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姜羽面容扭曲的看着姜凌,此刻的姜凌,哪里还有一开始才柔和的笑意,全都是阴谋家的嘴脸,而十九皇子姜伦则是默默的走过去,站在姜凌的一侧,看着姜凌说道:

    “二哥,你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至于你答应我的事情,还希望你不要忘记。”

    “哈哈,那是自然!”姜凌伸出右手,在姜伦的身上轻轻的拍了拍,随即笑着说道:“只是做哥哥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求你帮忙!”

    “嗯!?”姜伦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可是下一秒,面容顿时一扭曲起来,整个人的脸都开始变形,浑身的血气蒸,消散在这困龙阵当中。

    “死了!”姜蕴神色一皱,顿时面露惊讶,可是要说惊骇,还是有点早。

    “血祭!”姜风咬咬牙,盯着姜凌,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包括他在内,这些皇子全都是这位二皇子计划当中的一部分,他根本就不在乎今天能不能拿下姜风,他的目的就是为了现在的血祭。

    看着远处越强大的四合禁断大阵,姜风的脸色难看无比,另一边的姜寒和姜羽也差不多,至于姜蕴,则是心机深沉一点,让人看不出深浅,不过平心而论,被一个人当傻子一样戏耍,是个人都不会舒服。

    “走!”虽然被骂傻子很无语,可是姜羽现在浑身都感觉不安,顿时准备尝试一下,看能不能离开,结局也很明显,连姜风都走不出去的困龙阵,他要是能离开,那就奇怪了。

    尤其是现在,随着姜伦的身死,掌控困龙阵的东西已经落入了姜凌手中。

    “二哥,原本我还以为你什么时候变了,没想到还是这么狠!”姜蕴看了一眼姜凌,淡淡的说道:“父皇他老人家现在可还没离开呢,你就这样杀了他的儿子,你就不怕这位暴怒之下,将你杀了?”

    “怕,当然怕!”姜凌大笑一声,脸上带着一丝癫狂,他看着姜蕴嘲讽的说:“可是他想杀我,也要能找到我!”

    “嗯!?”姜风和姜蕴面色同时一变,因为他们都想到了一个可能,四合禁断大阵的可不是普通的大阵,他是天离圣朝圣祖留下的秘传阵法,整个天离圣朝的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几次。

    而现在这姜凌苦心孤诣的找到这残缺的阵法,又用阴毒的血祭将这阵法补齐,那么他的目的就呼之欲出了。

    “你准备用四合禁断大阵破开空间,离开天离圣朝!”

    “不错,你们还不傻嘛!”姜凌嘲弄的看了一眼两人,略带兴奋的说道:“这天离圣朝的圣皇虽好,可惜我不在乎,只要我到了那里,以我的天赋,完全可能在百年之内突破命泉,获得长生!”

    “那天子佩剑!?”姜蕴的脸色很难看。

    “天子佩剑的消息我倒是没骗你,确实就在这老龙龟的身体之内,可惜,你们想要拿到,那是不可能的,我可是要带着这佩剑一起离开的。”姜凌收起面上的笑容,然后说道:“好了,娱乐时间已经结束,你们也该完成你们该有的使命了!”

    说完,姜凌在所有人的注视上中,缓缓的抬起手,身上的气息开始逐渐攀升,这是四合禁断大阵在加持着他的修为,只是短短的片刻,姜凌身上的气息已经堪比天人七重。

    “没有完美,还差一点,你们谁是下一个呢!”姜凌仿佛猫戏老鼠一样的看着下面。

    现在他的修为比最高的姜风都高出三个境界,想要杀人,完全是予取予夺。

    “就是你了!”姜凌的目光突然游动道一直很焦作的姜羽身上,一只手微微探出,顿时一种让姜羽万分熟悉的邪气从姜凌的手上涌出。

    “该死,你就是那神秘人!”

    “哈哈,猜对了,可惜没奖励。”姜凌看着挣扎的姜羽,笑容显得很阴冷:“你以为为什么会有人主动找你,还不是因为你有价值,而作为我的种子,你最后的价值就是为我贡献你的一切,血液和元力。”

    呲呲呲~

    在姜羽痛苦的哀嚎当中,他的身体开始迅分化,一滴化作灰色的元力种子,一滩则是凝聚出来的姜式皇族的血脉。

    元力种子被姜凌缓缓的吞入腹中,而血液则是被撒入四合禁断大阵,为四合禁断大阵的威力添砖加瓦。

    “邪道真法,看来姜凌你早就沟通过背后的宗门!”姜风只是看一眼,就觉得这真法很熟悉。

    “不错,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可惜没有奖励,而且你也要死!”随着四合禁断大阵的威力逐渐变大,姜凌的野心也开始不再掩饰。

    他看着姜蕴和姜风,然后将目光投向姜寒,这位低调的六皇子。

    “捏柿子要挑软的捏,六弟,别怪二哥我心狠手辣!”姜凌盯着姜寒,眼中毫无兄弟情义,只有一个赤裸裸的寒芒,看着姜寒的目光仿佛一个死人。

    而作为猎物被盯着的姜寒则是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模样,说道:“二哥恐怕太自信了,也太小瞧其他人了!”

    一边说着,姜寒一边甩出手中一直把玩的玉佩,顿时,这玉佩当中散着惊人的白芒。

    随着这白芒的扩散,困龙阵仿佛一张纸一样飞快的消散,而四合禁断大阵的威力也在逐渐退散。

    表现的最明显的就是姜凌身上的气息开始逐渐衰落。

    “万法禁玉!”姜凌咬牙切齿的看着姜寒,心中顿时恨意滔天,同时还有一种惊恐。

    这万法禁玉其他的作用不大,可是在破坏阵法上面那绝对是一等一的,虽然这只是最低级的万法禁玉,可消融一部分四合禁断大阵的威力,那绝对是毫无问题。

    “该死!”姜凌阴冷的目光盯着姜寒:“我的好弟弟,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虽然心中无比愤怒,可姜凌知道,四合禁断大阵在不动,他可能就再也无法离开了,现在虽然阵法没有完整,无法送他到预定的地点,可是达到那片大6还是不成问题的。

    所以手中掐着几个神秘的手势,顿时整个兽园空间都开始风雨飘摇,一个巨大的黑洞从湖面上空产生,庞大的空间之力降临,那老龙龟根本来不及惨叫,引以为傲的龟甲就直接化作粉末,血肉也一层一层的消失。

    在龙龟腹中,一道闪烁着白色光泽的长剑耀眼无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