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丹室内,昏暗的天空之下,一处又一处的火光熄灭。

    原本最华丽的三座楼阁已经残破不堪,其实不单单是这里,原本还算完成的炼丹室在这几天的战斗当中早就损毁大半,没有几处地方是完整的,有价值的东西全部被带走。

    不过就在破碎的楼阁当中还剩下几个人,准确的说,应该只有四个人和一具尸体。

    尸体自然是齐成的,剩下的四人除了侥幸还活着的九州牧,就是王灿三人,至于袁武,单单靠着萧元是不可能留下一心想逃的袁武的。

    此刻,九州牧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三人,同时也很复杂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齐成,此刻的齐成死不瞑目,两只眼死死的瞪着一个方向,估计是不敢相信他会死在这里。

    “居然让袁武跑了。”萧元摇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道。

    “跑了才正常,袁武身份不凡,手中有一些逃命的手段很正常,逃了也就逃了。”王灿和袁武的仇怨不大,甚至没有直接交手过,此刻,他看着齐成的尸体,嘴中啧啧啧的砸吧着。

    这齐成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王灿可记得他威风着呢,一跳出来,就让他们三人给他一个面子。

    当时王灿就说了,这面子不是好给的,这齐成还不信,现在好了,躺在地上了,信了吧!

    哼!

    心中轻哼一声,然后看着九州牧。

    “他怎么处置?”王灿指了一下九州牧,这人和他们的恩怨就深了,从最初他们刚刚踏入天枢岛域开始,就一点一点的变成了生死大敌。

    尤其是当初逼着他们从裂空岛逃窜到万蛇岛的时候,王灿可都给九州牧记着呢。

    “还能怎么处理,自然是杀了!”赵凝霜厌恶的看了一眼九州牧,她记得很清楚,当初这九州牧看她的眼神中带着贪婪和欲望,这种眼神,她至今都没能忘记。

    萧元对于这个处理,也没有什么意见,死了最好,死了才安稳。

    九州牧听着几个人说话,他的心逐渐的变凉,最后听到要杀了他的时候,顿时急了。

    他九州牧可是从最底层的武者堆当中杀出来的,受过无数的冷眼,遇到了无数的危机,好不容易才成为这人上人,他可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所以急忙说道:

    “你们不能杀我,我知道一个秘密,我可用这个秘密换我的命。”九州牧看着三人,眼中闪烁着几道光芒,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不过被萧元束缚着,他根本无法起身,只能这样半趴在地上看着三人。

    “哦?”王灿看着九州牧,眼神中透着冷芒:“说来看看,如果确实有价值,我不介意放过你。”

    “哈哈,我如果说出来,恐怕就会和齐成一样吧?”九州牧可不敢直接说出来,他不是白痴,知道王灿三人不是什么信守诺言的人,所以他甩开萧元的束缚,扭了扭脖子,然后眼神划过赵凝霜微微停留,最后落在了王灿的脸上。

    他知道,这人才是这三人当中占据主导的位置。

    “将我身上的禁制解开。”九州牧沉声说道。

    “不可能。”王灿果断的摇摇头,然后看着他说道:“除非你的秘密是我们感兴趣的,并且不是空中楼阁。”

    王灿说的很清楚,如果那机缘再怎么好,再怎么稀少,可要是在这十年之内如果拿不到,那这份机缘就算是滔天的好处也和他们没关系。

    因为事情到了现在,王灿也差不多明白,这无尽海之所以先放着他们这些圣朝的人进来,除了他们明说的那种招揽弟子门徒,另一层作用就是用他们这些人去给探路,搜索这无尽海无数万年没有人迹之后所隐藏的机缘。

    心思不可谓不歹毒,他们这些人全都是五十岁以下的人,即使再怎么强,也就是天人三四重的左右,不可能有命泉武者这样的实力,而无尽海曾经是大日神宗最为强盛的分部之一,这里面武者的平均实力都是天人和命泉,所以很多东西都需要命泉武者才能得到。

    这炼丹室也得亏是需要押送炼丹材料才没有限制实力,否则,这些玄品丹药,天品丹药,可都是那些大宗门的囊中之物。

    毕竟十年之后,他们离开了,这里的情况也差不多摸清楚了,那才是神州浩土诸多武道宗门的盛宴。

    九州牧很识趣,知道如果不吐露一点实情,那么王灿是不可能放过他的,所以他嘴唇蠕动了两下,只说了两个字。

    “灵泉!”

    “嗯!?”王灿的双目陡然一亮,灵泉,那自然是天地灵泉,这是天人武者晋级命泉必须要的东西,唯有将灵光融入天地灵泉,并且炼化了,才能真正晋级。

    而灵泉的品质则是关乎到武者将来的前途,越强大的天地灵泉,越是稀少,不过融合之后的实力也更强,甚至这些灵泉还能给武者赋予各种各样的实力。

    现在的王灿虽然才天人四重,可掌握了武道真意种子,加上从齐成身上得到的诸多玄品丹药,接下来肯定是一个实力的爆发期,这时候,再夺取一些机缘,有萧元气运加持,修炼速度飞快,晋级天人九重也是必然的事情,这时候,考虑灵泉确实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

    而灵泉......若是在无尽海便能找到,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毕竟离开了这里,外界武者那么多,灵泉都是无比珍贵,要想得到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而以天人的实力想要赚取灵泉付出的时间是王灿不能忍受的。

    “很好。”王灿深吸一口气,和其他两人对视一眼,然后松开了九州牧身上的禁制,不过这并不代表着九州牧能够安然离开。

    “禁制打开了,该说的你也该说了。”王灿看着九州牧,随时防备着九州牧暴起发难,不过后者似乎也明白自己的实力,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而是缓缓开口说道:

    “你们应该清楚,这里既然是曾经的无尽海,自然有着数不胜数的水,而这么多的水,自然也诞生过不少天地灵泉,甚至这里的灵泉不但数量上很可观,就连品质都足以让大多数人垂涎。”

    “那......你想说什么呢!”

    王灿缓缓的拿出储物戒指中的长棍,搭在九州牧的脖子上,冰冷的灵铁散发着寒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