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红杏暗香来,翻云覆雨猛蛟龙......

    这种时候,王灿只想yin诗一,高歌一下自己心中的喜悦,他看着身边已经沉沉的陷入昏睡当中的霓裳,一种满足感从心底升起。

    拿下霓裳虽然没有给王灿对姜风的操纵度更进一步,可是这收获也是不容小觑,先收获一个如花似玉的妻子就是第一,第二,就是庞大的素女功元力和灵阳功元力交融淬炼,让王灿现在的元力精纯无比,以绝对夯实的根基晋级化灵九重巅峰。

    现在的王灿,双目当中精光闪闪,刚刚突破,根本来不及收敛气息,只能任由元力外漏,不过这里是悬崖底部,王灿也不担心有人现他的秘密。

    “现在差不多可以突破天人了!”王灿右手一翻,从储物戒指当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只玉匣,里面是姜风在圣都演武的时候赐给他的天人造化丹。

    一年来,王灿无数个夜里自己偷偷摸摸的将这东西取出来,仔细观察,品味里面庞大的造化之力,甚至有时候都差点忍不住想将这东西提前吃了,不过好在他克制下来了。

    “天人,我来了!”

    王灿深吸一口气,右手捏了一个法诀,随意一挥,在四周用元力凝聚一个结界,防止自己突破的时候被悬崖底可能出现的东西干扰。

    做完这一切之后,王灿盘坐在霓裳一步之遥的地方,将丹药从玉匣当中缓缓取出,然后用左手小心翼翼的捏起,猛的向嘴中一塞,而后,迅闭上嘴唇。

    这种药是强制突破天人的神药,吃下去之后自然不可能如同疗伤药一般柔和,不过出乎意料的,这丹药却也没有以往那些虎狼之药那般疼痛难忍,只有一种轻微的刺痛感。

    吞入腹中的天人造化丹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融化,而是随着王灿元力的运转,在他的筋脉当中游走了一圈,随后其中的造化之力显现,化作白色仙气直冲王灿的灵台。

    一刹那,灵台朦胧,灵光翻滚。

    王灿的身体开始急的蜕变,一种升腾起来的暖流不断的融入王灿的身躯,开始改造他的身体。

    筋脉、血液、皮肉......一重接着一重,大量的暖流从灵台诞生,开始在他的体内乱窜。

    这个时候,王灿自然不是白痴,知道必须要元转《灵阳功》开始突破,心中默念着灵阳功的功法,筋脉当中的元力按照某种规则开始元转起来,没运转一个周天,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身躯在变得强大,同时灵台也不断的升腾,变的更加宽广。

    噗~

    在灵台不断壮大的时候,仿佛到了某一种界限,开始缓缓的迟滞不前,可就在这时候,灵台当中残余的造化之力仿佛找到了去路,开始迅的融入灵光当中,化作动力,继续开辟灵台。

    这个过程很短暂,可是却很重要,在极短的时间之后,王灿的头顶之上,代表着天人诞生的异像陡然升起,庞大的造化之力贯穿悬崖,冲入王灿的身体,开始对他进行另一个层次的改造。

    这个过程,没有任何意外,只剩下巩固,等到异像消失,便代表王灿正式踏入天人一重,掌握造化伟力!

    一刻钟之后,王灿睁开双眼,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而这口气昏暗浑浊,仿佛带走了王灿体内所有的杂质,也在吐出这口气之后,王灿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比轻盈,一跃便能踏天而行。

    这种踏天和化灵的时候完全不同,化灵那个阶段,完全是靠着元力撑着身体,而天人,仿佛就是生于天地一般,行走在天空已经成了本能。

    再看看王灿此刻的身体,每一寸肌肤都无比细腻,天人造化,重塑身躯,这一点还真不是吹嘘出来的。

    此刻的王灿,他的身体焕着全新的生机,而且,也因为他现在极其年轻,只要不是到了天人的寿命大限,那么基本上便不会老去。

    凡人、化灵、天人,一步一个脚印每一个境界都是全新的开始,现在王灿已经彻底踏足天离圣朝的顶端,成为为数不多的天人强者,有资格操纵这个圣朝的走向。

    “你醒了!”感受完自己全新身躯的王灿转头看向一边霓裳的位置,却现对方早就醒来,一双妙目直勾勾的看着他。

    “嗯,早就醒了,在你突破天人,异像降临的时候。”王灿突破,霓裳的心情很复杂,有着喜悦,也有着纠结。

    “这悬崖古怪的很,我现在的双目经过造化之力的改造,这点迷雾已经遮盖不住我的眼睛。”王灿随意一扫,这些迷雾再也不能迷惑他分毫,顿了顿,他继续说道:“霓裳,你说我们是探索一下这悬崖,还是先离开!”

    “你认为呢?”霓裳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我认为是探索一下这悬崖。”王灿看着霓裳,眼神当中带着“溺爱”,说道:“这悬崖底下的阴寒之气如此浓厚,我不相信那位天离圣朝的圣祖会无缘无故的建立这个地方,其中必然有着某种原因。”

    “你想知道这些?”霓裳微微皱眉,这种原因固然能让人好奇,可终究是皇家隐秘,知道的多了,也未必是好事。

    “当然不是,在悬崖的顶端都能产生阴玄玉,我相信,阴寒之气更加浓厚的悬崖底部定然也能产生更多的阴玄玉,到时候,我为你护法,让你突破天人,咱们再去找岑颖报仇!”

    说道岑颖的时候,王灿眼神闪烁,有仇不报非君子,更何况他是小人,有点仇隙定然心心念念,不爆不舒服。

    而另一边的霓裳想的就简单的多了,或者说,她只是不愿意去想那么多,想那么深,在这种时候,她只觉得王灿在自己突破天人之后,还能记得为她寻找阴玄玉定然是对她动了几分真心的,不像是单纯的利用她。

    这种想法,让霓裳的内心多了几丝暖流,甚至对自己这个名义上、暗地里的未婚夫也没有了一开始的排斥。

    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旋即伸出手,清脆的带着一丝欢喜的声音响起:

    “带我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4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