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捺内心的激动,王灿对着霓裳说道:“这悬崖下面的迷雾能够遮蔽天人异像,你待会吸纳这些阴玄玉突破化灵九重,我来为你护法,直到你突破天人为止!”

    “那你呢?”霓裳心中自然是极为意动的,突破天人这本就是她来这兽园的目的。

    “我?”王灿一笑,指了指柱子上面的字符说道:“这大苍云手可是天人手段,我自然要学一学,免得出去之后打架被人欺负。”

    达到天人之后,王灿还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武技,好在他身上的气运勾连留存的时间还有一些,趁着这小半会的功夫,王灿将这大苍云手勉强练成了一个形似,连最基础的阶段都没能完成。

    不过作为天人武学,这大苍云手就算是有形似,也能支撑王灿在天人一重站稳跟脚,更不用说,他的寂灭棍法在晋级天人之后也生了蜕变,不但招式的威力更大,而且支撑的时间也更强。

    轰!

    七天的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在王灿的一侧,霓裳紧闭双目,仿佛对外界的一切都毫无感知,不过王灿却看到了被迷雾削弱至极的天人异像。

    “要突破了?”王灿眼中微微惊讶,他本以为霓裳这一次突破怎么说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可没想到仅仅一个星期就到了最后一步。

    服用天人造化丹突破是强行突破,没有那么多的苦修感悟,所以耗费的时间也简短的很,在王灿一晃眼的功夫,庞大的造化之力已经灌入霓裳的身体,将略显消瘦的身姿逐渐充盈起来,苍白的气色也开始泛起红润。

    王灿眯着眼,随后一挥,将四周散碎的阴玄玉拍碎,化作最纯净的阴寒之气凝聚在霓裳的周围。

    片刻之后,异像散去,霓裳缓缓的睁开眼,睁开的第一眼便看到的是王灿灼灼的目光,顿时心中一颤,别过头去:

    “谢谢你!”

    虽然刚才霓裳紧闭着双目,可是她也知道是王灿在为她凝聚四周的阴寒之气,辅助她突破。

    “都是自家人,说什么谢谢!”现在的王灿可不是当年第一次见到霓裳时候的他,现在他可不会和霓裳客气,很熟稔的走过去,火热的目光从来就没有移开过,一直钉在霓裳的娇躯之上。

    他上前两步,伸出右手,微微用力,就将无力反抗的霓裳拉入怀中。

    “让我来帮你巩固一下修为。”

    王灿吹出的热气还没有消退,霓裳就感觉身上一凉,却不知道什么地方的衣物已经消失不见。

    “不行!”

    哈哈,这种时候,王灿怎么可能理会这种礼节性的拒绝?作为各种老手,他一下子就明白这不过是女孩子家家的羞涩,况且,就算不是羞涩,是真的拒绝,那又能怎样,他人渣一个,突破天人之后,精力旺盛的很,造化之力改造过的身体强悍无比,就等着造孩子呢!此刻那容得霓裳拒绝!

    另一边的霓裳虽然意识到两人之间这种状态很不妥,可是刚突破的她原本就没熟悉自身的力量,又被王灿的气息一感染,也不知是男人味的作用,还是功法的作用,亦或是两者都有,总之,在被拉入王灿怀中的时候,霓裳几乎是没有半分力气反抗的,只能任由着王灿在她身上胡作非为,为所欲为,为非作歹......

    ......

    一天之后,两个人影从兽园边角的悬崖底部冲上云霄,男的普通,女的秀丽。

    这两人不用说,自然是坠入崖底的霓裳和王灿。

    “我了解岑颖,那人看似春风和煦,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可却是是一个歹毒的女人,在没有看见我尸体的时候,她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一提起岑颖,霓裳的面容之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憎恨。

    不过以两人现在的实力,在碰到岑颖和她身后两位天极宗的弟子,那简直就是爸爸打儿子,手到擒来的事情。

    “现在距离兽园关闭还早,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兽园不小,但对天人强者来说,也不大,他们从悬崖底走出来的时候,整个兽园的元力波动很正常,因此,天子佩剑定然还没有出现。

    “走,东边,我闻到那个女人的气息了!”霓裳从衣袖当中小心翼翼的洒出粉末,随后这粉末无风自动。

    岑颖能够有办法找到霓裳的踪迹,那么同为宗女的霓裳自然也能找到岑颖的位置。

    ......

    东边,一处清幽的山谷,距离悬崖并不远,只有半个时辰的距离。

    “岑小姐,今天可是我们的幸运日啊,不但杀了这头云赤虎,还得到了珍贵的血灵芝,有这东西,我们二人突破化灵九重那是妥妥的事情!”

    “不错,等我们二人突破化灵九重,就算那两人没死,我们也能一拳打死一个,给岑小姐你出气。”

    天极宗的两人小心翼翼的捧着手上的血灵芝,找个地方盘坐下来,准备吞服了这血灵芝。

    “那姐姐我就谢谢二位了。”岑颖莞尔一笑,三分妩媚,三分羞涩,直看的两人面容一呆,如果不知道这岑颖早就是某人内定的话,他们肯定是压抑不住内心的躁动的。

    “你二人安心突破,我帮你们护法。”岑颖自然是希望自己手下的人越强越好,这幽谷是云赤虎的地盘,他们刚杀了云赤虎,一时半会还不会有别的野兽冲过来,这护法的事情自然轻松的很。

    不过岑颖却在这时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安,总觉得有些事情会生。

    “可能是错觉吧,这兽园当中还有谁会来找我的麻烦。”岑轻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可是刚说完,顿时面色一滞,一个名字浮现在她的脑海:“霓裳!”

    如果是别人,对于这种心血来潮的感应或许不会相信,可是岑颖曾经靠着这个感应躲过了数次危机,这一次又有了这种感应,她自然不敢大意。

    “那女人绝对从悬崖下面爬上来了,以她的能力靠自己是不可能的,一定是那个老女人留下了什么秘密私下传给她。”岑颖知道霓裳的师父曾经来过兽园,知道一些隐秘绝对不是问题,现在稍微一思量就“想清楚”了。

    “跑!?”岑颖脑海浮现这么一个念头,不过看向一边正在突破的两人,心中安稳不少:“那女人不过是化灵七重,一边临候府的下人也不过区区八重,根本不可能对我造成威胁......他们死定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