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

    剑光闪烁,一道血线狂飙,一颗人头飞出,萧元擦了擦剑身的血渍。

    “已经是第七波了,这九州牧还真是厉害,我们藏在哪里都能找到。”王灿悠悠一叹,这些追踪者的实力虽然不错,可想要留住他们,根本就不可能,估计那位九州牧就是利用这些人拖住王灿的步伐,好让他本人赶到。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位九州牧我从来没听说过,可在这无尽海已经是站在顶层的几位霸主之一,而且从他追踪我们的手段来看,这位九州牧很可能掌握着测算一类的功法。”萧元已经是天人四重,此刻杀了一个不知名的追踪者实在是太简单,根本提不起一丝兴致,甚至连摸尸都懒得去。

    “我能感觉到那个强大的气息距离我们越来越近,必须要尽快离去,否则被这些利欲熏心的人拖住步伐就糟了。”赵凝霜眺望着远处,那里天色渐渐泛白,黑夜逐渐消散,朝霞很美,可惜却无心欣赏。

    “哈哈,就算是九州牧亲自来了,以我们的实力未必怕了他。”萧元现在突破天人四重,微微有些飘了,特别想在赵凝霜的面前表现一番,将王灿给压下去,所以说这话的同时还挑衅了一下王灿,不过后者表示呵呵。

    赵凝霜也翻了一个白眼道:“我们不是怕了那九州牧,只是没必要和这位冲突,天枢分部炼丹室的钥匙已经确定下来,再过不久,肯定有人会串通开启炼丹室,那里存储的丹药才是我们的目标,和这位九州牧大打出手,暴露底牌不是便宜了别人了吗?”

    “这倒也是。”萧元微微点点头,他又不是真的傻,只是想表现一下自己。

    “前面有一处地方我们或许可以避开和九州牧正面接触。”王灿拿着地图,手指在上面划拉了几下,然后老神自在的说着。

    “哪里?”萧元问道。

    赵凝霜在而是若有所思。

    “裂空岛!”王灿的手指在地图上的某一个地方重重的敲击了一下。

    ......

    “还没有找到?”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

    “抱歉,九州牧大人,他们的实力太强了,我们临时悬赏招来的人根本拖不住他们的脚步,一次又一次只能是送菜。”这位天人三重的武者根本不敢看眼前的九州牧的脸色。

    “哼!”九州牧的面色铁青,看了一眼下方,顿时狠狠的一甩衣袖,想要拿眼前的人出气,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才慢慢放下手。

    “呼~”侥幸逃过一劫的下属也松了一口气,在心中暗自庆幸。

    而九州牧沉吟了片刻之后,右手摸了一下储物戒指,白光一闪,一个龟甲出现在他的手上,上面斑驳的痕迹和隐隐散发着神秘的气息让其他人看都不敢看。

    这龟甲是九州牧得到的奇宝,能够测算信息,靠着这个九州牧从一个弱小的乞丐,一步步成长到如今天人五重,无尽海霸主的存在。

    当然,这东西的使用也不是没有代价,每一次测算,都需要耗费大量的心力,而这种代价只能得到最模糊的信息,比如方向什么的。

    想要得到更详细的信息必须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比如心头血,比如修为......

    曾经九州牧就曾经掉了三层修为只为了一部功法,不过这些付出都会得到回报,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天地无极,苍穹指引......”九州牧手中握着龟甲,闭上双目,元力顺着龟甲的纹路慢慢的流淌,最后汇集在某一点,化作一道神秘的影响,在疏忽之间传入到九州牧的灵台当中,融入他的灵光开始缓慢的解析。

    同样,作为代价,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带着淡淡的金色,这一口鲜血喷出,连身上的气息都萎靡了很多。

    而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九州牧得到的信息自然也能让他满意,睁开双目的他眼中精光闪闪,和身体的萎靡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右手抬起,遥遥的指了一个方向。

    “南边,去前面九百里的地方堵他们!”

    虽然不明所以,可下面的人还是按照九州牧的想法去做,至于他本人则是在这里回复元力。

    无尽海当中,除了他们这些外来者,基本上没有智慧生命,只有一些不起眼的野兽,根本无法对他造成我威胁,所以他也懒得留人来保护他。

    至于他为什么愿意花费大代价,那自然不可能是死了一条走狗的原因,或许说最初的时候,他确实愤怒有人招惹了他,可也不是特别在意,直到死了三波人之后,他才心生好奇,测算了一下,得到的结果不是特别明朗,可却让他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

    龟甲的显示,只要他抓住这三个人,征服其中某一个人,就能一路高歌猛进,阴阳境之前,再无丝毫阻碍!

    阴阳境啊!

    那可是一方巨擘,出手分阴阳,掌间有日月的强大武者,即便是大日神宗最鼎盛的时候,阴阳境也可以称一声长老!这无尽海当中,曾经最强的存在也就是阴阳境武者。

    “必须要抓到这几个人,慢慢的逼问他们的秘密!”九州牧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和火热。

    他的资质不好,全靠这龟甲才能一步步走到如今,现在,最大的机缘摆在他的面前,他必须要把握住!

    .......

    “停!”密林当中,赵凝霜突然叫了一声,前面的萧元和王灿都好奇的看着她,不明白裂空岛遗址近在咫尺,为什么还要停住。

    其实赵凝霜自己也说不出来,或者说是心血来潮,只感觉前面会有危险,所以才叫住两人。

    “怎么了?”王灿看着地图,然后说:“再向前走一点距离就能到裂空岛,那里是曾经天枢岛域传送阵聚集的地方,只要找到一个能用的,我们就能避开这九州牧!”

    “裂空岛必须要去,可必须要绕一圈,我们走裂空岛的东边去。”赵凝霜很坚定的看着两人,同时也怕两人心中不信,所以拿出了一个人偶,这个人偶和赵凝霜很相似,只是上面全都是斑驳的裂痕。

    “这是我离开的时候,我姨娘给我的,能够阻止别人推算我,而现在,这人偶碎裂,必然有人在推算我的位置,我们现在继续走,肯定会落入对方的圈套。”

    赵凝霜看着两人,眼神清澈,萧元和王灿对视一眼,点点头。

    只是王灿开始犹豫了,到底要不要刷萧元的好感了,毕竟赵凝霜表现出来的才是真正的厉害。

    还好他很清楚,他现在只能通过萧元借用气运,赵凝霜这种女人则不行,所以只能叹了一口气,幽怨的看了一眼萧元,让后者屁股一哆嗦,回头看了一眼,不明所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