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牧可是有野心的人,他怎么可能将两头恶狼放进来,所以他对着外面冷冷一笑,挥一挥手,将所有的精力对准两人,全力防备着对方冲进来。

    同时,本人掐着时间,站在光柱的边缘。

    ‘你想让我帮你挡住这两人,很好,我可以帮忙,那么等进去之后我就看你能不能挡住我了!’

    九州牧心中冷冷一笑,想道,同时看着外面逐渐破碎的剑阵,他毫不在意,这些灵剑很珍贵,可他还有,当初那块陨铁可是足足炼制一千多柄。

    “该死,九州牧,你这是在找死!”

    几个呼吸的时间,齐成和袁武已经破开了九州牧布置的剑阵,不过九州牧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大笑一声,转身悠闲的踏入逐渐暗淡的光柱之中,看着外面的两人,轻轻一笑:

    “你们两个废物,也想指使我!等我回来吧,等我回来让你们两人全都成为我的一条狗,一条忠心不二的狗!”

    说完,九州牧浑然不顾外面两人极其难看,甚至因为愤怒的要爆炸的脸色,闭上了双眼,等着传送的开始。

    不过......一秒......两秒......三秒......

    十几秒的时间过去了,九州牧感觉自己好像没有动,他睁开了双眼,刚一睁开,看见的两人就是齐成和袁武,两人就站在阵法的符文之外,冷冷的看着九州牧。

    “该死!怎么回事!”九州牧心中狂跳,同时愤怒的呐喊:“走啊!走啊!该死的传送阵怎么还没有传送!”

    “别跺脚了,没用的!”齐成似乎恢复了冷静,毫无感情的眼神盯着九州牧,而袁武就放肆多了,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九州牧的恶感,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

    “嘿嘿,九州牧?倒是好样的!”袁武对着九州牧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我可是记得你刚才在说什么?说是让我们做狗?啧啧,真是没想到,我袁武一生还能听到这么阔气的话,真是......精彩!”虽然袁武是笑着的,可是谁都能看出来他现在到底有多愤怒。

    就连齐成也是一样,他越是冷静,越是在捉摸着怎么处置九州牧。

    现在,齐成和袁武已经没办法追踪王灿的踪迹,索性守株待兔,他刚才看了一下,这传送阵是双向的,这意味着大日神宗的武者是用这个传送阵进出那里的,这样一来,有很大的概率,对方还要回来。

    齐成和袁武对视一样,两人很默契的分在两边,守住位置,同时他们手下的人也开始布置阵法和手段,阻止外面的人继续进来。

    不过齐成和袁武不知道王灿三人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要等多久,这么漫长的时间,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事情做。

    寻找丹药这点小事自然有下面的人去完成,那么剩下能让齐成和袁武泄愤的大概就是打九州牧了。

    “呵呵!”两声恐怖的冷笑让九州牧心中一颤,同时在心中疯狂的骂着王灿,这个欺骗他的人。要是他能踏入光柱传送离开,哪里还会被齐成和袁武逮到,结局用脚趾想都能想到,绝对很惨。

    不过王灿要是知道九州牧的想法,绝对会很委屈,因为他却是没有骗九州牧,光柱是还有十秒消失,可是那不代表这十秒之内,别人还能传送啊?

    呵呵,谁让大日神宗当初那么变态,各种珍贵的东西都要大日元力来开启,这一点只能说九州牧运气不好,自己倒霉了,喝凉水都能塞牙,况且他不仅倒霉,还自己作死,非要在临走的时候挑衅一下别人。

    ......

    九州牧怎么样,王灿不知道,他现在已经和萧元还有赵凝霜踏入了这个小世界,这个小世界作为开辟出来,专门炼制万道无极丹的世界,这里的一切都充斥着道蕴。

    也就是武道真意,天空之上纵横交错的云带,每一根都代表着一种武道真意,这是强者身死之后,从他们体内硬生生的抽出来的。

    而在这里,这些武道真意化作了云彩,化成这个小世界特有的规则,成为万道无极丹的原料的一部分。

    估计等到真正的万道无极丹凝练成功,这里所有的武道真意都会化作这神品丹药的一部分。

    “真可怕!”赵凝霜深吸一口气,眼都不眨的盯着天空之上:“这么多的武道真意,也唯有当初大战的时候才能聚集吧!也唯有大日神宗有这样的底蕴!”

    “不错,在这里,我都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元力蠢蠢欲动,如果踏足命泉之后,在这里修行,领悟武道真意一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萧元也看了一眼天空之上,唯有王灿什么感觉都没有。

    不过他不能暴露出来,只能浑水摸鱼的看了看天上,装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这片天地的元气很浓厚,似乎还带着一点药香,看来当初离开的大日神宗的人可能没想到当初那场大战居然会让偌大的宗门分崩离析。”赵凝霜感叹之后,眼中烟波流转,半眯着眼睛盯着萧元。

    “那枚天品丹药呢!?”

    “额......这里!”萧元从怀中掏出这枚不老实的天品丹药,在他的掌中,这枚金色的光点还在这里不住的跳动。

    “果然是蕴灵丹!”赵凝霜脸上露出一抹喜色,然后看着两人:“很抱歉,可我还是想说,这枚丹药我可以给我嘛?”

    “当然,我不会让你们吃亏,这蕴灵丹对你们而言,最大的好处是开辟灵台,增加晋级命泉时候融入的灵泉数量,这一点我可以帮你们。”赵凝霜看着两人,继续说道:“你们知道的,我不会骗你们,东西我可以现在给你们,当然,这蕴灵丹必须是我的!”

    “可以!”王灿无所谓,自家女人嘛!

    “我也没问题!”被赵凝霜这哀求的眼神一看,萧元顿时就没了主见,跟随者王灿呵呵两声,然后点点头。

    “那就多谢了!”赵凝霜也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这蕴灵丹对她真的很重要,别人都以为蕴灵丹最大的功效是开辟灵台和增幅灵光,可是对赵凝霜而言,她修炼的是天地神魂颠倒大法,这是一本直通巅峰的神魂功法,对于灵光的要求简直苛刻,也就是赵凝霜天赋异禀,才能修炼,可一路上仍旧是磕磕绊绊。

    而如果有了这枚天品的蕴灵丹,她便可以用功法当中的秘技,直接改变灵光的本质,让它变的更加契合功法。

    而这种改变,如果没有蕴灵丹这种丹药,那么对灵光的损伤是致命的,一旦失败,就是身死,而有了蕴灵丹,则是有无数次的尝试机会,直到成功,或者丹药的功效消耗干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