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凌的话音刚刚落下,顿时湖面翻滚,巨大的浪花一层一层的从中心向外面蔓延,恐怖的气息在整个湖面的上空释放,无数的鸟兽向着四处狂奔,仿佛看见了某种可怕的东西。

    湖边的几位皇子早就知道了里面的东西,可是其他一些随从则是面容惊骇,要不是自己主子没有发话,估计早就叫了出来。

    “东西都准备好了嘛!?”姜凌面带笑容的看着身边的几人。

    “二哥吩咐下来的事情,做弟弟的自然不敢怠慢。”其余几人示意一下身后,旋即,就有有抬来了几个箱子,里面全都是姜凌吩咐下来,用来布置阵法的材料。

    “二哥,这东西我们是给你带来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如果有选择,包括姜蕴在内的其他人都不会将主动权交给这个看似和善,实际上却是阴狠的二哥手上。

    不过天子佩剑的消息是这人传出来的,如果他们想得到,那么也只能通过他的帮助才有那么一丝可能。

    吼~

    一声巨大的吼声,随着如同小山一样的龙龟浮现水面的时候,向着整个兽园扩散,宣告这位兽园霸主的存在。

    “可怕!”

    媲美天人六重的野兽原本就是强悍无比,更何况这老龟可是有着真龙血脉,更是比寻常的野兽强悍几分,背上的龟甲更是坚硬无比,寻常的天人九重都未必能击破。

    可以说,这种存在,对于兽园来说就是无解的存在。

    浮出水面的龙龟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四周的“蝼蚁”,只是自顾自的开始寻找食物,张开嘴,猛的一吸,四周傻愣住的野兽只能化作食物,成为这老龟的牙祭。

    “布阵!”姜凌打开箱子,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确认无误之后,露出了一丝笑意,拍拍手,然后四个身穿黑衣的死士出现,抬着箱子里面的东西,开始按照某种规则一点一点的放置,等到最后一件物品放入预制好的凹槽,神秘的光泽陡然升腾,化作遮天蔽日的屏障,将整个湖面封锁。

    “这阵法?”姜蕴面色微微变化,这阵法在他的记忆当中还真是存在,乃是圣祖留下的阵法,叫做四合禁断大阵,只不过早就失传,可是没想到姜凌居然能够得到。

    “哈哈,看来三弟已经认出来了,那做哥哥我也就不隐瞒,这就是当年圣祖留下的四合禁断大阵,号称天人当中杀伐第一。”姜凌面带一丝得色,目光扫视了一下几分,然后略显遗憾的说道:“只是这四合禁断大阵也是我偶然得到,不是完整版的,否则我也不必费那么大的功夫拉几位进来了。”

    “可是残缺的也很强,看着气势,估计这老龟现在也应该感到不安了吧!”姜蕴看着湖中巨大的龟目当中透出的狐疑和一丝不安分,对这位笑呵呵的二哥顿时警惕万分。

    他可不相信一直被束缚在圣都的姜凌能够找到这失传的四合禁断大阵,他的背后一定有着某种势力在支撑着他。

    “诸位,四合禁断大阵虽然强悍,可若是想要攻破这老龟的防御还差那么一丁点,这一丁点只能靠我们自己动手。”姜凌拍拍手,看着远处,笑呵呵的说道:“临候既然来了,还藏着干什么,莫不是怕哥哥们害你不成!”

    “啪!啪!啪!”远处,三个身影缓缓出现,姜风面带笑容的看着围在湖面的几人,笑吟吟的说道:“不愧是二哥,藏得就是深,连四合禁断大阵这种东西都能拿出来,而且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天子佩剑的消息也是你放出来的吧!”

    姜风虽然是笑着,可是却和几人保持这一分距离,身边的阿大阿二都是天人一重,想跑自然不是问题。

    “不错。”姜凌很果断的点点头,“这消息自然是我这里传出去了,天子佩剑嘛,自然是有缘者居之,我这个做哥哥如果藏着掖着的话,恐怕就不好了。”

    随着姜凌的话语落下,湖面当中陡然泛起一道滔天的浪花,可惜,这浪花在四合禁断大阵的范围只能只是闷哼一声,便没了踪迹。

    姜凌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在理会,而是将目光盯在姜风身上,笑着说道:“我这个做哥哥的沉寂那么些年,还真是没想到当初那个还在襁褓当中的孩子居然能将大哥拉下马,将三弟逼到进退两难的地步,果真是了不得,了不得,说一句英雄出少年,也不为过。”

    “二哥过赞。”姜风将目光放在湖中的老龟身上微微皱眉,旋即看着眼前的姜凌说道:“天子佩剑唉这龙龟的体内?”

    似乎是在询问,可是姜风已经有九成把握,这东西就是在这龙龟的体内,否则他们不可能全堆在这里看风景。

    “不错。”姜凌爽快的点点头,然后看着姜风说道:“只是想要得到这东西,还要费点功夫,做一点前戏。”

    随着姜凌的话音落下,其余几位皇子对视一眼,默默的挥挥手,将姜风的后路封锁,或者说,早在姜风露面之后,他就已经跑不掉了,因为他们早就安排人守在姜风的后面,切断他的后路。

    “几位,这是什么意思?”姜风虽然自信,可是他还没有自信道面对两位天人三重,和数位可能有天人一重战力的几位皇子联手。

    “姜风,不要怪我们,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高傲,不将我们这些做兄弟的放在眼中,现在,我们也只能给你一个教训,让你知道,这皇位不是你能砰的东西。”姜羽阴测测的看着姜风,眼中邪气盎然,几乎快压制不住。

    “看来几位是准备把我留下,只是你们能吗?”不是姜风自负,他打不过,跑还是能跑掉的,只是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情形不对,在他们三人的四周,一道阵法再一次升起。

    “姜风,我们自然知道你的实力,也早就准备好了,这是天极宗的困龙阵,别的能力没有,可是困人的能力确实一流,就算是天人六重,也要在里面待上片刻,现在我看你还有自信能离开?”十九皇子姜伦缓缓的开口,右手一抬,阵法顿时全力发动。

    其他几人自然也不会留手,他们原本的目的就是将姜风留下,当然,为了圣皇的颜面,也不会杀死姜风,而是废掉,一个废人是无法当圣皇的,更何况现在的天子佩剑还不知道花落谁家。

    “该死!”姜风敢发誓,他这一次真的遇到了一生当中最大的危机,度过了,困龙升天,度不过,只能等死。

    可是他姜风可不是束以待毙的人,当即冷冷的看了一眼外面的人,狂暴的元力瞬间冲出体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