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时期,人族还没有称霸,还是野兽和神兽遨游世界的莽荒时期,玄武就是天地间最强的防御神兽,而这龟壳原本就是玄武血脉,还是嫡系血脉的龟类神兽被猎杀之后制造的防具。

    这个防具偏向的是灵魂防御,对幻术和神魂一类的攻击尤为有效,不过它本能的防御很弱,必须要依靠武者自身的元力支撑,不过这样才正常,不至于显得那么变态。

    而作为龟甲,他自然也有着占卜的功效,这个功效花费的代价很大,并且很模糊,对王灿来说这就是鸡肋。

    占卜对弱者来说可以说是无往不利,可真正的强者,哪一个没有手段反制这类测算,更不用说某些外挂型武者,随你怎么测算,算的准就奇了怪了。

    这个功能可以忽略,不过这个守护灵台的功效堪称变态,同级之内,基本没有武者能够破开王灿的灵魂防御。

    不过......

    王灿看着眼前的灰色气流,看着萧元和赵凝霜逐渐变化的表情,他放开灵台当中的清光,让四周的灰色气流席卷而入,任由他们一点点的蒙昧他的灵光,不过这可不是白痴的行为,而是他早就提前用龟甲死死的护住最后一点清明。

    ......

    月色渐浓,一男一女坐在湖边,他们的身后是一座蜿蜒的山峰,仿佛一道月牙,所以也被称为月亮山,而他们眼前这湖,也被称为月亮湖,月亮湖的四周,有着一个村落,与世无争。

    月亮山山清水秀,鸟兽众多,自然不乏吃喝,尤其是月亮湖的湖边处处都是良田,更是让这村落自成一体。

    “好美的星空。”少女依偎在少年的肩膀,缓缓的伸开双手,将月牙一般清亮的双目缓缓闭上,深深的品味着这月色下宁静的湖面,和安详的气息。

    “星空很美,可惜却比不上我的小霜。”少年和王灿有七分相似,他溺爱的看着一边的少女,然后缓缓的伸出自己略显粗糙的手,将少女半搂在怀中,额头微微侧着,嗅着少女馨香的发丝,淡、纯。

    “大坏蛋,骗子。”被称作小霜的少女侧着身子,微微抿了抿嘴唇,眼中倒映着月色,弯成一道月牙,娇憨的摇着身边少年的手臂:“灿哥儿真坏,就知道哄人家开心......”

    被称作灿哥儿的少年只是笑着不说话,任由着少女摇晃着他的手臂,自顾自的揉捏着身边的绿色的草叶,然后将它扔进湖水之中,看着这湖面泛起的一层层涟漪冲散宁静的月光。

    “大坏蛋......大坏蛋......”小霜可不管灿哥儿在做什么,对于情窦初开的少女她们也不需要顾忌的太多,喜欢就好,开心就好,哪怕只有这么一刻,红润的唇边,两只白亮亮的小虎牙凶凶的对着灿哥儿的耳垂,然后恶狠狠的咬上去。

    不过这恶狠狠实在是水分很大,仿佛就是含着的一样,小虎牙磨了半天,却没能在耳垂上留下半点痕迹。

    “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免得伯父担心。”灿哥儿将揽着小霜纤细腰肢的手松开,很亲昵的摸了摸少女黑亮的秀发。

    “不嘛~再待一会,就一小会......”好不容易和情郎在一起,少女自然不愿意就这么离开,很不舍的从身后抱住灿哥儿,半是可怜,半是乞求的说道。

    “可是明天还要早起做农活,起晚了可就没收成了。”灿哥儿的身子顿了顿,只能很残忍的掰开少女的手指,一根又一个,足足二十次。

    然后深吸一口气,头也不回的离开,因为他已经听到了那低声的抽泣,如果回头了,那么就走不开了,也就耽误了明天的农时,错过了农时,就要饿肚子。

    小山村不大,五十几户人家,三四百人,从头走到尾也不过片刻的时间,在村头的草垛,一个人影默默的半靠着,直到另一个更加单薄的身影从眼前路过,没入了一户人家之后才消失。

    紧随着,昏暗的油灯亮起,一个满脸沟壑的老人冷冰冰的看着外面眼圈发红的少女。

    “去哪了,和谁在一起?做了什么?”老人冷冰冰的发问,同时握紧手上的柳枝。

    “没去哪,没和谁在一起,没做什么。”小霜微红的眼圈轻轻的瞥了一眼被握住的柳枝,单薄的身子忍不住发抖,不过仍旧咬咬牙,没有说出实情。

    而对面的老人,也就是小霜的父亲则是轻哼一声,然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少女,冷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肯定是去月亮湖了,肯定是和那小子在一起,说!你们到底做没做出格的事情!”

    最后一声振聋发聩。

    小霜没有回答,而是摇摇头,她确实没做什么,只是唇对唇你,浅尝辄止,至于更羞涩的事情,她没有胆子做,也不好意思做。

    “哼,没有就好。”小霜的父亲松了一口气,慢慢放下手中的柳枝,看着小霜,脸上闪过一丝愧疚,旋即便被厚重的周围和粗糙的皮肤隐藏。

    “我早就和你说过,那个小子不靠谱,你跟着他,只能受罪。”老人磕巴磕巴手中的烟袋,房间之内早就烟雾弥漫,在仔细看看,这烟袋当中的烟丝已经少了不少。

    “可我喜欢灿哥儿,而且......而且王叔叔也是好人......”小霜的眼圈一红,就要哭下来,不过还是被忍住了,一圈的水雾只能在眼眶当中打转,她微微噘着嘴,不满的看着眼前的父亲,争辩道。

    而对面的老人则是在沉默了一会之后,又磕巴了一下手上的烟袋,冷声说道:“喜欢?”

    “嗯!”小霜点点头,两只马尾辫晃动两下。

    “喜欢有什么用?喜欢能当饭吃吗?那小子就是一个人,家里面连个帮衬的都没有,以后就是受穷的货色,你要是嫁过去,那一天天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你忙活的过来?每年的农时下地干活的苦,你受得了?三五年之后,带着两三个孩子每天愁眉苦脸,你受得了?”

    小霜的父亲猛的抽了一口烟袋当中的烟丝,大量的烟气瞬间弥漫整个房间,而对面的小霜则是被呛得难受,眼眶中蕴着的水雾再也忍不住,直接就流了下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528.html