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真正的凤凰面前,王灿就算是不上前,也没人会说什么,毕竟上去也只是送死。

    不过这样的结果就是姜风挂了,姜蕴拿到天子佩剑,继承圣皇的位置,虽然不见得会打压他,可日子肯定没有现在舒服。

    所以只是略微一犹豫,王灿便决定要帮姜风,只是现在时机还不到,姜风还没有到真正危险的时候,他现在出手,获得的好处肯定没有姜风绝望之际重获新生得到的多。

    “我要去帮侯爷。”王灿看了一眼身边的霓裳,在他的眼中,霓裳的脸色很复杂,有怨恨,有逃避,还有更多的是不舍。

    “算我一个吧!”霓裳轻轻一叹,虽然明知道是飞蛾扑火,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所以,对她而言,选择只有这么一个。

    ‘果然!’王灿心中了然,虽然他没有开眼看霓裳的气运,可也知道,这两人绝对是藕断丝连的,做出这种决定并不让人意外。

    “既然这样,那就一起。”

    王灿还没说完,就看见霓裳起身,准备上前,吓得王灿赶紧拉住霓裳的右手,将这个莽撞的女人给拉回来,小声的说道:“你急什么,侯爷现在还没有危险,我们贸然上前,也只不过是让对方多分一点心思,一点作用都没有。”

    “那......什么时候出去!?”霓裳侧着脸颊看着王灿问道。

    “等!”王灿依依不舍的松开手上的光滑的玉指,看着场上说道:“你知道我是三山州的人吧?”

    “这个当然知道。”

    霓裳点点头,她好奇的看着王灿,不明白这位突然提到这些不相干的事情干嘛?难不成和场中的战斗有什么缘由?

    “知道就好,其实我来圣都的时候,那位知州大人同样还奉了三皇子的命令,带回了我在三山州云灵宗大师兄的一滴精血,而我那位大师兄则是几十年前,凤梧州陨落的凤凰一身生机的寄托。”

    “难不成这姜蕴手中的凤凰就是当初那头凤凰留下的蛋不成?”霓裳小嘴微张,在这狭小的空间当中显得诱人无比。

    不过她现在已经陷入了震惊当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王灿的目光。

    几十年前的凤凰,那是整个圣都都知道的消息,可是当初的凤凰只是一枚死胎,这一点谁都知道,可谁能想到,这本应该留存在皇宫宝库当中的凤凰蛋却被三皇子得到,还机缘巧合的唤醒了这枚凤凰蛋。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那我现在怎么办?”霓裳压住内心的惊骇,看着身边的男人,此时此刻,她仿佛从王灿身上看到了数不尽的谜团。

    “等,我在尝试沟通它。”王灿深吸一口气,一本正经的欺骗霓裳:“这凤凰是用我吴桐师兄的精血唤醒的,而那滴精血则是凝聚着吴桐师兄的精气神,甚至一丝灵魂,而我在三山州,在云灵宗的时候可是和吴桐师兄相交莫逆,若是能依靠这点联系,沟通这凤凰,说不定能让它倒戈一击。”

    “可能吗?”霓裳问道。

    “当然可能!”王灿看着霓裳很认真的说:“我听说真龙和凤凰这种天地神兽他们都是有着传承记忆的,一般刚出生的凤凰也有着成年人的智慧,所以这凤凰定然是被姜蕴用秘法控制,只要我能沟通它,破开姜蕴控制它的手段,那么再不济,也能让这凤凰两不相帮!”

    “传承记忆?你从哪里知道的?”霓裳疑惑的看着王灿,天离圣朝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这样的记载,当然,这或许也是天离圣朝基本没有纯粹的龙或者凤凰出生过的缘故。

    “是一本游记。”虽然游记不可靠,但是王灿总不能说这是我从小说里面看到的吧?

    在王灿和霓裳商量对策的同时,姜风已经陷入了最大的危机。

    此刻,炽烈的南明离火从凤凰的口中吐出,红色的翅膀微微闪动,风助火势,让这南明离火更加暴烈,要知道南明离火原本就是凤凰的本源火焰,威力强悍无比,虽然这只凤凰只是初生,可这操纵南明离火的本能却并不差。

    啾~

    一声清脆的凤鸣,这凤凰又吐了一口元力,将南明离火的威力催生到最大。

    可以说,此刻的南明离火几乎是兽园无敌的,莫说是姜风,就算是完整版的老龙龟在这南明离火下面也要变成烤龙龟。

    “侯爷,我来帮你!”一边的阿大看到姜风陷入危机,顿时也不顾自己正在和血煞战斗,冲出战团,就想要扑倒姜风的面前,替他挡下这一招。

    而阿大这一动作,顿时将自己的后背暴露出来,作为杀人起家的血煞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眼帘一抬,一道血茫冲天而出,随着一声闷哼,毫无防备的阿大直接口吐鲜血,连极速移动的身体都猛的停下,可是短暂的停滞之后,便猛的一咬牙,再一次冲过去。

    “倒是一个忠仆!”

    姜蕴操纵着凤凰,看着扑过来的阿大,心中欣赏,可是眼中却是嘲讽,毕竟这南明离火的威力岂是一个小小的天人一重武者能够阻拦的。

    “死!”姜蕴轻吐一声,转头面无表情的继续盯着姜风,今天,两人之间必须要有一个人陨落才能了解。

    “真的要死了嘛!?”姜风看着赤红一片的眼前,看着飞蛾扑火般的阿大,看着一边焦急的失去睿智的阿二,慢慢的闭上双目,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不是他不想反抗,而是他用了无数种方法,却没有一种能够保住他的性命。

    ‘不过也好,死了总比苟活着强,至少这代表我曾经竞争过!’

    闭上双眼良久,可姜风想象当中的死亡的痛楚并没有降临,反而四周炙热的温度缓缓消失。

    ‘什么情况?’

    姜风心中疑惑,缓缓的睁开眼,看到了他今生都不敢相信的一幕。

    “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不单是姜风想知道,一直操纵着凤凰的姜蕴也是惊骇的看着场中的变化,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原本必赢的局怎么会突然陷入这种诡异的情况当中。

    “该死!”姜蕴操纵着元力,甚至拼命的压榨这体内的造化之力增幅这元力,可是仍旧无法催动眼前的凤凰一丝一毫。

    “不可能,你对我的凤凰做了什么?”

    良久,姜蕴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焦躁,猛的一声暴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