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侧着头看见这道白光,顿时就明白过来,这是几人约定好的联系方式,有这道信息传来,就证明萧元这人还没死。

    “萧元的!?”王灿问道。

    “嗯!”赵凝霜点点头,也松了一口气,毕竟萧元是为了他们两人引开那条蛇王的,要是死了的话,那赵凝霜真的会愧疚一辈子。

    “原来这混蛋还没死啊!”王灿故作可惜的说道,当然这只是开玩笑。

    “你很希望他死?”赵凝霜轻哼一声,自然知道王灿话中的玩笑意味,她可不会当真。

    “那是当然,他挂了,我就能和你双宿双飞,没有烦人的第三者打搅。”王灿哈哈一笑,耸耸肩,然后收起笑容,微微认真道:“不开玩笑了,萧元在通讯灵玉当中说了什么?”

    听王灿这么一问,赵凝霜的面上才露出一丝古怪,有些羡慕的说道:“萧元的运气是真的好,我们本以为这里是那位阴阳境长老的住处,可是这里并不是,反而是萧元被蛇王追的慌不择路,在扔掉蛇信果之后,却机缘巧合的进入了那位长老真正闭关的地方。”

    “额......”这种好运,王灿是真的嫉妒了。

    “这还不止,那位阴阳境的长老残留的一丝武道真意被萧元吸收了,他现在已经是天人五重,甚至隐隐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吸收别人的武道真意其实是很危险的事情,毕竟不同的武道有不同的感悟,你要是吸纳别人的感悟或许前期会走的很快,可后面的境界就难了,不过萧元不同,他修炼的是乾坤法,玩的就是空间,而但凡阴阳境必然是掌握空间的存在,吸纳这武道真意当中的空间道蕴对萧元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

    “真是好运的家伙。”赵凝霜和王灿同时在心中腹诽,然后顺着萧元给他们的坐标,小心翼翼的向着萧元所在的位置前去。

    ......

    这位阴阳境长老的住处极其简单,只有一座空旷的大殿,大殿的后面则是平时的住处。

    至于其他的防护基本没有,或者说这位也不需要那么多的防护阵法,在大日神宗鼎盛的时候,他的实力和背景就是他最大的防护,没有人敢招惹他,哪怕是再胆大包天的恶徒,也不敢在天枢岛域作祟。

    至于随后,天地大变,那时候的防护更加没用,因为出手的最起码都是阴阳境以上的武者,些许防护不过是浪费资源,根本挡不住。

    王灿和赵凝霜找到这里之后,顺着布满青苔的石板小路向里面走。

    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这里仍旧是蛇类的禁区,没有一条蛇敢壮着胆子进去。

    小路的尽头,只看见一个略显寂寞的人影站在那里,这人正是萧元,不必多说,必然是在装!

    王灿的内心撇撇嘴,只听见幽幽的声音传来:

    “唉,想我萧元冒死离开,一路上翻山越岭,经历了重重危险,方才找到这安全的场所,我的心中好凄凉啊,好像要安慰啊!”

    “呵呵!”赵凝霜冷笑两声,根本没有理会萧元,至于原因,王灿当然知道,还不是昨天夜里的事情,连清白之躯都没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理会萧元这种小动作。

    赵凝霜在路过的时候什么反应都没有,不过王灿路过的时候倒是怜悯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萧元正感动呢,只听见王灿继续说道:“以后不要打搅我和凝霜,我可是她承认的追求者,你......不是!”

    “嗯!?”萧元面色一愣,旋即就反应过来,凄厉的声音响起:“你们两个到底在我离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赵凝霜的身形微微一滞,旋即停都不停的继续走着,只是王灿心中暗笑。

    ‘也没什么,就是在你牺牲自己带走蛇王,并且生死未卜的时候,我们两人卿卿我我了一整宿。’

    当然,这话王灿没有说出来,而是在心里腹议的,毕竟说出来太伤人了,萧元要知道自己离开之后,自己心仪的女神就和别人滚床单,哪怕事出有因,估计也会气死吧!

    所以还是留点悬念的好。

    就这样,无论萧元怎么缠着王灿,王灿就是咬紧牙关不说话,他又不敢去找赵凝霜,最后自己脑补了一个事情的经过。

    那就是赵凝霜以为他死了,王灿就变成了孤儿,只好用这种不重要的“名分”抚慰王灿的内心。

    就这样吧!

    ......

    “凝霜,这大殿当中是那位阴阳境长老闭关感悟天地的地方,没有藏着什么丹药,不过有一个地方我打不开,估计要大日神宗的功法才能打开。”

    萧元在大殿当中介绍着,这里除了那位阴阳境长老遗留的一丝武道真意之外,只剩下这神妙非凡的星空图,不过这星空图太深奥了,即便三人都是天人,都天资不凡,也无法理解这上面的内容。

    “藏东西的地方在哪了?”王灿问道。

    必须要用大日神宗的元力才能打开,那么这东西怎么也关乎到大日神宗的隐秘吧!

    “那里!”萧元没好气的努努嘴,示意就在大殿的一角。

    王灿走过去,看着这个地方,这是一颗石柱,上面雕绘着各种神兽的雕像,这些浮雕彼此牵连,形成一个封锁的阵法。

    而在这石柱的中间,有一快光洁的黑色石壁,王灿知道,就是这里了,伸出手,贴着这个地方,将元力缓缓的注入其中。

    这里只是那位存放小玩意的地方,不可能有地动山摇的状况,更不可能有什么机关,毕竟想要在一位阴阳境的面前偷东西,那不是找死嘛,安放机关有什么用?

    “什么东西?”萧元和赵凝霜走到了王灿的身后,看着王灿手上的东西。

    一块灵玉和一本金书。

    这灵玉暂时不知道是什么用途,不过这金书上面可是写着《三阳圣体》,不用说,必然是一部炼体的法门。

    “三阳圣体?”赵凝霜微微一皱眉,若有所思,然后道:“恭喜你王灿,你有福了,这三阳圣体是大日神宗最珍贵的炼体法门,练到高深处,可以只手摘日月。”

    “这么强?”王灿心中大动。

    “当然!”赵凝霜理所的点点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