选择回防,而是直接硬碰硬的开始攻击。

    这一棍,灌注了王灿九成的气力,如果方瑞被砸中,那么几乎必然要遭受重创,甚至连再战的可能都没有。

    而反观王灿,被击中的话,也只是受伤而已,伤及性命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他现在的肉身经过那血珠的淬炼,也是很强大的,完全可以扛着这一招。

    “该死!”

    以方瑞的眼界自然能看出来王灿这种以伤换命的想法,可是谁让他一开始就算计错了,他如果攻击的不是王灿的左肋这种地方,而是心脏什么的,他或许不在乎对方换伤,反正他时日无多,也不在乎早死片刻,可是一左肋这种不重要的伤势就让他殒命,那方瑞是万万不想答应的。

    所以这种时候,也只能猛的收回长刀,选择防守,不过刀法虽然有刚猛的路子,可在防守方面也并不差,宽大的刀身横在方瑞的面前,同时方瑞本人也飞速的挪腾,躲避王灿这一波连绵不绝的攻势。

    战斗正酣。

    王灿的眼角却猛然一动,同时自身的元力开始运转,长棍之上,原本通体橙黄的光芒,变的黝黑无比,森森死寂。

    在以往的战斗当中,识货的人不多,可是在这等决赛场地,就连圣皇都出场,那些顶级权贵自然少不了,对这一门乾国公府的强大武技自然有不少人知晓。

    “寂灭棍法!”!?

    “没想到临候府的一个下人居然能够在化灵境就修炼成这等武技,果然不凡。”

    “不错,这棍法可是传闻没有天人不可修炼,而此子居然能以化灵境界修炼成功,恐怕距离化灵无敌也不远了。”

    “不远?恐怕现在已经是了,你没看清楚他的身体嘛,单单是身体的强韧程度恐怕都比化灵九重的武者要强,而有着寂灭棍法加持,失去元力上的优势,那些化灵九重的武者恐怕也不见得能够击败此人!”

    此刻,长平公主也发出一声细小的惊呼,眼角不可言喻的流出一丝庆幸和喜色。

    她可是很关注王灿能不能赢得比赛的,因为姜风可是承诺了,等王灿拿到这圣都演武的第一名,这一次他功成名就,便携着这一次成功的威望,向着圣皇提亲,让她做临候府的女主人。

    所以原本看到方瑞大显神威,她心中也是微微担心,担心王灿落败,姜风被人嘲笑,从而不能向姜天离提亲,可是现在似乎不必了。

    娇艳如花的面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微微紧扣的双指也缓缓的松开,同时心中大定:

    ‘有寂灭棍法加成,这王灿定然是无忧了!’

    这幅变化自然逃不过一边一直关注长平公主异样的姜天离的眼神,和一边的阴妃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默默的流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转头看着下方的比赛。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王灿用出这一招的时候,已经锁定胜局的时候,场外有一个人笑了。

    那便是姜蕴,他看着姜风,眼角的笑意似乎化不开,同时挥挥手,一位佝偻的老者笑着点点头,然后缓缓的离开,而与此同时,却有一道目光牢牢的锁定在姜风和他周围。

    “我倒要看看你姜风如何收拾这一团糟的圣都演武!”

    以姜蕴的手段,他不可能阻止姜风主办这一次的圣都演武,但是他却可以搅乱姜风的计划,他姜风不是扶持自己人当第一名么?那么他姜蕴就是安排另一个人去当。

    你姜风不是想借着这一次的圣都演武招揽门徒下属嘛?那我姜蕴送你的第一名你倒是招揽看一看啊!

    哈哈!

    一想到这里,姜蕴便压抑不住内心的笑容。

    不提三皇子姜蕴如何表现,而台上的方瑞一直凶厉的脸上也闪过一丝笑意,没错,他早就知道了王灿会这一招,可是他还是来了!

    为什么!?

    因为他也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哈哈,王灿你完了!”

    “哼!死到临头,你居然还笑的出来!”王灿不屑的说道,可是看着方瑞仿佛还有底牌的模样,心中对视警笛长鸣,毕竟以这方瑞的表现,绝对不是一个白痴,那么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露出这样的表现,其中一定有诡计。

    这个时候,只见方瑞猛的咬了一下舌尖,整个人脸上变的病态的血红,嘲笑的看着王灿:“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一招,早就等着你呢!寂灭棍法虽然强大,可是以你的身体又能撑得起几招?”

    方瑞说的不错,寂灭棍法虽然强大,王灿也却是能够动用,可是他终究不是天人,动用这一招还是有很大的负荷。

    可是话也不能这样说,你方瑞已经被我逼到墙角,在这一招的面前,也只能和我硬碰硬,而硬碰硬,王灿觉得自己的长棍还真没怕过谁!

    这样一来,短短的几招之内,你方瑞可能就像一条死狗趴在地上,又怎么有的底气在我的面前狂笑?

    所以这个时候,王灿很想问一句:“你是傻子吗?”

    可是很显然,方瑞不是,反而很鸡贼,他一直就等着王灿用出这一招,来和他以命相博。

    这个时候,只见方瑞缓缓的从自己的储物戒指当中掏出了一个玉匣,顿时四周识货的人纷纷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那种目光当中还透着一种贪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3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