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不错,这里是悬崖的底端,莫说这里只是兽园当中,就算是在外界,阳光也不可能照射到悬崖的底端。”

    霓裳是聪明人,几乎瞬间就知道王灿的意思,苦涩的说道。

    “那我们......岂不是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王灿惆怅的说道,然后嬉笑的看着霓裳一眼:“不过也无所谓,被困住的又不是我一个,有一个冠绝圣都的美人相伴,我可是求之不得啊!哈哈。”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霓裳原本忧心忡忡的模样被王灿这么一逗弄,突然笑了出来,不过笑声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间,下一秒便戛然而止,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是个好人,不但陪着我来这里取阴玄玉,在被人针对的时候也没有放弃我,甚至被困在这里都努力的逗我笑......”

    “可是逗你笑的人往往输给让你哭的人!”王灿看着霓裳轻轻的伸出手说道:“临候太傲气了。”

    “不提他!”霓裳拨开王灿的手,转过头,抿抿嘴唇,不让对方看到她眼中的雾气。

    即使在温和的女人在面对姜风当初的行为的时候恐怕都会在愤怒之下做出不理智的行为,而霓裳无论怎么优秀,可她终究是一个女人。

    “对,我的错,不应该说侯爷的。”王灿看着霓裳,指了指这悬崖:“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总不可能就这么等着吧,如果兽园关闭,想要出去要等十年,十年之后,黄花菜都凉了。况且我们的食物也不可能支撑到那个时候。”

    王灿摊开手说道,来兽园之间,他只准备了一个月的食物,这还是超量的,就算是省吃俭用,两个人的话也顶多支撑半年,这还是靠着武者强大的身体机能撑下去的。

    “带我去看一下。”霓裳眼神微微闪烁,最后还是决定自己走一遍,探探四周的情况。

    “好!”王灿没有丝毫的犹豫,反正他又不是在欺骗这个女人,走一遍就走一遍呗,无所谓。

    “牵着我的手。”霓裳清冷的声音响起。

    “嗯!?”王灿看着突然伸过来的玉手,洁白无瑕,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别误会,这悬崖诡异的很,如果我们两人走的稍微有点距离就很可能失散,到时候就不好办了。”霓裳别过头,明明耳根子都红成一片,可还是故作冷静的说道。

    对她而言,这种主动牵别人手的行为简直就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可以说是开天辟地头一回。

    “好!”

    王灿可不是老好人,这种时刻,他果断的展现了自己男人的一面,伸出自己的手,直接顺着霓裳手指之间的缝隙插入进去,然后紧紧的握在手中,浑然不顾对面羞涩的颤抖,振振有词的说道:

    “这样牵手,要稳一点!”

    “哼!”挣扎无果之后,霓裳索性不再挣扎,就这样顺其自然,其中自然少不得环境的因素,这悬崖低下没有外人,甚至连出去的希望都很渺茫,她心中的禁忌感自然也接近消散。

    所以就这样任由王灿牵着她,感觉两人手掌之间彼此传来的暖意,一路慢慢的向前走。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站在原地,霓裳呆呆的看着自己标记了记号的地方,虽然不愿意相信,可是事实已经摆在他们面前。

    他们又回到了原地。

    “有什么发现嘛?”王灿看着眼前的女人。

    “没有,这里果然和天峰一样,是天然形成的迷雾阵法,我师父早就嘱咐我不要随便乱走,可是......”霓裳摇摇头,即便是再坚强的女人面对这种场景,恐怕都未必好受吧!

    “这也不怪你,那岑颖和两位天极宗的弟子出现的实在是太突然了,我们当时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从那里跳崖出来,否则你我二人能不能活着还是一个问题,这样想来,还要多亏了你当时的果断。”王灿自然不可能很白痴的埋怨霓裳,这样会失分的。

    所以别说明面上霓裳的决定没有错,就算是错了的他也要将它圆成对的,这是一个不想当单身狗的男人该有的修养。

    “别想那么多,你也昏迷那么长时间了,先吃饭,有什么事情吃完饭再说。”王灿从储物戒指当中取出早就准备好的熟食,用嘴吹了吹上面可能有的灰尘,然后递给霓裳。

    “这东西肯定不好吃,你将就一下吧。”

    “嗯,我知道。”

    就这样,两人之间很诡异的开始沉默了起来,霓裳小口小口的咀嚼着嘴上的食物,而王灿则是大口大口的撕咬着手上的烤肉,一时间,两人之间只剩下咀嚼食物的生意,这声音在空旷的悬崖底部分完的响。

    “不行,我们必须要出去。”霓裳放下了手上的食物看着王灿。

    “我师父还在闭关,我必须要出去,没有我,那些人定然会故意苛责我师父的资源,这样一来我师父能够活着出来的可能性更小。”

    王灿虽然不知道霓裳的师父是什么梗,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看出眼前的女人心情很焦躁。虽然早就了想法,可是王灿不能明说啊,只能暗示。

    “唉,我也想出去,可是霓裳你知道的,我们两人想要离开这里,第一种可能就是有人发现我们,然后通知侯爷来带人,可是现在侯爷全程都在忙活着天子佩剑的事情,即便我们捏碎了信号,以这信号的传播距离,他基本上是不可能看到的。

    所以只剩下第二种可能,就是我们自己突破天人。”

    “可是这更不可能!”霓裳嘴角划过一丝苦涩:“若是那阴玄玉被我带下来,我倒是有可能在一个月之内突破化灵九重巅峰,服用天人造化丹晋级天人,可是你也看到了,当时我根本没有可能拿走阴玄玉。”

    “是啊,真可惜。”王灿嘴上说着可惜,其实心中可是高兴的很,要是阴玄玉被拿了,那他岂不是就没机会了,说起来,王灿现在可是很感谢岑颖这人将霓裳和他都逼到这种表明绝境的。

    “唉,要是能突破到天人我们就能出去,可是这方法就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却只能干看着。”王灿心中怅然,眼神盯着霓裳,稍微暗示了一下:“以我修炼的灵阳功来说,想要突破到化灵九重,没有资源,那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在只能靠你了,霓裳,你的玄心素女功在这种环境下应该能够飞快的进步,只要你突破化灵九重,说不准我们还有机会!”

    王灿又开始暗示了,傻子都知道,即便在天才也不可能短短时间连破两重,所以这可能接近于无,同时满心期待的等着霓裳的决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