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人的瞳孔当中,一抹倩影逐渐出现在洞口处,面若桃李,带着轻声的娇笑,朱唇微启:

    “多谢二位替我除掉这毒纹蛇,大恩大德,妾身无以为报,唯有蒲柳之姿,可堪一用!”

    如果不考虑她的小动作,只是但凭着这一番话,还真以为这是什么良善之人,真心实意的想报恩。

    可是那无形的元力却层层叠叠的传入洞窟之中,仿佛魔女呢喃的声音也在这洞窟的岩壁之中不断的萦绕,震慑心魄。

    “岑颖!”霓裳的双目当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和毫不掩饰的敌意:“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自然是跟着你来的!”被霓裳叫做岑颖的女人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若有若无的目光打量着王灿,然后看向一边毒纹蛇的尸体,旋即自然也看到了这尸体背后散发着幽光的阴玄玉。

    “阴玄玉!?”

    岑颖突然惊喜的叫了出来,阴玄玉对修炼玄心素女功的女子可都是有大用的,而作为和霓裳同一个层次的玄心宗的宗女,她修炼的自然也是玄心素女功,所以见到这阴玄玉自然激动无比。

    “没想到居然能够在这里见到阴玄玉。”岑颖压抑这激动的心情,转而看着两人,似笑非笑:“两位,是我请你们走,还是你们自己走!”

    如果能直接将两人逼退的话,岑颖也不会动手,输赢暂且不说,她也不愿意现在就和霓裳以及王灿的关系闹的很僵硬。

    当然,如果真的到了没有选择的余地,那么岑颖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此刻,她的眼中散发着危险的目光,在霓裳和王灿之间来回扫视,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自以为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不可能!岑颖,你别做梦了,这阴玄玉是我的!”岑颖的话音刚刚落下,霓裳就仿佛一头暴怒的母狮,全然没有了往日端庄雍容的气度。

    “霓裳,你我二人都是玄心宗的宗女,论起来,我们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呢,不要这么绝情嘛,这阴玄玉我先拿走了。”

    岑颖双目当中闪烁了一道精光,旋即右手探出,直接抓向霓裳和王灿身后的阴玄玉,与此同时,另一只手也小心的警备着两人。

    轰!

    霓裳自然不会看着自己花费了无数心血的阴玄玉就这样落入眼前的仇敌的手中,在岑颖探出手的同时,右手的云袖一摆,直接将岑颖探来的手打碎,化作元气消散一空!

    “哼!”

    岑颖娇哼一声,只是这娇哼可不是撒娇,而是愠怒,虽然早就预料到霓裳不可能看着她得到这珍贵的阴玄玉,可是也没想到这人居然反应的如此激烈,顿时心中也来了火气,甚至有了一丝狠意。

    ‘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

    岑颖面上娇艳如花,心中冰寒如狱!

    “两位,还请出手相助,岑颖必有有厚报!”

    既然敢过来,岑颖自然不会自大的一个人跟着两人,她也有自己的底气,此时从外面走进来的两个人就是她的后手。

    一袭白衣,同样的佩剑,两个俊朗的年轻男子从洞口缓缓迈入,身上的气息不弱,全都是化灵八重,距离化灵九重也只是一步之遥。

    “天极宗的人!”霓裳眼中警惕。

    “不错,我们兄弟二人正是天极宗的弟子,此次受岑颖小姐相邀,特来帮助她取走属于她的东西。”

    “我们在圣都也是久闻霓裳小姐的大名,所以还请小姐千万不要让我们兄弟为难!”

    两人一唱一和,面上全是尊敬,可是却在不知不觉之间封锁了王灿和霓裳的去路,将两人牢牢的锁定在里面。

    “当然,霓裳小姐你可以走,只是这姜风的走狗必须留下。”

    “我们天极宗的宗子不能白死,姜风我们惹不起,用这一个蝼蚁偿命也能慰藉一下胡寒师兄的在天之灵。”

    这一番话,顿时让王灿的脸黑下来了,这两人仿佛就是吃定了他们一样,左一句右一句,可是句句都将自己的姿态摆在最后的胜利者上面,全程都是在俯视这王灿和霓裳。

    “两位,难道你们以为自己赢定了!?”王灿扫视了一眼三人,面色微冷,他不想用那一招,可不代表要死的时候还不会用!如果这几个人真的不知死活,那么他也不吝啬展现一下杀神模式!

    “王灿,我们知道你是去年圣都演武的第一名,甚至还是长平公主的夫婿,可是那又如何,若是你死了,那么还有人会在乎你?”

    天极宗的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出手,而且这一招阴毒无比,完全不给人留活路的。

    “天极宗的沧溟手!”

    天极宗作为顶级宗门,自然也有自己的手段,这沧溟手就是其中之一,原本就威力强大,加上这一次又是合了二人之力,几乎是准备下手必杀的!

    “霓裳,他们已经动手了,你我姐妹之间也不需要留情了吧!”岑颖微微一笑,看着被汗珠滑落,滴穿妆容的霓裳,微微自信。

    虽然两人实力相差不多,可是她可是状态全满,反观霓裳,经过一场惨烈的争斗,现在又深受剧毒,一身实力十不存一,想要获胜......那无异于是天方夜谭。

    所以岑颖自信的很。

    “哼,岑颖,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倒要看看你近来学会了什么新招式。”霓裳感到自己的身体逐渐疲惫,而另一边的王灿也被牵制住,心中凄然,可是仍旧坚持着,维持身形。

    “看剑!”

    岑颖自然不是那种有便宜不占的人,她一早就看出了霓裳的状态,素手一抬,便是一道剑光。

    这一招只是简单的试探,岑颖根本就没准备立功,可是出乎意料的,在面对这一招简单至极的招式的时候,霓裳却身形微微迟钝,一个反应没来得及,身上的薄纱被撕裂一道巨大的口子,半吊在身子上,露出大片的肌肤。

    “咦!”岑颖面上微微惊喜,她没想到霓裳现在的状态居然已经差到现在这种地步。

    “霓裳,你已经到了这一步,难不成还准备负隅顽抗!”岑颖运足元力,一声声仿佛魔音一样摄魂动魄的声音在洞窟只能传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